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3日星期四

大角嘴麵包店逢周日義賣蛋撻 捐助拯救流浪貓組織

2017-03-11 18:34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熱話/77203/%E5%A4%A7%E8%A7%92%E5%98%B4%E9%BA%B5%E5%8C%85%E5%BA%97%E9%80%A2%E5%91%A8%E6%97%A5%E7%BE%A9%E8%B3%A3%E8%9B%8B%E6%92%BB-%E6%8D%90%E5%8A%A9%E6%8B%AF%E6%95%91%E6%B5%81%E6%B5%AA%E8%B2%93%E7%B5%84%E7%B9%94

為拯救流浪貓,小店自發義賣行動!

大角咀一間麵包店本月起至5月,每逢周日義賣蛋撻,每賣出一個蛋撻就會捐出1元,惠及本地救貓組織。

《香港01》訪問店主伍慶祥,曾養貓的他,每次見到流浪貓被虐都感心痛,希望義賣行動能感染身邊人為毛孩出力。
大角咀一間麵包店,發起星期日義賣蛋撻活動,為本地救貓組織籌款。(受訪者提供) 大角咀一間麵包店,發起星期日義賣蛋撻活動,為本地救貓組織籌款。(受訪者提供)

位於大角嘴松樹街的「騰龍閣」,是一間只有百餘呎的麵包店。該店的玻璃櫥櫃貼上貓咪圖案的手繪海報,寫着「星期日蛋撻義賣日」。該店指,賣出一個蛋撻,就會有1元捐給救貓組織。

店主屬愛貓之人 心痛流浪貓被虐
今次的義賣善款將會捐給本地救貓組織,特別是資助流浪貓的醫藥費。問到為何選擇救貓,阿祥憶起過去的兩隻愛貓,至今仍惦念牠們。他說,曾接收過別人的棄貓,但奈何自己一時疏忽,貓咪就從窗口跳出而身亡。
店主阿祥曾養過兩隻貓,特別留意虐貓的報道,希望大眾對小動物多加愛惜。(受訪者提供) 店主阿祥曾養過兩隻貓,特別留意虐貓的報道,希望大眾對小動物多加愛惜。(受訪者提供)

猶記得當時他手抱愛貓的屍體,不禁悲從中來,痛恨自己毫無養貓知識。後來他再養一隻摺耳貓,直至貓咪老年時,不幸患上腎衰竭,他每日為愛貓按穴位,希望延長其壽命。最終貓咪在12歲時離世,事隔5年,阿祥仍難掩傷痛。

近年,他留意不少虐貓、市民為流浪貓送暖的報道,身為愛貓之人的他,萌起義賣助貓的念頭。他解釋,麵包店開業至今已近30年,深明該區屬老人區,特別照顧長者基層,除了麵包定價10元兩個,只要客人持有長者咭,可享減5毫的折扣優惠。
蛋撻售價為3.5元,每賣出一個,麵包店就會捐出1元予貓舍。(資料圖片) 蛋撻售價為3.5元,每賣出一個,麵包店就會捐出1元予貓舍。(資料圖片)

我有生意之餘,又餵飽到佢哋(長者),都係互惠互利!平日幫開人,今次都想幫吓小動物!
騰龍閣店主阿祥

生意難做 堅持為貓出力
小店主打街坊生意,阿祥坦言,搵食艱難,每年人工、物料樣樣加。早前師傅剛巧離職,又聘用不到合適人選,乾脆自己一腳踢,由分包、包餡都是他落手做。他還向記者堅稱,他製作的蛋撻皮,可以維持2至3小時都依舊鬆脆。

我唔係叻嘅人,但人到中年,都想做啲嘢幫吓……都未必係社會,但至少係幫毛孩。
騰龍閣店主阿祥

義賣蛋撻的收益會捐給救貓組織「愛之蘆」,是由貓義工自行組成的貓舍,專救病危、無依無靠的流浪貓。阿祥強調,除了義賣捐錢,更希望社會能做好動物教育,例如見到有人虐貓應如何處理。他作為養貓過來人,亦期望大家知道,就算是飼養動物都有責任學會基本照顧方法。
麵包店雖毫不起眼,卻因為義賣行動,令不少非當區居民都前來光顧。(資料圖片) 麵包店雖毫不起眼,卻因為義賣行動,令不少非當區居民都前來光顧。(資料圖片)

義賣蛋撻行動為期由3月起至5月,每逢周日進行;上周日賣出1,050個蛋撻,即至今籌得1,050元。阿祥笑稱,反應好熱烈,有住港島、甚至是離島的客人專程跨區來買蛋撻,欣慰地說:「佢哋好有心!」


騰龍閣
地址:大角咀松樹街4號舖

爭取四年終見成果 何文田寵物公園料明年2月落成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7/03/23/%e7%88%ad%e5%8f%96%e5%9b%9b%e5%b9%b4%e7%b5%82%e8%a6%8b%e6%88%90%e6%9e%9c-%e4%bd%95%e6%96%87%e7%94%b0%e5%af%b5%e7%89%a9%e5%85%ac%e5%9c%92%e6%96%99%e6%98%8e%e5%b9%b42%e6%9c%88%e8%90%bd%e6%88%90/


圖片來源: google map

何文田狗狗有公園玩了!常盛街寵物公園預計於明年2月落成,工程包括拆除現時使用率低的閒置棋枱及卵石徑,再加建圍欄、加設洗手盤、狗糞收集箱、六支公園橙柱及告示板等,開放時間暫定為早上9時至晚上11時。

記者:寶妮

這個寵物公園雖然只是於常盛街公園劃出一部分,面積一定不及沙田彭福或將軍澳寵物公園大,但對於當區狗狗甚至是狗主都是個大好消息,至少讓狗狗有「鬆一鬆」的空間、聚腳點認識朋友,狗主亦可有地方交流。

香港動物報一直有跟進報道,早於2014年,已有愛狗人士聯署,希望政府於該區設一寵物公園,因離該區最近的狗公園位於旺角,需步行至少45分鐘。2013年區議員蕭亮聲率先在區議會呈上文件建議當區增設寵物公園,整個審議及討論過程中曾有部份人因為附近中學學生可能「驚狗」等理由而提出反對,指狗隻會帶來衞生、噪音及安全問題,甚至指有部分學生「對狗隻有恐懼,對學生造成不安」; 2014年他又曾引述愛狗的街坊建議,將培正道休憩花園改作狗公園,又因地區人士反對而擱置,令到不少狗主失望。

今天終於「成功爭取」,蕭亮聲說:「最重要係狗狗終於有地方玩!社區是大家的,希望狗主都會自律做好清潔,咁之前反對起公園的人自然刮目相看。」

昨日發現的狗屍 原來是被棄山上的阿毛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7/03/23/%e3%80%90%e6%83%85%e4%b8%8d%e5%b8%b8%e5%9c%a8%e3%80%91%e6%98%a8%e6%97%a5%e7%99%bc%e7%8f%be%e7%9a%84%e7%8b%97%e5%b1%8d-%e5%8e%9f%e4%be%86%e6%98%af%e8%a2%ab%e6%a3%84%e5%b1%b1%e4%b8%8a%e7%9a%84/


昨天本報讀者報料發現死去的小狗,原來是被遺棄在沙田拗道半山上的金毛尋回犬,有些人叫他小白,亦有人叫他阿毛,一生十分悲慘。義工Kitty表示,上星期五仍見到阿毛出現,惟不知什麼原因最終慘死,而屍體更嚴重腐爛,令人心痛不已。

Kitty憶述,她第一次見到阿毛時,大約在2015年,當時Kitty正在行山,因阿毛是一頭金毛尋回犬,故特別惹人注目。Kitty當時身上帶有麵包,便嘗試餵阿毛,而親人的阿毛沒有吠,更主動靠近Kitty及吃他們餵的麵包。

其後Kitty每星期行山一、兩次,均會帶雞肉餵阿毛,據行山人士說,阿毛是有一天突然出現,極可能遭遺棄。阿毛很乖、毛色也很靚,很多行山人士也會餵牠。不過,縱使阿毛親人、可愛,遇見熟人時會撒嬌,遇過無數的行山客,卻從來沒有遇到一位人類願意帶他回家。

被遺棄動物的生命都很苦,去年Kitty曾發現小金曾被兩次毆打,後腿一拐一拐。雖然人類殘忍對待牠,但小金卻仍然用牠最多的愛對待人類,聽Kitty說小金還有兩名狗同伴,不知他們目前情況如何,亦擔心他們會被傷害。如有消息請告知本報或留言。

阿毛走過了短暫一生,屍首爛得很,最終由寵樂園接收其遺體並進行火化。Kitty引述職員說,阿毛輕了許多,相信是被蛆吃食了內臟所致,無法有一個完整的葬禮,被迫即日進行火化,實在令人心酸。

但願人類善待所有動物,不要再讓牠們流浪及再遭受欺負。曾經是健康的小狗
曾經是健康的小狗, 卻被遺棄。
17474781_10155171949336934_420432676_n 17474920_10155171949196934_2047337992_n 17467804_10155171949246934_934843984_n img_1232.jpg17440170_10155171951281934_1788099179_n
最後落得慘死下場
17495783_10155171948761934_703151588_n

放狗的負擔 / 麥志豪

《am730》,2017/3/10

香港人是國際馳名的忙。 一般人一日工作十幾小時是等閒事,有奇人異士可以一人打三份工。奇就奇在忙得如此兇狠依然有時間生兒育女,還養貓狗。這當然有賴香港人最偉大的發明──外籍家庭傭工,即是這世紀和香港人相依為命的菲傭印傭。

我不敢想像香港如果停止輸入東南亞傭工會有甚麼後果,相信對大部分家庭來說是世界末日。誰做家務?誰煮三餐?誰照顧小孩?誰放狗?

是,外傭放狗肯定是香港獨有的文化。如果你有晚上跑步的習慣,就一定見識過這種場面。大部分外傭都很享受放狗的,因為這是她們最自由最暢快的「煲電話粥」時間。夜闌人靜,風涼水冷,外傭們像拖著一件有腳會跑的行李,自己就完全投入的和親朋談天說地。有些索性把狗綁在燈柱或凳腳,放狗變成綁狗。狗狗可能都習慣了,或者以為這是主人給牠的懲罰,苦苦的伏在地上等待被拖回家。

是,幾千元請一個傭工當然要用到盡,除了照顧我們的起居飲食,還要將一家大細託付他們手中,好讓我們可以專心搏殺搵食!

其實我很難理解為人父母的如何放心將子女交給一個陌生人,我絕不是歧視外傭,這不過是價值觀的問題:搵食重要還是子女的成長重要。當然,可能很多動物主人會認為搵食一定比動物重要。

上星期有女傭在放狗時連踢狗狗八腳,被人拍了片放上網,引起一眾動物主人狠批。

雖然這可能是個別例子,我們不應一竹篙打一船人。 我也的確認識一些很愛錫動物的傭工。但試想當一個人忙碌了一整天後你還能期望她可以如何有耐性有愛心呢?!如果衡量過自己沒有能力照顧動物,不如不養。

對愛狗的人來說,放狗本來是一種享受,不要把它變成一種負擔。

飢餓遊戲 / 麥志豪


原文連結在此: http://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214846&catCode=126&topicId=658

【now.com】每日收到不少有關動物的求助,其中一種最常見的,是愛護動物的市民在餵飼社區動物時遭受責難、阻撓、甚至威嚇!這些餵飼者除了感到被欺壓,更怕誤墮法網,善有惡報。

究竟餵飼大家口中的所謂「流浪動物」,是哪門子的大奸大惡,傷天害理,惹來別人嗤之以鼻,千方百計的打擊,要禁之而後快?

飢餓的滋味對香港人來說可能很陌生。你上一次餓到四肢無力是什麼時候?還是根本從來未切切實實的肚餓過? 我們口中所說的「好肚餓」,大抵不過是冇時間食lunch或因OT而遲了吃晚飯而已的小事。而這種「好肚餓」往往還可以造就我們之後飽餐一頓的快感與高潮。有誰真正試過持續性的捱餓,過著每天吃不到一頓飽飯的日子?即使有,相信也是極少數的弱勢社群,也肯定不會是那班不容動物有飽餐的「城市惡霸」。

在香港,要真正體驗過肚餓滋味的,相信只有街上的社區動物吧!我以貓狗為例。在街上餓到瘦骨嶙峋的動物隨處可見。我曾經救過一隻在獅子山上的狗BB,幾個月大的小狗沒有奶吃也沒有狗糧吃,卻吃滿了一肚子沙。他在診所養病期間每日排出的都是泥沙與樹葉。前幾個月網上也報道過一隻滿腸都是石頭的流浪狗。這些狗食沙食石食樹葉並不是像你家中的寵物頑皮搗蛋,而是牠們在絕望中飢不擇食,只想吞下一些東西到胃裡,舒緩一下十級飢餓所帶來的那份撕裂的痛楚。

肚餓,是一種很切實很折磨的感覺,是擺在眼前要立即解決的人生問題,漫長而無終結的飢餓是最不人道的事。究竟在社區上生存的動物犯下什麼彌天大罪,要受此極刑?我們對牠們真的完全沒有道義上的責任?

九巴早前發出通告,列明不准員工餵飼流浪狗,及要求員工要召漁護署到場捉狗,認為這是遵從政府切勿餵飼流浪狗隻的呼籲,即使動物最後要「無奈地人道毀滅」,也是合理合法。作為一間服務社會的公共企業,明顯九巴沒有將動物看待為社會的一份子,也從來沒有考慮過什麼「企業形象」、「社會良心」、「人道責任」。而是很官僚的認為只要做法符合政府的法例或指引,就應選擇最有效率的管理方法:讓狗隻消失於視線範圍。最後是餓死或被捕殺,不在議程之內。

更令人驚訝的是,連口口聲聲愛護動物及致力保育的海洋公園,也發出通告,嚴禁員工餵養流浪貓。發現有員工私下餵貓的,會作紀律處罰。是否對於海記來說,只有國寶熊貓才是至尊無上的彌足珍貴,在街上流浪的貓狗都死不足惜。這不是物種歧視又是什麼?

我們都說上天有好生之德。香港人普遍都算有人情味。所謂人心肉做,餵飼動物的人都是出於一片人皆有之的惻隱之心,即使可能引起一些清潔衛生的問題,但都是可以相互配合而不難解決的技術性問題。你說餵飼動物會加速牠們的繁殖?為了不讓牠們繁殖而要活活將牠們餓死?這是何等冷血不仁的邏輯!更何況,今時今日「捕捉、絕育、放回」可以控制社區動物數量是常識吧!(不妨找我機構協助,完全免費的)而我必須嚴肅指出,餵飼社區動物在香港是百份之一百合法的,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請參照香港法例170章野生保護動物條例17C,只有在郊野公園範圍內餵飼野生動物才屬違法。貓狗在街上,也不是野生動物,誰都有權在不影響地方清潔下隨心隨作文明餵飼。九巴和海洋公園的做法是明顯干涉了員工的人身自由。

在很多西方國家,人民普遍都善待社區動物,連政府也牽頭承擔照顧社區動物的責任,在街上設置流浪動物餵食站。於我來說,是很天經地義的事,如果九巴或海記不想員工餵飼動物,我建議他們斥資興建飼食站,以彰顯其公共機構的社會良心。

讓生命免受飢餓之苦不單沒有違法,反而是人性光輝的表現。在香港變得越來越蒼白的今日,我們更應該為一群畫伏夜出幫動物們充飢的義士感到驕傲和光榮。

荃灣屠房外探豬 90後插畫師:想牠們感到有人關懷

2017-03-22 20:51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動物熱話/79512/-%E6%95%91%E6%95%91%E6%B8%AF%E8%B1%AC-%E8%8D%83%E7%81%A3%E5%B1%A0%E6%88%BF%E5%A4%96%E6%8E%A2%E8%B1%AC-90%E5%BE%8C%E6%8F%92%E7%95%AB%E5%B8%AB-%E6%83%B3%E7%89%A0%E5%80%91%E6%84%9F%E5%88%B0%E6%9C%89%E4%BA%BA%E9%97%9C%E6%87%B7

一芯特意把小豬和小狗一同畫在畫板上,讓人思考肉食背後的問題。(吳韻菁攝) 一芯特意把小豬和小狗一同畫在畫板上,讓人思考肉食背後的問題。(吳韻菁攝)
  • 眼前這位眼睛睜圓、笑容甜美的90後女生Samantha(一芯),上月發起「守護港豬」行動,到荃灣屠房外探望豬隻,希望引起港人關注豬隻被飼養、運送、屠宰的真實情況。
  • 她將平日隨身攜帶的素描畫簿遞給記者,畫簿內都是動物,畫得最多的是豬牛羊小雞小鴨,每隻動物臉上掛着微笑。
  • 「曾經我畫的豬牛等農場動物,都是哭喊樣子,因為我心中很悲憤。但我不是悲觀的人,情緒過去了,現在想以正面的方式鼓勵大家為動物努力。」一芯道。
一芯設計了支持動物解放和素食的T恤、襟章。(吳韻菁攝) 一芯設計了支持動物解放和素食的T恤、襟章。(吳韻菁攝)

港豬發生什麼事? 港人毫不知情
一芯這位開心少女,一年前開始茹素,還在中文大學傳理系讀三年級,卻已是活躍的動保行動者。她在不同場合為動物發聲,如反皮草、街頭放映紀錄片Earthlings等。

在云云的動物當中,她選了豬,作為關注農場動物的切入點,並在FB開設了「救救港豬 Hong Kong Pig Save」專頁。「選擇由豬說起,因為香港仍有養豬場,牛羊多在外地屠宰,豬大多在香港屠宰,包括本地和內地運送來港的活豬。香港卻甚少人知道本地仍有豬場和屠房。」一芯說。
「豬和人很相似,同是哺乳類動物,所以揀了豬作切入點。」一芯說。(受訪者提供) 「豬和人很相似,同是哺乳類動物,所以揀了豬作切入點。」一芯說。(受訪者提供)

每年有近170萬隻活豬在香港被屠殺,當中九成來自中國,如河南、江西、浙江等地。兩三天的長途車程容易令豬隻不適,為防止牠們暈車嘔吐,運送途中都盡量不餵食物或水。沒有足夠飲用水及糧食,有些豬隻唯有吃自己的排泄物充飢解渴。一芯搜集每天被送往本地屠場的豬隻數量,驚訝原來港人每年吃如此多豬。

本地屠場每日屠宰超過4000隻豬。未計冷藏豬肉,香港人每年食用超過1,669,000 隻活豬。
一芯指據觀察,每次來屠房的運豬車約有10車,每次約20隻豬,每天送豬次數應不只一次。(受訪者提供) 一芯指據觀察,每次來屠房的運豬車約有10車,每次約20隻豬,每天送豬次數應不只一次。(受訪者提供)

黑暗運送 豬隻更恐懼
「守護港豬」行動是彷照外國動保行動者的活動,一芯與參加者一同在屠場外,等候運豬車到來。等待途中講解在工業式畜牧業下,豬從出生至屠宰前的經歷。當豬車到來時,眾人最後目送豬們被送入屠場…

對,並不是劫法場救豬驚天情節,而是目送,但請大家不要認定這便是無用的做法。 「我拿着自己畫的豬畫給牠們看,有一兩隻豬定眼看着,似是看得懂。我想告訴牠們,牠們的遭遇並非無人理會,世上有人正在努力。」一芯說到這裏,倒是記者先深呼吸一口氣,才敢繼續聽這些動物的故事。「我到屠房外三次,有次是晚上,運豬車上的豬十分躁動,叫得很淒厲,應該是漆黑中被運往陌生的環境,令牠們更緊張和驚恐。如在夏天,牠們運到屠場門口時,大多已口吐白沫,十分口渴。
豬是有感情、有家庭觀念的動物,但在畜牧業下,牠們只淪為一個個編號。(受訪者提供) 豬是有感情、有家庭觀念的動物,但在畜牧業下,牠們只淪為一個個編號。(受訪者提供)

怕其他人指指點點嗎?「要是人死,他的親人朋友也會好傷心來送行,每天被屠宰的豬如此多,只是希望表達一點關心。在旁的保安不斷勸我們早點離去。」雖然難過,但一芯已預料這樣的場面,沒有落淚,只是輕輕撫摸其中一隻豬。「我摸着牠身上的燒紅的鐵烙下的編號,似是奴隸般。」一芯扁一扁嘴說。

我摸着牠身上的燒紅的鐵烙下的編號,似是奴隸般。
一芯

我拿着自己畫的豬畫給牠們看,有一兩隻豬定眼看着,似是看得懂。我想告訴牠們,牠們的遭遇並非無人理會,世上有人正在努力。
一芯(90後插畫師)
初時一芯的畫風較為傷感、黑暗,例如這幅豬眼中反映同伴被殺的情景。(受訪者提供)初時一芯的畫風較為傷感、黑暗,例如這幅豬眼中反映同伴被殺的情景。(受訪者提供)
人類和動物的眼睛,是多麼的相似。(受訪者提供) 人類和動物的眼睛,是多麼的相似。(受訪者提供)
一芯偷偷到香港某間養豬場探豬,她舉起自己的畫作,希望小豬能看到畫作,感受到有人對牠們關懷。 一芯偷偷到香港某間養豬場探豬,她舉起自己的畫作,希望小豬能看到畫作,感受到有人對牠們關懷。

靠飲食節目來了解動物 
一芯拍攝幾次探望豬的經過上載社交媒體,以短片形式簡介,希望更多人關注畜牧業動物的權益,了解「食物」的來源。

誠然,我們習慣了透過飲食節目、老饕的介紹來了解動物和食物,例如「活豬較新鮮好吃」、「豬腱煲湯最好」。「還有不少肉食廣告在渲染,那些『Q嘜優質靚豬』指自己『變成火腿會非常好吃』。」一芯搖頭道。
一芯與朋友走上街頭反對皮草,又畫了用來製作皮草的動物的畫像。(受訪者提供) 一芯與朋友走上街頭反對皮草,又畫了用來製作皮草的動物的畫像。(受訪者提供)

除了思考死亡的殘忍外,一芯亦關注一直被忽略的養豬過程。「我也到過新界的一些養豬場探豬,遠遠看到牠們,雖然牠們身處的空間仍能稍稍走動,朋友以為牠們在遊玩,我卻不以為然,牠們更似是壓力太大而亂撞打轉。」外國常見的動物新聞,如豬隻無麻醉拔牙剪尾、使用窄得不能轉身的母豬欄,香港也仍然用上。

今個星期日(3月26日)一芯又會再次到荃灣屠房外探豬,「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探豬?不論是否素食者,我們都歡迎。」一芯又再睜圓眼睛,懇切地問記者。記者頓時答不上話,正視殘忍和死亡,反思肉食背後對其他生命的不平等確需要時間和勇氣,這更叫人衷地佩服眼前的小妮子。

「救救港豬 Pig Vigil」活動
日期:3月26日
時間:10am
集合地點:荃灣西地鐵站
一芯隨身攜帶的素描畫簿,畫簿內都是動物,畫得最多的是豬牛羊小雞小鴨。(吳韻菁攝) 一芯隨身攜帶的素描畫簿,畫簿內都是動物,畫得最多的是豬牛羊小雞小鴨。(吳韻菁攝)
一芯見香港人關心野豬,也希望大家能將關心伸延到家豬。「牠們是多麼的相似呀。」一芯道。(受訪者提供) 一芯見香港人關心野豬,也希望大家能將關心伸延到家豬。「牠們是多麼的相似呀。」一芯道。(受訪者提供)
「情緒過後,我希望以正面方法推動動保。所以動物的面上都掛上笑容。」一芯說。(受訪者提供) 「情緒過後,我希望以正面方法推動動保。所以動物的面上都掛上笑容。」一芯說。(受訪者提供)
一芯早前為長春社繪畫雀鳥插畫。(受訪者提供) 一芯早前為長春社繪畫雀鳥插畫。(受訪者提供)
「香港也有很多野生動物,我把本地有的野生哺乳類也畫了一遍。」(受訪者提供) 「香港也有很多野生動物,我把本地有的野生哺乳類也畫了一遍。」(受訪者提供)

泰國吞幣海龜突離世 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 不斷虐畜為祈福

2017-03-22 19:21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國際/79411/%E6%B3%B0%E5%9C%8B%E5%90%9E%E5%B9%A3%E6%B5%B7%E9%BE%9C%E7%AA%81%E9%9B%A2%E4%B8%96-%E4%BA%BA%E9%A1%9E%E7%B8%BD%E8%A6%81%E9%87%8D%E8%A4%87%E5%90%8C%E6%A8%A3%E7%9A%84%E9%8C%AF%E8%AA%A4-%E4%B8%8D%E6%96%B7%E8%99%90%E7%95%9C%E7%82%BA%E7%A5%88%E7%A6%8F

月初時,泰國春武里府一個水池的海龜被傳媒爭相報道,全因牠居住的公眾水池被當成「幸運池」,大量遊人將硬幣拋落池塘祈求好運。

醫生在牠肚中取出近千「幸運幣」,牠最後不敵死亡在周二(21日)離世。

世界各地亦有不少傳統習俗建基於無辜的動物身上;牠禍,你得福,是否值得?
主理手術的獸醫Nantarika Chansue與海龜「豬仔錢罌」的最後合影。(Facebook)。 主理手術的獸醫Nantarika Chansue與海龜「豬仔錢罌」的最後合影。(Facebook)。因為人們的迷信,在水池中亂投硬幣,令池中的海龜誤吞近千個硬幣,危害生命。(路透社)5名獸醫為海龜開刀,發現其肚內的硬幣來自不同國家。(路透社)海龜被送到手術室時,樣子奄奄一息,獸醫表示海龜體內的硬幣如同球體,令牠的肺部受感染。(路透社)海龜長時間吞下硬幣,肚內的硬幣部分已經腐蝕。(路透社)負責進行手術的大學教授Nantarika在facebook上載圖片,顯示海龜的電腦素描圖內,硬幣近乎逼爆其外殼。(Nantarika facebook)海龜肚內找到的硬幣包括一個疑似是香港的2元硬幣。(Nantarika facebook)
25歲的雌性綠海龜被稱為「豬仔錢罌」,牠一直生活在「幸運池」池底,不論是當地人或遊客都喜愛將硬幣丟入池中祈求幸運,牠就將硬幣當成食物吞下肚,月初時因硬幣撐破龜殼而送往獸醫院治療。經過7小時手術後,發現牠胃中有多達915枚硬幣,重達5公斤。


   日本富山縣:酒灌鯉魚
日本富山縣自江戶時代起,便有酒灌鯉魚的習俗;犯太歲者想避除災厄,便將酒灌入鯉魚口中,再放回到河流。這個一年一度的儀式已舉行了超過200年,近月因電視台報道河中有鯉魚因醉酒而癱軟,而遭到猛烈批評。

主辦單位指未曾有鯉魚因而死亡,又指只是象徵性倒酒。有魚類專家指,魚鰓會馬上排出酒,故不會對魚造成影響,但影片可見鯉魚在被灌酒時猛力掙扎。
日本富山縣的酒灌鯉魚習俗受到批評。(網上圖片) 日本富山縣的酒灌鯉魚習俗受到批評。(網上圖片)
   保加利亞:吊狗旋轉
保加利亞農村Brodilovo有着一個將狗用繩吊起並旋轉的習俗,用意是預防狂犬病及趕走春天的惡靈,祈求豐收。村民會先用繩綁起狗隻,將其吊在河流上,再扭緊繩索再放開,令狗在半空中不斷旋轉,最後繩索鬆開令狗跌入河中。照片中可見被吊起的狗看來十分驚恐。
動物保護團體在2005年首次阻止當地人繼續此習俗,但2011年時被揭發當地人堅持進行,直至今日當地人與動保團體的拉鋸戰仍在進行中。

延伸閱讀:【有片】狗命何價?殘障實驗狗遭惡疾折磨至死
保加利亞農村的吊狗旋轉習俗。(網上圖片) 保加利亞農村的吊狗旋轉習俗。(網上圖片)
   廣西侗族:牽牛上樹吊死牛
在廣西,每年農曆六月初二當地人都會慶祝鬧魚節。而當地侗族村民則進行一個「牽牛上樹」的傳統習俗,以祈求和平、豐收和幸福。村民用繩綁緊牛頸及頭,一群村民用力將牛往樹上拉,直至活生生吊死牛隻為止。

習俗在當地已存在數百年,有指儀式亦是當地侗族居民用以警示村民遵守村規儀式。
(綜合報道)
廣西侗族的吊死牛習慣。(新華社) 廣西侗族的吊死牛習慣。(新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