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7日星期三

遺棄事件狗主竟稱會再將狗轉交別人 診所稱不放心交還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6/12/06/%e9%81%ba%e6%a3%84%e4%ba%8b%e4%bb%b6%e7%8b%97%e4%b8%bb%e7%ab%9f%e7%a8%b1%e6%9c%83%e5%86%8d%e5%b0%87%e7%8b%97%e8%bd%89%e4%ba%a4%e5%88%a5%e4%ba%ba%e3%80%80%e8%a8%ba%e6%89%80%e7%a8%b1%e4%b8%8d%e6%94%be/


有人在荃灣俊諾獸醫診所遺棄小狗事件,診所今日直接聯絡了聲稱是牠主人的王先生,惟對方拒承諾帶小狗winwin返家照顧,反稱會交給另一朋友安排新地方讓牠留宿。診所在其Facebook專頁中指,「基於係動物福嘅立場,我哋真係唔放心就咁交返狗狗俾這位自稱主人的W先生照顧」,並明言如善心人士有需要,隨時可以接winwin返家照顧。

事緣昨日有一名女子趁診所沒人時,將14歲的小狗遺棄在診所,被診所於網上公開了閉路電視畫面。今早有自稱其主人的王先生到診所,並向傳媒稱該狗是波波,自己因為要短暫離港而將狗交朋友介紹的人士暫時照顧,但暫養者的母親卻因不滿其子養狗而將狗遺棄。

然而,今日晚上診所在專頁中指,已直接聯絡過那自稱是winwin(診所為小狗所改的名字)的主人,對方指那人沒承諾會帶小狗返家照顧,反而稱會轉手交另一朋友安排新地方留宿,因此診所職員不放心將狗交給他。

專頁又指,對方知道小狗牙齒、關節有問題及有皮膚病,但一直沒帶牠看醫生。

2016年12月6日星期二

毛皮業協會搞傳媒午宴 遇動保人士示威臨時改場地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6/12/05/%e6%af%9b%e7%9a%ae%e6%a5%ad%e5%8d%94%e6%9c%83%e6%90%9e%e5%82%b3%e5%aa%92%e5%8d%88%e5%ae%b4%e3%80%80%e9%81%87%e5%8b%95%e4%bf%9d%e4%ba%ba%e5%a3%ab%e7%a4%ba%e5%a8%81%e8%87%a8%e6%99%82%e6%94%b9%e5%a0%b4/


相片:Alex Hofford Photography

香港毛皮業協會今日原定於尖沙咀香格里拉酒店內舉行午宴及記者招待會「Fur Appreciation Media Luncheon」,邀請各大傳媒出席,其邀請函中指會介紹皮草未來時尚趨勢 。有關注動物權益人士於原定時間抵達場地打算進行示威,惟到達後得悉毛皮商會臨時轉換場地至尖沙咀美麗華國金軒餐廳,動保人士匆匆趕至。餐廳則報警要求示威者離去。

香港毛皮業協會暫未回覆本報查詢。

食客途人讚示威者勇敢

六名示威者戴上自製的狐狸面罩,穿着以紅油寫上「虐殺」等字樣的真皮草,並手持反皮草標語,於國金軒餐廳外展示及示威。有份參加今次抗議活動的的本地女生指,他們六人全是自發參與示威。「我們全程沒有叫口號,保持安靜,只展示手中道具及標語。」

示威進行期間,餐廳職員要求動保人士離去、通知保安及報警,警察到場後記低示威者身份證等資料,並要求他們離去。但餐廳內部份食客則大讚示威者勇敢、做得好。「當女職員大大聲叫我們讓開一點時,我們前面的一枱食客要求個女職員細聲一點,指打擾自己的是女職員而非示威者。」

望傳媒勿幫皮草商助紂為虐

示威者表示不希望皮草商向媒體「洗腦」,「我們冀望時尚界的傳媒朋友能夠一起關心動物,不要助紂為虐宣傳皮草。世界上並沒有『人道皮草』這回事,所有皮草都對動物做成不必要的傷害。」

示威者指他們花了兩天準備示威用的道具,當中所用到的真皮草由市民捐出,「他們從前買落真皮草,但後來了解到皮草的殘忍後決定不再穿着,並捐出來作示威用途。」

早前旺角有小販及零售店疑出售平價真兔毛公仔匙扣,香港毛皮業協會接受「頭條日報」訪問時指,質疑網上流傳所說「把兔子綁住,再活生生拔下兔皮製成」的方法,並說「這會弄損毛皮和破壞原料的價值,有違商業原則並不合理。」該會強調,重申香港進口的毛皮中有九成半來自歐美農場,並受到有關規範,嚴格遵守人道處理動物準則,不存在「血腥皮草」的情況。但反皮草人士質疑根本無所謂「人道皮草」這種產品。

.
.

漁護署堅持保留野豬狩獵隊 香港野豬關注組批野蠻暴力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6/12/05/%e6%bc%81%e8%ad%b7%e7%bd%b2%e5%a0%85%e6%8c%81%e4%bf%9d%e7%95%99%e9%87%8e%e8%b1%ac%e7%8b%a9%e7%8d%b5%e9%9a%8a%e3%80%80%e9%a6%99%e6%b8%af%e9%87%8e%e8%b1%ac%e9%97%9c%e6%b3%a8%e7%b5%84%e6%89%b9%e9%87%8e/


漁護署在日前回覆立法會議員毛孟靜、鄺俊宇及譚文豪的信件中,堅持要保留民間野豬狩獵隊,並指稱野豬有可能對市民構成威脅及危害公眾安全。漁護署又透露正計劃進行野豬「捕捉、絕育、搬遷」試驗計劃,其中最後是將野豬「搬遷」而非「放回」。香港野豬關注組表明反對保留狩獵隊的做法,強調槍殺野豬是過時的野蠻暴力行為,又指人類佔據野豬棲息地,有責任商討一個人豬共融共存的方法。

漁護署的信件中,沒有回應議員及關注組有關成立四方平台的提議,只單方面強調狩獵野豬的必要性,以及引壁屋村的投訴個案,指村民和食環署的防範措施未能奏效。

香港野豬關注組表明完全反對漁護署保留民間野豬狩獵隊的說法,指槍殺野豬是野蠻暴力行為,是過時及非必要,而且現時漁護署已有採取麻醉及搬遷的做法,沒有必要保留狩獵隊。

關注組又指,漁護署沒正面回應成立四方平台的建議,關注組和立法會議員會繼續跟進。關注組解釋,保育野豬是公共議題,必須放在陽光下處理,接受公眾監察,例如市民投訴是否合理、漁護署的實地調查結果如何、社區做了什麼防範措施、批准狩獵的具體理據等。

對於漁護署在信中形容野豬對城市造成滋擾,關注組反駁指野豬是城市的一份子,是人類佔據了牠們的棲息地,故有責任商討一個人豬共融共存的方法,而非將責任推諉野生動物。

就漁護署計劃進行的野豬「捕捉、絕育、搬遷」試驗計劃,關注組會在短期內邀約漁護署官員會面,了解詳情。

回應漁護署

週一 2016-12-05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6247

回應漁護署

日前,「香港野豬關注組」聯同立法會議員毛孟靜、鄺俊宇、譚文豪及區議員范國威召開記者召待會,會中提出「立即取締民間野豬狩獵隊」,並成立「四方平台」,商討往後保育野豬事宜。會後,議員並去信漁護署提出上述要求。十二月二日,漁護署回覆(附圖)。針對漁護署回應,我們有幾點聲明:

一) 漁護署信中指出「有必要保留民間野豬狩獵隊」,並指這是「作為處理持續的野豬滋擾個案的其中一種方法」。有關此點,「關注組」完全反對,理由如下:
1)「民間野豬狩獵隊」槍殺野豬,乃野蠻暴力行為,是過時及非必要的。2)目前很多情況下,漁護署已採用不涉殺戮的「麻醉及遷搬」方式處理所謂的「野豬滋擾問題」。既然如此,我們看不到「民間野豬狩獵隊」保留的必要性。

二) 漁護署信中並沒有正面回應成立「四方平台」共同商討保育野豬事宜。「關注組」認為,保育野豬是公共議題,所有進行程序均須攤在陽光下,接受公眾檢驗及監察。譬如,市民投訴是否合理?漁護署派員實地調查的成果及報告?社區做了什麼防範措施?最終批核狩獵出動的具體理據?以上等程序,必要有一個公開透過的監察平台,進行了解及向公眾交代,而非躲在黑洞裡,任由野豬被槍殺。由此,「關注組」及立法會議員們會繼續跟進事件,務求公共議題透明化。

三) 信中,漁護署多次提及野豬對城市造成「滋擾」,此點「關注組」絕不能苟同。須知野豬也是城市一份子,人類佔據了牠們原本的棲息地,有責任商討一個人豬共融共存的方法,而非本末倒置,將責任完全推諉野生動物,這種思維,非常野蠻。

四) 漁護署信中提及正進行野豬的「捕捉、絕育、遷徙」試驗計劃。由於計劃仍在非常初步及未知的階段,「關注組」將於短期內與漁護署相關官員會面,了解具體執行情況及對保育野豬的利弊,再向大家報告。

香港野豬關注組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

大坑寵物公園集氣大會 / 楊雪盈

週六 2016-12-03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6260

大坑寵物公園集氣大會

大坑寵物公園集氣大會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日完滿舉行,除了有大坑老街坊梁繼昌立法會議員鼎力到場支持,亦有數十名寵物主人及街坊參與,希望將多元社區的議題在區內實踐。

今次整個諮詢,收集到近千份回應,當中絕大多數是實體的問卷。實在有賴一眾義工及公民意識極高的街坊參與,一同改善社區。截至今日,收回的問卷意向,近八成支持方案,一成多不支持,可見社區對方案普遍歡迎。

方案由一年前開始由下而上在社區討論,經歷了無數街站、居民大會、到法團還有社區團體解說;也與不同政府部門包括民政署、康文署及運輸署到現場視察及徵求意見;遇上其他區議員的質疑,本辦和居民合力,擺放攝錄機記錄人流數據,以釋除有關人流的疑慮;本辦更將幾次會議討論剪成一段影片擺上網,不少社區記者及記者關心區議會會議討論情況,都是樂見的公民互動。甚至乎,在有限的資源及人手底下,本辦挑戰了將6000多封諮詢文件寄送到大坑區內每家每戶(中英對照圖文並茂包括免費回郵),由內文揀寫、翻譯、編輯、設計,到一張張親手摺好入信封及寄出,我們都親力親為,一絲不苟。因為我們很想很想實踐,一個徹徹底底的社區諮詢。

這幾天街站的經驗,也讓我們知到現在的不足,理解到大家的不同意見,也希望我們的工作,我們的諮詢,不會只流於一個二元對立的情況,而是希望透過更多的溝通與理解,能夠將希望及願景凝聚在社區,讓我們都有勇氣在各個崗位走下去。

活動相片將於今日稍後時間於Facebook專頁發佈,敬請留意。

養殖賣零監管 內地虐狗成瘋

《東方日報》,2016/12/5

內地零監管,做狗「無運行」!最近內地網絡瘋傳虐狗片段,加上「名震中外」的廣西玉林狗肉節,使內地寵物權益備受關注。目前內地的《野生動物保護法》既過時又不能保障寵物,令虐狗及食狗事件無止境發生;更因法律漏洞,無嚴加監管狗販,大量狗隻被繁殖出售,不少飼養人士隨處棄養寵物,令流浪狗暴增。本報記者日前到深圳直擊,有人於街頭兜售幼犬更直指可偷運到港,狗籠內「狗疊狗」,令人慘不忍睹;入夜後更是「狗香處處」,廚師大斬狗肉宴客。有內地動物團體及本港立法會議員直指,由於在內地飼養寵物不需實名制登記,加上在飼養、繁殖及售賣方面零監管,要立法保障狗隻權益,可謂遙遙無期。

「佢哋都唔當啲狗係動物!」去年六月,九十後港女Suki與朋友到廣西,拍攝一輯玉林狗肉節的紀錄片,當時眼前景象令她目瞪口呆,大批活狗擠在狹窄的鐵籠內,排泄物滿地;另一邊廂,一隻隻被生劏活烹的「熟狗」,正在等候食客光顧。在機緣巧合下,Suki參與了一次拯救動物行動,令逾百隻貓狗不用成為食客的「佳餚」。

Suki憶述,當時遇到內地動物保護人士楊阿姨,其經營的動物庇護所被業主迫遷,需一夜間安置逾百隻貓狗,期間竟有人兜搭,指可接收牠們作販賣或食用,「楊阿姨年紀唔細,所以我哋決定留低幫佢,與業主同警方傾談。」她稱,直至午夜十二時,在南寧的動物保護人士協助下,才成功漏夜將所有貓狗送往天津。

買犬另加300人幣送到上水

事實上,現時內地的《野生動物保護法》並不保障寵物,除了狗肉節外,在飼養、繁殖及售賣狗隻方面同樣是零監管,完全無視動物權益。記者日前以顧客身份在深圳東門視察,發現不少狗販在街上公然兜售初生幼犬,近十隻狗逼在狹小的鐵籠或膠籮中,「狗疊狗」,「四百(人民幣)一隻,保證健康無病。」記者表明來自香港,向狗販查問狗隻來源時,對方支吾以對,只表示加三百元人民幣可直運至上水港鐵站交收,若附加數十元,更可附證書及疫苗紀錄。

斬件烹煮 店員稱壯陽補血

除了街邊兜售,東門解放路一帶亦有多間寵物店,出售英國老虎狗、貴婦狗、雪橇狗及銀狐等,令人奇怪的是,店內有不少幼犬雙耳被綁上紅繩,原來店主指綁繩可助狗隻有「豎耳效果」,「綁三日就得」。而在寵物店旁一個臭氣熏天的大型垃圾站,有不少被綁在路邊待售的犬隻,衞生情況堪虞。

入夜後,食肆林立的南山區人流漸多,兩間打正旗號售賣「正宗雷州狗羊肉」的食店座無虛席,記者透過店舖櫥窗直擊廚師「手起刀落」,將一隻已宰殺拔毛的狗隻斬件。「各位試吓狗肉煲啦,好平好抵食,天氣開始涼啱食。」一名狗肉店店員更促銷,狗肉有壯陽補血功效,是當地「名菜」。

除了食狗販賣狗外,打狗事件亦屢見不鮮。在重慶工業職業技術學院,日前有四名保安員,將跑入校園的流浪狗用棍打死,還把牠的屍體拖到路邊,一邊屠宰,又聲稱要吃掉狗肉。事件曝光後,大批網民炮轟涉事保安員冷血、殘忍,校方指已處理相關人員。

對於內地虐狗事件不斷,箇中原因與購買狗隻不需實名登記有莫大關係,深圳市犬類保護協會義工Rocky慨嘆:「即使有人曾有棄養狗隻或甚至是虐狗紀錄,他依然可以不斷買到狗。」另外,寵物店雖受動物防疫監督機構監管,但只局限防疫方面,有關飼養環境和方法並不受規管,所以在街邊販賣狗隻比比皆是,「在街邊賣狗,給城管看到,最多會叫你走,不要阻街。」

「我們努力推動立法保護貓狗和其他寵物,但距離成功還有很長的路。」Rocky解釋,約於三十年前開始實施的《野生動物保護法》,是現存僅有的動物保護法例,惟只側重於稀有動物如熊貓和老虎,貓、狗和雀鳥等未包括在內。

吃狗無王管 城管執法困難

「沒有法例監管,沒有刑罰也沒有阻嚇性,就算有人隨意拋棄狗和虐待狗,大眾知道了,也只能在道德上譴責,法律上是沒有辦法的。」他舉例指,就算城管發現有人宰狗吃狗,也只能因為狗肉不是法定「食用肉類」而沒收狗肉,相關人士不會有刑責。

據了解,內地計劃推出《反虐待動物法》,但只聞樓梯響。「我同三十二位港區人大代表,曾經聯署提案討論《反虐待動物法》,一定會再跟進,一日未立法一日都好難有改善。」立法會議員葛珮帆指,現時內地寵物零監管,是導致多宗虐狗事件的元兇之一,故認為立法工作刻不容緩。


另稿:
活燒 毒打 生劏 淋滾水 冷血虐狗片網上瘋傳

內地虐狗事件接連發生,不少虐狗片段更在網絡瘋傳,令網民怒憤。今年十一月,網上熱傳一名湖北武漢保安殘忍烤狗短片,該保安因不滿自己養大的小狗隨地大小二便,竟然當街將小狗固定在鐵架上,然後在鐵架底部塞入廢紙並生火,原本呈淡黃色的小狗被火燒至焦黑。不少網民看罷冷血虐狗短片後,直斥對方「不配做人!」同月,網絡亦流傳一段安徽馬鞍山市當街虐殺狗隻片段,片中所見,三名飯店員工將小狗綁在樹上並吊起,另一名男子則多次用硬物錘擊小狗頭部,令其當場死亡。網民紛紛斥責虐狗狂徒行為「兇殘」及「變態」。同月,一段上海老翁的虐狗短片,也令人側目。片段內老翁坐在手推車上逼小狗拉動,小狗癱在地上,卻被他揮棍狂打。

除此之外,部分虐狗人士亦會將虐狗過程發布到網上社交平台。一名朱姓男子自去年起已多次虐狗,並將相關片段上傳,例如他會將一隻成年的史納莎關在籠內,然後用熱水倒燙在牠身上,令牠不斷慘叫,更在網上留言指:「殺完小狗精神好,明天幹活更精神。」事件激起網民怒憤。直至今年九月,他又用同一方法虐待一隻四個月大的史納莎,有動物志願者上門拯救狗隻,並與對方發生肢體衝突。

「別人知道了也不能怎麼樣」

今年八月,內地河北省石家莊市亦發生一宗駭人虐狗事件,流傳片段顯示,虐狗人士將一隻斑點狗「生劏」,以剪刀活活將母犬剪開取出小狗,再將母犬煮熟進食,畫面血腥殘忍。當地有市民非常氣憤,上門理論,言談間有人動手,虐狗人被打至頭破血流,昏迷入院。

「很多時候,虐狗人會把虐狗過程發布網上炫耀,是因為他們覺得沒有犯法,別人知道了也不能怎麼樣。」深圳市犬類保護協會義工Rocky指,該會能做的是看到這種虐狗視頻後,盡力拯救狗隻,並呼籲公眾領養;他又奉勸愛狗人士不要「以暴易暴」,否則受刑責的可能是自己。


另稿:
商販疑盜家犬 再「愛心勒索」

廣西玉林狗肉節屠宰及販賣大量狗隻,除惹來中外團體抗議,亦有不少愛狗之人專程前往,希望買回犬隻,令牠們不致死於刀俎。有本港關注團體估計,懷疑當地有商販盜搶家犬,藉此進行「愛心勒索」,並估計有本港流浪貓狗被拐帶到內地,最終或成菜餚。

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麥志豪指出,從網上圖片可見,已被屠宰的犬隻多為唐狗,且體形相若,應由狗場養殖而來;相反不少待售的活犬卻為不乏身價的名種犬隻,估計從民居偷來,藉此「勒索」,「佢哋(狗檔)會特登虐待啲狗,再同啲人講,你唔救佢,佢就會死。」

麥稱,內地對野味需求甚殷,甚至有人會不惜走私,「之前香港仔有好多貓畀人捉咗上架大飛(快艇),可能已經畀人煮咗嚟食。」他呼籲,貓狗均是人類的好朋友,文明社會不應視之為食物。

捕獸器「咬」腳 唐狗女哀吠

《東方日報》,2016/12/5

唐狗慘被捕獸器咬腳,消防愛協到場拯救。一頭唐狗女,昨被人發現伏於屯門富泰邨山坡,左前腳被捕獸器夾住,受創哀吠,消防員到場撬開捕獸器,唐狗女得以脫困,由愛護動物協會人員帶走,讓獸醫治療。

皮開肉綻 傷口滲血

現場為富泰邨健泰樓附近的山坡,昨晨十一時許,一名女居民途經聽到遠處傳來狗隻哀吠聲,懷疑有狗隻遇險被困,遂遁聲前往查看,赫見一隻黑色唐狗女,被捕獸器夾着左前腳,皮開肉綻,傷口滲血,因無法脫困,只能伏在地上待救,女居民連忙報警。

擅置捕獸器屬違法

消防員接報登山拯救,撬開捕獸器,成功令唐狗女脫困,並由愛護動物協會人員將牠帶走,送往愛協中心接受獸醫治療。受傷唐狗女已成年,經初步檢查,情況不算嚴重。

根據《野生動物保護條例》(第一百七十章),任何人未獲漁護署授權,或未向該署申領狩獵牌照,擅自裝置或使用捕獸器,不論放置在郊野公園或其他地方用作捕捉受保護動物,均屬違法。非法藏有捕獸器,一經定罪最高可被罰款五萬港元;若捕獲受保護動物,更可被罰款十萬港元及監禁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