2018年10月20日星期六

【澳門人在香港】是海豚,也是我們——訪香港鯨豚研究計劃研究員麥希汶 (一之二) / 蕭家怡

週四 2018-10-18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60125
圖片:希汶參與街站,希望大眾認識海豚被困養之苦
「其實澳門也有海豚的,聽船家說,未填海前,他試過在機場那位置見到。」也許你不會知道,從來沒有將海豚和澳門拉上過關係的我聽到這話時有多震撼,因為道出這話的不是一般在「話當年」的澳門人,而是對海豚有專業認識、工作也離不開海豚的希汶。

上山與出海
認識希汶,是因為她跟我也走過相同的路——由澳門的同一家中學來到了香港的同一所大學。雖然我是她名義上的學姐,共同朋友也不少,但除了這名詞以外,我和她之間的交集似乎是空白的,直至,我在她的Facebook更新中看見各種各樣有關環保、生態和海豚的資訊,不時上山下海,令我開始對這個小師妹在香港的生活究竟過得怎樣,為甚麼會成為海豚保育學會的委員,甚至成為海豚的朋友······於是,我知道,我又找到聽故事的理由了。

跟希汶見面那刻,我打趣地說:「你的工作是上山下海啊!」結果換來她的「糾正」,只是「出海」而不是真正的「下海」。但小師妹的故事,始終也是要由海說起的。

海豚的不解緣
故事的序幕開始在中文大學,就讀環境科學的希汶某天在系會公告欄上看到了有關海豚活動的宣傳單張,覺得會是個有趣體驗,遂報名參與,結果這課程裏就將她帶到了保育的路上。
「本科的課程也有出海,有看過海豚,但對這範疇不是太認識。」而經過兩日課程,她不但看到了海豚的最新資訊,甚至連牠們面臨的威脅亦一一了解,及後更經過考試、面試,開始起實習工作,亦由此了解到有一群人正實實在在地為海豚的事在做研究,開始覺得這或是一個不錯的機會,入行做保育相關工作。我為着這之後的發展而驚訝,也更好奇,究竟當初那張海報的吸引力何在,希汶笑了笑,說「是大自然的魔力」。

「其實接觸(海豚)之後就會慢慢喜歡,我們甚至會替經常見到的那些海豚起名字。」希汶解釋,出海工作時,會紀錄珠江河口的海豚數目、分佈區域和密度等,有部分海豚是會經常看見,團隊上下憑海豚的背鰭和斑點已經能認出牠們,所以也就有了起名這事。「還會上山去監察海豚的移動路線,看看觀豚船、工程等會否對牠們的活動起影響。」

「那港珠澳大橋會有影響嗎?」聽到「工程二字」,我下意識的想起那歷時經年的海上工程,「有,之前的橋墩、打樁工程都會有影響,海豚會改道,或者直接留在某處,不游過去,還有高速船,其實都影響到。」按希汶所言,自從2007年氹仔臨時碼頭啟用,前往澳門的高速船一下多了一倍,此舉令本來的海豚出沒熱點——航程中會經過、位於大嶼山南的索罟群島出現變化,「我們在監測時,也見過六隻高速船同時並排,不同公司、不同航線、不同方向,(這航道)太繁忙了。」希汶補充道,言辭間滿是慨嘆。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對於世上的萬事萬物,上天早已設計好一套精妙的運行法則,只是人總是相信自己能將之改寫和控制,卻不知道天地不說話,卻自有其回應,就如澳門的填海和海豚。

作者 Medium
作者 Facebook Page

老狗被遺棄上水街頭 嚴重營養不良全身爛肉發炎 終要安樂死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8/10/20/10683/
狗狗對主人只有忠誠和信任,賤主人的疏忽照顧、遺棄,是對狗狗最大的背叛。一隻重病的鋼毛爹利被人放在紙箱遺棄於上水嘉盛苑街上,毛孩守護者到場發現狗狗慘不忍睹,身體嚴重營養不良,全身爛肉和發炎,初時看到義工靠近還吃力撐起上半身,終又無力地躺下,送到獸醫診所時已彌留,最終只能安樂死讓牠不再痛苦。這隻不知姓名、估計超過12歲的狗狗,由毛孩守護者改名為Fox,死前陪在身邊的是義工,而不是那殘忍的主人。

毛孩守護者發帖,指凌晨兩點半收到求助,有人發現一隻狗被遺棄奄奄一息。義工到場嚇了一跳,狗狗情況極惡劣。

狗狗極瘦,摸下去只摸到骨頭,體重只得6.5公斤,不如一隻小型狗,去到獸醫診所時,牠不斷全身抽蓄,開始進入彌留狀態。醫生指狗狗因長期營養不良而無法行走,因此長期躺著以致長滿褥瘡,並指其主人的疏忽照顧,令到牠身上沾滿排泄物,細菌觸發炎症,演變成惡性循環。

眼看狗狗這麼痛苦,亦估計難以康復,義工終答應將狗狗人道毀滅,並在牠死前陪伴著牠。
毛孩守護者在帖中形容:「到了生命盡頭,我們能夠做的就是讓你感到被愛,讓你知道你的存在還有人在意。」

從狗狗受痛苦的情況,該主人已觸犯殘酷對待動物的罪行,本報呼籲知道狗狗來歷的人士向本報報料及向警方舉報。

綁垃圾堆10年的可憐回收場看門狗 義工介入幫狗改善環境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8/10/19/13827/
西貢一個回收場有隻看門口的老狗,十年被綁在垃圾堆中,鐵頸鎖極短,吃飯大小便都在狹窄的範圍中。義工Debbie因為在該場救出一狗媽和12狗B,發現了這老狗的慘況,由於他們現時沒有場地收留狗狗,唯有與那場主商討,改善狗狗的居住環境。Sai Kung Stray Friends Foundation的Narelle Pamuk前日幫狗狗換了長一些的鐵鍊,並放了狗屋。她和Debbie將帶狗狗看獸醫,Debbie坦言即使接走了狗狗,這些回收場也會再找來另一隻狗,所以教育他們如何養狗的工作是更加重要。

愛協對本報表示,10月16日收到市民求助,督察到場了解,認為狗狗沒有即時危險,但已勸喻狗主改善狗狗的生活環境,以及為狗狗絕育。

Debbie早前收到求助,指回收場有隻狗媽生了12隻狗B,她上周五捉了這一家13口,更發現回收場的垃圾堆中,綁住了一隻唐狗。原來該唐狗是回收場養的看門狗,根據場主的說法,狗狗長期綁了10年,原因是牠要負責看守住那些廢鐵,如鬆綁便可能會走了去其他地方。

狗狗吃飯和大小便都在同一地方,環境甚差。因為早已有人向過愛協投訴,所以當Debbie跟場主商討時,對方答應讓他們改善狗狗居住環境。

Narelle Pamuk收到Debbie求助後前日去到現場,也感到嚇一跳,想不到狗狗生活環境這麼惡劣,於是即幫狗狗將頸鍊放長一些,讓牠有更多活動空間,又整理了雜物及設置了狗屋。她在Sai Kung Stray Friends Foundation專頁中形容,帶了狗狗在路上跑一趟,狗狗顯得十分興奮。

Debbie坦言,義工們都想過將狗狗接走,但現時狗場已經爆滿,她亦要照顧剛救來的一媽12狗B,無能力再暫托多一隻狗,唯有盡辦法改善狗狗的生活。Debbie說:「一雞死一雞鳴,接走一隻,回收場又會找來另一隻狗,所以我現在最重要是做教育工作,教識那些場主如何善待狗隻。」

圖片來源: Sai Kung Stray Friends Foundation

 
 
義工幫狗狗安裝了狗屋
 
Debbie日前從回收場救起了一狗媽和12隻四日大的狗B

連串虐鴿事件 關注雀鳥群組促政府嚴厲執法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8/10/20/15405/
將軍澳繼上月驚見「竹韱鴿」——鴿子慘被竹籤射擊受傷的冷血虐鴿事件後,本月11日又有愛鳥人士發現將軍澳區有多隻鴿子離奇受傷,懷疑由人為做成。「香港救援鳩鴿及雀鳥情報區」發言人認為現時對動物的保障不足夠,流浪動物、社區動物,不論是貓狗或雀鳥被虐待無日無之,促請政府正視虐待動物事件,成立動物警察,並稱每個人都可伸出援手救救動物,人人都可以是「動物義工」。

10月11日下午,將軍澳居民Cat經過坑口地鐵站外一向有鴿子生活的地方,看到一隻鴿伏在坑渠上雙腳扭曲、右腿表皮整塊失去並正流血,受傷鴿子相當怕人,當Cat走近嘗試拯救牠時,牠仍蹣跚地用雙翼爬行逃走,Cat打算把鴿子救起再算,於是在附近搜尋紙箱等物資打算載起牠,怎料在幾步以外的小路中間再發現另一隻已死亡的鴿子,身上有明顯傷痕,尾部附近已腸臟外露,死狀非常可憐,Cat形容是「很明顯是被人蓄意用力踩死」。

Cat認為事件牽涉虐待動物,便通知警察和愛護動物協會,他們大概一小時後到場,Cat帶他們查看受傷及死亡鴿子還有地上血跡,她明確向警察和愛協表示懷疑有人虐待動物,但愛協督察稱重傷鴿子的傷有很多可能性,可以是因為其他動物,也可能是其他外在因素,而愛協指若Cat有懷疑,他們將會在附近貼出「有關懷疑虐待鴿子(動物)的事宜及虐待動物的罰則」告示,以作警惕。然而他們亦坦言此類情況跟進困難,即使目睹有人踩死鴿,那些人人都可以狡辯說「用錯力」或「意外」,難以入罪。如果Cat經常發現該區有這些情況,可以透過電話程式其他途徑傳送圖片比予愛護動物協會作出投訴,協會督察會加強巡查及貼出告示警惕。

受重傷鴿子當日獲救後,由於傷勢太嚴重,Cat無奈地簽署了同意書,將鴿子交予愛協人道毀滅。事發後幾天,Cat終在地鐵附近看到告示,惟只有一張。

「香港救援鳩鴿及雀鳥情報區」發言人認為現時對動物的保障不足夠,流浪動物、社區動物,不論是貓狗或雀鳥被虐待無日無之,促請政府正視虐待動物事件,成立動物警察,最重要是負責部門應加強公眾教育,鼓勵市民舉報。群組並呼籲大眾如果目擊有人虐待動物,在安全情況下應上前阻止,並報警或尋求愛護動物協會協助。群組相信,只要願意,每個人都可伸出援手救救動物,沒有人是天生的義工,人人都可以是「動物義工」。

本報譴責一切虐待動物行為,動物有感情也有感受,我們再次發出勸諭:「可以不愛,但不要傷害」。

 
事發地點地上遺下血跡和羽毛
 
愛協在懷疑虐鴿的事發地點附近貼出告示,惟只有一張

移民港男棄養兔兔 稱無錢醫治 職員諷「有錢移民但無幾百蚊?」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寵物/245222/移民港男棄養兔兔-稱無錢醫治-職員諷-有錢移民但無幾百蚊
如果你家中的愛寵生病了,也許你會馬上將牠送醫,但並非所有主人都這般有責任感。很多兔兔遭病痛纏身時,其寵主均不欲花錢醫治,於是便草率拋棄。在兔協任職了3年的Kim遇過許多不負責任的寵主,當中一位聲稱將移民的寵主,用錯誤方式飼養兔兔致其患牙瘡後,拋下一句無力負擔醫藥費便將牠交給兔協。

兔協提醒各位寵主,兔兔每天須進食大量乾草以磨牙,否則可能導致皮膚潰爛等症狀。

兔協多年來接收了數以千計的被棄兔兔,員工Kim接受《香港01》訪問時,就指曾遇上一位準備移民的寵主聲稱無力負擔兔兔的醫療費用。事發於今年年中,一名男士致電兔協指因即將移民,要求兔協馬上接手他家中的兔兔「Dario」。
兔兔Dario。(香港兔友協會)
兔兔Dario。(香港兔友協會)

他聲稱Dario健康良好,唯一問題只是不太吃草。兔協職員遂起疑,因健康的兔兔理應有定期吃草的習慣。雖有懷疑,但礙於兔協空間有限,職員只好叫該寵主輪候約2個月。
Dario的原主人不停致電兔協催促他們接手。(香港兔友協會)
Dario的原主人不停致電兔協催促他們接手。(香港兔友協會)

準備移民卻聲稱無力負擔醫療費
然而該名寵主絲毫不打算輪候,每天都不停致電兔協催促。在最後一通電話中,他指Dario不願再進食,情況惡劣。職員只好叫他先帶Dario求醫,但該寵主卻聲稱自己無力支付數百元的診金。職員氣結,不禁反諷一句「有錢移民但無錢畀幾百蚊診金?」,該寵主才願意帶Dario作身體檢查。
兔兔若進食過少乾草,牙齒容易過長,或引致食慾不振、皮膚潰爛、流眼水等徵狀。(VCG)
兔兔若進食過少乾草,牙齒容易過長,或引致食慾不振、皮膚潰爛、流眼水等徵狀。(VCG)

兔兔因甚少吃草而長牙瘡
經檢查後發現Dario因甚少吃草而無法磨牙,導致牙齒過長並長了牙瘡,下巴紅腫。因該名寵主聲稱如兔協不接手便會把Dario遺棄於街頭,職員無可奈何,唯有將Dario視作緊急個案並即時接手。為了治療牙瘡,獸醫須在牠下巴開刀。現時,Dario已順利完成手術,但仍需要每天洗傷口,待牠康復後便可正式待領養。
Kim提醒各位寵主,兔兔每天都須進食大量乾草。圖中約為一天份量。(植加佑攝)
Kim提醒各位寵主,兔兔每天都須進食大量乾草。圖中約為一天份量。(植加佑攝)

兔協:兔兔進食太少乾草可致嚴重後果
Kim提醒各位寵主:「健康嘅兔兔每日都要食大量乾草,先可以幫到佢哋磨牙,防止牙齒過長。兔糧應該只係佔少數,唔可以當主食。」她又提到牙齒過長可以帶來多種疾病,如頂著下巴,導致牙瘡;或是頂著上方的淚管,造成流眼水,嚴重的話更會造成皮膚潰爛。

山竹強襲 嘉道理搶救小生命 折翼鳥何時再展翅

《蘋果日報》,2018/10/19

上月超強颱風「山竹」吹襲,數以萬計大樹倒塌,不少雛鳥從巢中跌下受傷,暴風亦將海鳥吹到岸上,或死或傷。嘉道理農場於風後數天共接收23隻受傷雀鳥,經搶救後12隻不治,獲救的海鳥部份亦因盆骨骨折,未知能否再飛翔;亦有海鳥拒絕進食致身體虛弱。嘉道理農場指出,野生雀鳥不宜長期被人類飼養,職員會趕及遷徙季節結束前,將雀鳥放回大自然。

上月16日山竹正面襲港,由當日至20日的5天內,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野生動物拯救中心,經由漁護署、愛護動物協會及熱心市民,合共接收了23隻受傷雀鳥及一隻蝙蝠,雀鳥中大部份是海鳥,包括珠頸斑鳩、小白腰雨燕、紅頸瓣蹼鷸、夜鷺、牛背鷺、烏燕鷗、白額㙈、小葵花鳳頭鸚鵡及麻雀。

接收23隻 12隻不幸身亡

嘉道理農場之後亦陸續接收相信是颱風來襲期間受傷的野生雀鳥及動物,包括兩隻剛出生的果子狸。然而,接收的雀鳥中,最終有12隻不幸死亡,4隻已回歸大自然,現時仍有7隻正接受治療。

嘉道理農場動物部保育主任虞嘉鎣表示,該批雀鳥被送到中心時,身體十分虛弱,羽毛全濕,冷得發抖,職員為牠們進行初步檢查後,首要工作是為其保暖,可惜超過一半於送抵中心時,因多日無法覓食,導致健康情況惡劣,最終不治。

倖存的雀鳥中,傷勢最嚴重的是一隻紅頸瓣蹼鷸,牠的盆骨骨折嚴重,導致腳骨亦移位,獸醫懷疑牠被烈風吹到岸邊時曾受猛烈撞擊,經治療後,該紅頸瓣蹼鷸情況大為改善,目前在中心籠舍內留醫,護理員特別於籠內注水作迷你水池,讓牠在水中划動腳掌作物理治療。虞嘉鎣說,由於紅頸瓣蹼鷸的行動能力仍未恢復,難以確定牠可否恢復飛行能力。另一隻同樣於中心內留醫的白額㙈雖沒受傷,惟牠拒絕進食導致身體虛弱,護理員最初只能以針筒餵奶,目前則人手餵食魚類,對於人類接近仍顯得極緊張。

虞嘉鎣解釋,海鳥習性只會於海上飛行覓食,起飛亦需靠風速帶動,絕不適宜被人類飼養,否則會拒絕進食,甚至作出自殘行為。因此,中心會於海鳥健康情況許可下,盡快將牠們放回大自然,亦讓牠們趕及同伴的遷徙路線。

除了飛行動物,因颱風被送到中心的還有果子狸,「大約風後兩星期送嚟,我哋估計佢係打風期間同媽媽失散咗」。果子狸當時出世約兩周,體形極細小,其同行兄弟送抵中心前已死亡。由於果子狸屬夜行動物,護理員需以毛巾將籠舍覆蓋,遮擋光線,每日餵食砌碎水果,並定期清理排泄物,手勢需輕柔,免令其受驚,「佢咁細隻冇咗媽媽,放返出去,任何動物都可以一啖食咗佢」。

虞嘉鎣稱,每年颱風季節,拯救中心工作特別繁重,打風後3至4天更忙得人仰馬翻。接收的每隻動物都會先由獸醫作初步檢查,確定其四肢有否受傷,再進行初步治療,例如餵食止痛藥及抗生素等,待情況穩定後,才會於麻醉狀態下作X光、抽血等詳細檢驗。虞嘉鎣指,被送到中心的動物,大部份皆身體較虛弱及飽受驚嚇,初期只會餵食流質食物或注射生理鹽水。

香港觀鳥會研究主任謝偉麟亦指,每年9月至10月是候鳥遷徙季節,候鳥經過本港時會於東面飛過,正是「山竹」吹襲時,風勢最猛烈之處,因此不少雀鳥,特別是體形較小的幼鳥,會敵不過烈風被吹到岸上受傷。謝偉麟憶述,2016年超強颱風海馬襲港後,有一隻海鳥褐燕㙈於市區被拾獲,此鳥原屬華東地區品種,是首次於本港被發現,推斷牠是被強風吹至偏離遷徙路線。

另稿:
人為破壞鷺鳥林 保育主任氣難平

於嘉道理動物保育部任職6年的保育主任虞嘉鎣(Tamari),拯救及照顧過的動物不計其數,每天接觸生死,難得初衷未忘,熱血依舊。去年大埔鷺鳥林進行修樹工程所造成破壞,導致多隻鷺鳥傷亡,29隻被送到嘉道理,其中21隻重傷不治。事隔一年,Tamari談起此事,依舊氣憤難平,「我哋每年都會放雀鳥返去鷺鳥林,呢件事令我覺得,過去所做嘅都白費」。

Tamari時刻提醒自己要與野生動物保持距離,亦不應感情用事阻礙工作,惟眼見動物因人為因素而受傷,死前更飽受痛楚折磨,她亦會非常難過。為此,《蘋果》日前重返大埔鷺鳥林看現時的情況,發現樹木已經重新長出,尚算茂密,不過,雖然已踏入秋季,但卻未見鷺鳥出現,僅有數隻鴿子等市區常見的雀鳥在鷺鳥林的樹椏上流連,鷺鳥林沒鷺鳥,實在令人欷歔不已。

照顧野生動物,不免會被抓傷或咬傷,除需接觸動物排泄物,亦要經常戶外工作曬成古銅色,非愛美女孩子可克服,然而,工作得到的滿足感,令Tamari熱衷不減:「見到佢哋重回大自然,得到應有嘅自由,好有成功感,好感動。」

拒看馬戲團 海豚 表演

Tamari說她從小愛動物,更會買參考書研究,亦早已立志從事動物保育工作,無法接受圈養野生動物,因此馬戲團、海豚表演等,她全都不看,「佢哋係屬於野外,冇嘢比得上自由自在喺天空飛翔,或者喺廣闊草地上生活」。

要成為保育主任必須具備自然科學或生態學學位,擁有5年以上相關工作經驗,對本港大自然發展歷史有一定認識,亦需了解本港及國際野生動物所面臨的危機,由於經常需要跟外籍獸醫溝通,因此亦需具備流利的英語能力,亦因為保育主任經常需戶外工作,強健體格不可少。若不具備大學學歷,則可申請作動物護理員,具一年或以上動物護理工作經驗可獲優先考慮,嘉道理亦會為入職者提供培訓。

嘉道理農場內的野生動物拯救中心1994年成立,是本港唯一的野生動物醫院,設有獸醫院、檢疫設施、動物籠舍和復康設施,不開放予公眾參觀,成立至今共接收約4萬隻野生動物。
受傷的野生動物抵達拯救中心後,會被送到獸醫院由獸醫進行檢查,再決定是否需要進行手術或特別醫療護理。動物會入住短期籠舍,接受護理及復康治療,適合放野的本土動物會安排放歸野外,過程或需時逾年。不能放野的動物(外來品種或有殘缺的)則會由嘉道理飼養,直至有保育機構作永久收容為止。

另稿:
愛協風災出動 驚見鷺鳥死傷枕藉

愛護動物協會上月在山竹襲港之後短短三日,出動拯救了29隻雀鳥,當中13隻轉交嘉道理農場治療照料。在愛協工作超過10年的動物拯救督察曾嘉倫慨嘆,「動物之中,打風可以話對雀鳥係最慘!」山竹的破壞力算是近年風災後拯救行動中最惡劣的一次,處處塌樹造成擠塞,趕往目的地拯救也要花上很長時間。

陳屍地上或骨折外露

曾嘉倫透露,山竹襲港翌日(9月17日)天氣仍不穩,愛協早上接獲巿民報告,職員駕車前往大埔運頭角里鷺鳥林拯救雀鳥,當時有熱心巿民用紙箱載着兩隻初生鷺鳥交給他們,現場則有一隻鷺鳥屍體倒卧地上,他們又在附近斜坡救起一隻折翼鷺鳥。其間有途人跑來向他們求助,指400米外發現一隻受傷夜鷺,可惜該隻夜鷺身體有骨折外露,獲救後送往嘉道理途中已死亡,愛協職員亦感可惜,只能盡力「救到幾多就幾多!」

愛協發言人稱,9月17日至19日拯救的29隻雀鳥,數量是一周前拯救的三倍,9月10日至12日愛協拯救了10隻雀鳥。該29隻雀鳥之中,有一隻經督察即場檢查後可放生,另外4隻送交漁護署,包括非洲灰鸚鵡及白鴿。不過,另外11隻雀鳥在愛協督察到場時已死亡。

野豬亞協香港中心外搵食

《蘋果日報》,2018/10/19

近日市區頻頻見野豬出沒,昨晨一頭野豬在金鐘正義道對上山坡覓食(圖),附近上班職員擔心野豬闖入,於是報警。警員到場視察,相信野豬無惡意,沒有即時危險,通知漁護署人員到場處理。

現場為金鐘正義道9號亞洲協會香港中心,昨晨9時許,中心一名職員發現門外行人天橋對開一處山坡上,有一頭野豬走動,擔心野豬闖入引起混亂於是報警。野豬用前肢及鼻子不斷翻動泥土,又啃食植物。

警員接報到場,手持盾牌戒備,觀察後認為野豬只是在草叢內覓食,無意圖闖入中心,相信無即時危險,便通知漁護署人員到場處理,不過野豬在人員到場前,往山上方向離開,未有造成阻礙。亞洲協會香港中心屬活化保護建築群,內設域多利軍營軍火庫古蹟,4座建築物在1843年至1930年代落成,2012年成為中心新會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