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7日星期四

45貓遺村屋 女主人被捕

《蘋果日報》,2019/1/16

一對情侶7年前搬入西貢大環村一間村屋,先後養了數十隻貓,近期感情生變分手相繼遷出,遺下貓隻無人理,至昨午有村民報警指屋內傳出惡臭。警員到場準備破門之際,女主人突然現身,開門讓警員入內,發現屋內有45隻貓,女主人涉殘酷對待動物被捕。


現場為西貢大環村26B號村屋地下一個約500呎單位,門外滿佈雜物,屋內陳設簡陋只見水兜、糧兜及貓籠,衞生惡劣,地面有大量貓糞,蒼蠅亂飛。昨下午1時許,有村民報警稱涉案單位超過一周未見人影,屋內傳出異味,疑有虐貓事件。

警方與愛協人員到場,叩門無人回應,準備破門入屋調查,29歲姓陳女子突持一小包貓糧出現,聲稱是女主人並開門讓人員入內,有警員甫入屋大呼「作嘔」,愛協人員在屋內撿走名種英國短毛貓及摺耳貓等45隻貓,部份身體孱弱,全部貓隻帶走檢查。

據了解,有人向警員稱7年前與男友遷入村屋,當時養有兩隻未絕育的貓,結果不斷繁殖。近日兩人分手,男方未兌現承諾照顧貓隻,她惟有每日前來餵貓,但無清潔地方。

寵物救護車通宵On Call 一文解答10個常見問題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寵物/281548/寵物救護車通宵on-call-一文解答10個常見問題
香港寵物會昨日(10日)宣布將於今年3月1日正式推出全港首個寵物救護車服務,分別在香港、九龍和新界各設一輛救護車。

不少寵主均對服務很感興趣。然而,因市面從未有類似服務,相信寵主們對服務具體細節也有不少疑惑。《香港01》整理了10大常見問題,有意使用服務的寵主們不妨參考一下!

Q1) 為何服務時段只由晚上8時至清晨6時?
目前只提供夜間緊急救護服務,是因為寵主在日間較易自行找到合適協助。
Q2) 服務的收費為何?
寵物救護車服務的兩年會籍零售價為1116元,包括登記費180元及兩年年費930元(每月平均39元)。會籍由2019年3月1日起生效,不限使用服務次數。如兩年內未曾使用服務,可兌換價值1380元的寵物身體檢查服務。
Q3) 寵物遇急病時,如何召喚救護車?
用家須下載「Pet Club」手機應用程式,並於程式內召車。
香港寵物會日前宣布將於3月1日正式推出全港首個寵物救護車服務。(香港寵物會)
香港寵物會日前宣布將於3月1日正式推出全港首個寵物救護車服務。(香港寵物會)

寵物救護車全面睇↓↓↓↓↓↓↓↓↓↓
Q4) 只限貓狗使用服務?
寵物救護車目前只接收貓狗。
Q5) 救護車最多可容納多少寵物?
寵物救護車最多可容納兩隻寵物。
Q6) 寵物會被送去哪間醫院?
寵物會被送到最近醫院。(東區動物醫院、新界動物醫療中心、西區獸醫診所、旺角動物醫療中心及VET01)
Q7) 寵物送到醫院後,會否送返住宅?
不會,寵物救護車只負責把寵物送抵醫院。
車內有寵物專用擔架等設備,而每位隨行救護員亦必須通過聖約翰救傷隊的寵物急救課程。(香港寵物會)
車內有寵物專用擔架等設備,而每位隨行救護員亦必須通過聖約翰救傷隊的寵物急救課程。(香港寵物會)

Q8) 車上有甚麼救護設備?
車內有140cm的寵物專用擔架、氧氣樽、寵物專用氧氣面罩、制氧機、急救包等等。
Q9) 車上有多少位寵物救護員?他們有否特別資格/牌照?
車上有1至2位寵物救護員隨行,他們均通過了聖約翰救傷隊的寵物急救課程。
Q10) 車上設備共值?
每輛寵物救護車價值近100萬港元。

【熱心社區】奧海城助走失狗尋回狗主 盤點全港狗狗友善商場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18區新聞/281805/熱心社區-奧海城助走失狗尋回狗主-盤點全港狗狗友善商場
香港不少商場拒絶寵物進內,面對有狗隻誤闖,有保安甚至會出手驅趕,但凡事總有例外!日前大角咀奧海城於Facebook專頁發帖,幫助區內懷疑走失的狗狗尋找主人,獲得網民激讚。
奧海城在FB專頁發帖,助走失狗狗尋主人。(網上截圖)
奧海城在FB專頁發帖,助走失狗狗尋主人。(網上截圖)

奧海城facebook專頁日前以【有狗狗走失】為題發布貼文,指於昨日(1月10日)中午約12時,在櫻桃街附近馬路發現有狗狗走失,而且狗狗腳部受傷,指奧海城商場有保安員照料狗狗,並呼籲網民將消息廣傳,助狗狗尋找主人。貼文一出,隨即有網民將貼文發佈在「我長大於大角咀」及「大角咀人和事」的群組。其後,奧海城於同日下午約2時半更新貼文,指已尋回狗狗主人。
奧海城於2016年7月也助走失狗狗狗「豆豉」找回主人,獲網民大讚做到200分。(奧海城Facebook專頁)
奧海城於2016年7月也助走失狗狗狗「豆豉」找回主人,獲網民大讚做到200分。(奧海城Facebook專頁)

奧海城非第一次出貼文尋狗,該商場分別於2016年7月及2017年8月助狗狗「旺仔」及「豆豉」找回主人。奧海城代表表示,「能夠幫到街坊我哋都會幫手」,集團亦鼓勵員工協助街坊。有網民大讚奧海城,「再一次做到救狗好事!」而奧海城商場也是寵物友善商場,容許狗狗坐寵物車或袋進內出入商場範圍內。
奧海城在去年8月助走失狗狗「旺仔」尋回主人,並帶「旺仔」到商場控制室照料。(奧海城Facebook專頁)
奧海城在去年8月助走失狗狗「旺仔」尋回主人,並帶「旺仔」到商場控制室照料。(奧海城Facebook專頁)

雖然香港經常被評為不友善城市,我們的貓狗不但不能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大部分公園也不能進入,更違論商場。然而,香港有部分商場對寵物持開放態度,容許有條件進入。只需暫將寵物放進寵物車或袋裡,便能安心逛街。
淺水灣The Pulse容許狗狗落地行走,其他寵物只要入寵物袋、手抱或繫繩等便可進入商場,商場更設Dog Parking。(The Pulse Facebook專頁)
The Pulse不時會舉辦寵物嘉年華。(The Pulse Facebook專頁)
赤柱廣場允許狗狗在商場落地行走,更可進入大部分的商店,也曾舉辦以寵物為題的活動,讓狗狗與主人一同參與。(赤柱廣場Facebook專頁)
赤柱廣場是少數設有Dog Parking的商場之一。(資料圖片)
中環IFC較為嚴格,狗狗在商城範圍內不能落地走,但只要坐上寵物車、入袋或手抱並能與狗狗一同逛街。(網上圖片)
新蒲崗Mikiki商場可算是對寵物自由度最高的商場之一,商場亦為狗主提供約20架寵物車供寵主借用,及可免費借用口罩及尿墊,非常貼心。(Mikiki Facebook專頁)
Mikiki商場容許狗狗落地行走,但須配戴不長於1.5米的狗繩及口罩。(Mikiki官網)

2019年1月16日星期三

西貢村屋女子疑與男友分手棄貓 45隻名種英國貓被斷水斷糧困糞便屋

16:20 2019/01/15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252208/?r=mcsdfb&fbclid=IwAR2WMGc9eCmg9bRF576SK8NKS-ZO1mjVXQ3gZ5vtbnvWBIQWbMFOT1asv90
西貢大環村發生虐畜案,45隻名種英國短毛貓及摺耳貓被困在一間村屋內斷水斷糧,警方及愛協到場救出。
▲ 西貢大環村發生虐畜案,45隻名種英國短毛貓及摺耳貓被困在一間村屋內斷水斷糧,警方及愛協到場救出。

西貢大環村發生一宗虐畜事件,45隻名種英國短毛貓及摺耳貓被困在一間村屋內,斷水斷糧,警方及愛護動物協會人員(愛協)到場救出。據現場消息指,屋內臭氣熏天,滿佈糞便及烏蠅,衞生環境惡劣,部分貓隻被救出時身體虛弱,現正由愛協人員送返總部由獸醫檢查,暫時沒有死亡報告。消息指,該單位女戶主失蹤近一個月,至今日(15日)警方聯絡才折返協助調查。
被救走的英國短毛貓身體瘦弱。(讀者提供)
▲ 被救走的英國短毛貓身體瘦弱。(讀者提供)

據悉,愛協昨日(14日)已接報到場了解,但因未能進入單位,曾在門外貼上告示,內容提及要求與貓主商討貓隻的福利事宜。

有村民表示,現場村屋三層高,涉案地下單位門外滿佈雜物,貌似無人打理,曾看見單位內有幾隻貓靠在大門,狀甚可憐,等候救援。
涉事虐貓村屋女戶主疑消失已一個月,屋內貓隻斷水斷糧。(讀者提供)
▲ 涉事虐貓村屋女戶主疑消失已一個月,屋內貓隻斷水斷糧。(讀者提供)

據悉,女戶主今日( 15日)突然現身,手上拿着一小包貓糧;女子聲稱本與前男友同住上址單位,但最近分手,兩人沒有在單位居住一段時間,但有定時回來餵貓。女貓主目前正協助調查,警方已將案件列作涉嫌虐畜,29歲女戶主被帶返警署調查。

曾問野豬為何不可人道毀滅? 梁振英再狙擊:肚餓的野豬,更可能攻擊人

2019/1/15 — 19:38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E6%9B%BE%E5%95%8F%E9%87%8E%E8%B1%AC%E7%82%BA%E4%BD%95%E4%B8%8D%E5%8F%AF%E4%BA%BA%E9%81%93%E6%AF%80%E6%BB%85-%E6%A2%81%E6%8C%AF%E8%8B%B1%E5%86%8D%E7%8B%99%E6%93%8A-%E8%82%9A%E9%A4%93%E7%9A%84%E9%87%8E%E8%B1%AC-%E6%9B%B4%E5%8F%AF%E8%83%BD%E6%94%BB%E6%93%8A%E4%BA%BA/
背景圖片來源:CY Leung Facebook
背景圖片來源:CY Leung Facebook

積極狙擊「港獨」的前特首梁振英,近日將焦點轉移至「野豬」身上。他上周六在facebook反問野狗野貓會被人道毀滅,野豬為何有不同待遇,今日再在 fb 發文,憂慮當郊野公園垃圾桶和垃圾站管理好了,野豬有更大可能攻擊人類,「哪野豬一家大小吃什麼? 平白餓死野豬,人道嗎?肚餓的野豬,攻擊人的可能性更大。」

前特首梁振英今日再在facebook撰文,提到東區區議會開會,討論野豬管理行動,漁護署人員指出大多數野豬滋擾事件源於覓食,他同意「食」確是問題的核心,「野豬食量大,在郊野公園一帶沒有足够的天然食物, 因此吃垃圾裡的厨餘。垃圾桶和垃圾站管理好了,野豬不能吃垃圾裡的廚餘,哪野豬一家大小吃什麼? 平白餓死野豬, 人道嗎?肚餓的野豬,攻擊人的可能性更大。」

梁振英又貼出一張垃圾桶翻倒的相片,指這是「昨晚十點半野豬用餐後的情況」。

不單是梁振英,不少建制派近期相當關注野豬出沒的問題。包括行會成員、立法會議員劉業強提出引入「野豬天敵」,工聯會前立法會議員,東區區議員王國興今日就建議,可以將野豬送到無人島。但漁護署先後回應指做法不可行

對於梁振英的「人道毀滅」論,漁護署高級濕地及動物護理主任張家盛曾回應指,即使是野狗野貓的處理方法難概括而論,例如可能會先調查貓狗有否主人,或安排領養等。

兩蜥蜴被放網袋棄於沙田草叢 沒食水涉虐待動物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9/01/15/10153/
遺棄動物無日無之,今日有人將兩隻蜥蜴放在網袋中遺棄於沙田圓洲角一診所外的草叢,沒有任何食水,有市民發現後交香港兩棲及爬蟲協會接收。協會強烈譴責不負責任的棄養行為,指涉事者或已觸犯《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並呼籲市民飼養任何動物前必須停一停、諗一諗,詳細考慮個人能力及家居環境是否適合。

市民麥先生在今日下午於草叢發現兩隻蜥蜴被棄置於同一網袋內,袋內並無任何食水,懷疑有人虐待及棄養動物。

經協會初步檢查鑑定,一隻為刺尾鬣蜥,長28cm,吻端有傷口,另一隻為鬃獅蜥,長22cm。兩隻蜥蜴表現虛弱,協會正照顧及留意其健康狀況。

協會又讉責棄養行為,提醒市民飼養任何動物前必須停一停、諗一諗,及詳細考慮個人能力及家居環境是否適合。

寄養兔雙耳現可疑傷口 有兔子營養不良卻沒求醫 賓紛會被指不當照顧兔兔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9/01/15/01152/
經營兔兔寄養酒店的賓紛會,被多名兔友質疑不當照顧兔兔,兔兔「丁丁」在寄養期間兩耳出現可疑傷口,而主人已去世的兔兔「無名」在12月時開始消瘦,兔友在1月6日將牠接走送醫後發現牠嚴重營養不良,但賓紛會之前只為牠灌食草粉,沒有帶牠看醫生,「無名」更於翌日去世。賓紛會負責人Wing Sir回應本報查詢時強調,發現「無名」沒吃草後已盡力照顧及為牠灌食草粉,及聯絡牠已故主人的妹妹尋求指示,但對方沒正面回應指示要看獸醫。至於丁丁的事件,他則以警方正調查為由不作評論。

現時法例沒有嚴格規管動物寄養所的照顧方法,政府將進行的《動物福利法》諮詢,據知將引入照顧動物的謹慎責任,短期照顧動物的寄養所可能會受新法規管。兔子丁丁的主人Zoe表示,希望藉賓紛會這兩宗事件,讓更多人參與1月20日的遊行,發聲表達要求政府就動物福利全面立法的訴求。

兔子丁丁主人Zoe表示,去年10月27日至11月4日去旅行時帶丁丁到賓紛會酒店寄養,當時對方說會長期駐守店內及24小時運作,令他們感到放心。當他們在11月4日下午前往接丁丁時,負責人Wing sir說丁丁早一日曾跳過圍欄到另一隻兔的放兔區,並說當發現時已即時將牠抱回所屬的地方,並在圍欄上蓋上幾塊大膠板防止牠再跳過對面。

當Zoe將丁丁帶返家中後,發現牠兩隻耳朵都受傷崩了一塊肉,而且位置對稱及傷口形狀一樣。他們馬上將丁丁帶到獸醫診所,並致電質問Wing sir,對方說可能丁丁跳過隔離放兔區時與其他兔子打架,又說願意付診療費。

Zoe又引述獸醫指垂耳兔左右兩邊耳殼有近乎一致對稱的傷口是很可疑,而且相信傷口癒合情況,應已被人「處理過」。

Zoe認為事件有可疑,想為丁丁討回公道,並報警及向漁護署投訴。她指,按獸醫判斷,丁丁傷口應是在更早一些時候出現,而非Wing sir聲稱是跳到隔離區打架那天,而且傷口應已被處理過。

本報就丁丁事件向Wing sir查詢,Wing sir說由於現時警方正調查中,故為免影響調查,不會公開評論事件。
 丁丁雙耳有可疑傷口
另一網民陳小姐日前在facebook發文提到賓紛會內寄住的兔兔「無名」死亡事件,「無名」的主人因為有重病而將牠交賓紛會照顧,而那主人終在去年8月26日離世,「無名」則一直在賓紛會內居住,並有很多愛兔人士探望。「無名」後腳行動不便,至12月底開始出現漸瘦情況,陳小姐得知後於1月6日前往探望,發現牠情況很差,瘦到皮包骨,她即時拿菜餵牠,牠很快便吃完。

她即場問Wing Sir發生什麼事,對方說每日有餵「無名」吃6克的草粉,並指「無名」是心理病,看醫生也沒用。她要求餵「無名」食草時,引述對方回答:「你唔使對佢咁好架!佢會自己食。」她聽後即要求接走「無名」看獸醫。

獸醫診斷指「無名」嚴重營養不良,有低溫症,盲腸有氣脹1.5級,眼睛發炎,而「無名」耳朵也崩了一塊傷口,與之前丁丁的傷口類似。一名兔友將「無名」帶返家照顧,但牠在翌日便去世。

陳小姐在文中質疑「無名」瘦弱得很嚴重,為何Wing Sir沒有帶牠看獸醫,質疑是否因為沒人幫牠付錢就不會悉心照料,又質疑是否Wing Sir在牠身上用過不知名藥物,所以不肯帶牠看獸醫。

Wing Sir回應本報查詢時指,去年12月31日發現「無名」無法吃草,已經於1月1日凌晨發信息聯絡其已故主人的妹妹尋求指示,但對方只回覆「多謝這一年多的照顧」,由於沒有得到指示,所以他便對「無名」灌食草粉。問及為何不帶「無名」看獸醫,Wing Sir說:「怎麼判斷是重病要看獸醫?我也要等對方(已故主人的妹妹)回應應怎樣做。」他又強調,並非因為沒付費的問題而不帶「無名」求醫,「他們自2017年10月已沒有付錢,但我一直讓無名居住,餵牠及幫牠抹身清潔」。

賓紛會在其facebook專頁亦發文指,於2018年9月收到兔主人妹妹從美國回港通知會幫「無名」找家,但至今沒有音訊,然後12月中發現「無名」日漸消瘦,但食草量及便便量正常,便開始每天早晚開一匙草粉給予他自己食,而12月31日下午發現牠沒吃完草粉及無力站起,便開始人手灌食草粉。「灌食至凌晨便用Whatsapp通知遠在美國的無名亞姨,得到的回應是”謝謝你這年多對無名的照顧!”。作為一間寄養所,主人的指示如何做法係好重要。」

該文又指,「無名」在1月2日至3日兩天完全不吃草,每天餵六次草粉及暖水,至1月4日開始食葉,負責人亦每晚為「無名」以生理鹽水抹眼及暖水洗身。
 無名臨終前十分瘦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