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8日星期五

正畜牲 / 麥志豪




【now.com生活】文明社會,誰都認同不可以虐待動物。但「文明」的人類對動物的定義又是什麼?只限於寵物?野生動物?畜牲又是什麼?在大家眼中是動物還是食物?

中國人常說的「正畜牲!」、「畜牲都不如!」都是帶有貶義的,是用來羞辱人的字眼!幾年前一隻唐狗「未雪」被中港列車活生生輾過,動物維權人士聲討港鐵冷血之同時,也有不少港人嗤之以鼻,拋出一句:什麼沉冤未雪?都不過是一隻畜牲吧了!

是,原來在大部份人眼中,動物和畜牲的身份是有著很顯著的分別,也因此會有很大的待遇差別。 簡單說,畜牲是純功能性用來食用的,對其生命說不上什麼尊重不尊重,反正最後都是死在屠房,放在餐桌,倒在胃裡,排到廁格。望著一塊豬扒,我們很難聯想到小豬生前的一切,吃前拍一張美麗的照片放上臉書,就算是對牠最大的致敬。至於寵物,那固然是人類的朋友,野生動物更是人皆認同要珍惜保護的。隨便拋出一句支持「保育」,頭上也多了一個光環。 沒聽過人說要保育畜牲吧!

原來所謂物種歧視,不單止於人類歧視動物,動物本身也有貴賤之分。豬、牛、羊、鴨、鵝雖然是不折不扣的動物,但卻不能享受到和寵物或野生動物同等的尊重及保護。 因為牠們與生俱來是畜牲。雖然在法例上這些畜牲也同樣受到第169章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的保護,即是如果我們為一隻家豬製造不必要的痛苦,也屬犯罪。 但現實是如此嗎?你知道在屠房裡豬牛被殺的過程嗎?牠們有承受不必要的痛苦嗎?你在乎嗎?有政府部門監管嗎?我們經常在街市目睹有動物被人生劏的血腥殘忍,是已經習以為常?還是自欺欺人以為畜牲沒有恐懼、沒有痛感?!

幾日前在元朗公庵路白沙村的垃圾站發現被人棄置了的一堆豬。兩隻是死的,三隻是病的。還活著的小豬掙脫了尼龍袋,奄奄一息,處於瀕死狀態,一隻瑟縮在一角悲鳴,一隻雙目無神,在地上東歪西撞,另一隻最後不支暈倒。而事件驚動了兩個部門:食環處及漁護署,前者管死的,後者管活的。大前題是要保證沒有病豬影響環境衛生健康。我向食環署查詢,初步認為將豬屍胡亂棄置是違法的,因為根據《公眾潔淨及防止妨擾規例》(第132BK章)第10條規定,任何人不得將任何屍體放置在任何街道或公眾地方,但如恰當地棄置於垃圾站是符合指引的,事件有待跟進。至於活豬,就屬漁護署的管轄範圍了。而漁護署人員到場所帶走的三隻小豬,相信已被人道毀滅。而由始至終,竟然沒有人提過第169章,沒有人想過要報警,更沒有人聯想到虐待動物,只因為這些家豬是畜牲!

但細心一想,將一隻生了病的家豬放進尼龍袋,然後棄置垃圾站,過程中豬隻所受的痛苦是絕對不必要而且是不人道的。百份百達到了169條所形容虐待動物的門檻:「如殘酷地打、踢、惡待、過度策騎、過度驅趕任何動物或殘酷地使任何動物負荷過重或殘酷地將其折磨、激怒或驚嚇,或導致或促致任何動物被如此使用,或身為任何動物的擁有人而准許該動物被如此使用,或因胡亂或不合理地作出或不作出某種作為而導致任何動物受到任何不必要的痛苦。」

設想如果在垃圾站尼龍袋裡的是一隻活生生的貴婦狗,報警處理是必然的了。

事實是,在現存香港所餘無幾的43個豬場中,誰人在乎過豬隻的待遇是否人道。豬場場主普遍都在大陸隨便購買抗生素給豬隻服用。病死了的就丟往垃圾站,當然也不會為半死的浪費飼料。以白沙村附近幾個豬場為例,早前經常有人將豬屍或瀕死的豬隻丟棄於垃圾站,食環處於是安裝過閉路電視監察,情況一度有所改善,但最近又故態復萌。而跟進的部門竟然又是食環處。明顯這些畜牲在大家眼中,根本算不上是什麼生命!而是應如何被恰當處理的垃圾。

動物在被虐待的過程中所承受的痛苦並不會因為動物身份的不同而有所增減。貴婦也好,街貓也好,野豬也好,家豬也好,在患病時得不到醫治反要慢慢被病魔折磨至死,都是同樣的令人羞愧的罪行!虐待動物就是虐待動物,這已經跟吃素不吃素無關,而是喪失了基本的人道精神,我想不到一個理由可以將其罪名開脫。

團體到立法會申訴西貢幼牛調遷 促成立委員會調查

週三 2017-04-26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094

團體到立法會申訴西貢幼牛調遷 促成立委員會調查

西貢牛隻調遷政策疑引致幼牛失蹤及死亡,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護牛小組)今早聯同一眾關注組織,到立法會就事件提出申訴,要求召開公聽會、於立法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及約見漁護署官員。

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主席及執行幹事何佩嫻於會上發言交代情況,指幼牛原本在十四鄉棲息,有華南闊葉樹為牛隻遮擋風雨,適合牛群生活,可是當牛隻受傷,漁護署都會按「捕捉、絕育、遷移」的政策帶走牛隻,治療過後把牛隻移至寸草不生的創興水上活動中心旁。

何指,有一頭3個月大幼牛被扣留於打鼓嶺達半年之久,至今仍未放回;另一頭幼牛則被放逐後被車撞死,並有一頭牛失蹤。她指,被遷移的幼牛被迫與母親分離、身體瘦弱,被大牛欺負。

立法會研究動物權益相關事宜小組委員會周一(24日)討論牛隻議題時,漁護署回應指創興旁草地有豐富植物,非常適合牛隻生活,又指團體誤會了那些「迷你牛隻」是幼牛。

何佩嫻回應表示,創興草地是人工草地,一般植物難以生長。至於漁護署展示的照片中,顯示創興草地在一個月內由「光禿禿」變成「青蔥」,何解釋,照片於4月19日拍攝,當天天氣很好,拍出來的照片也顯得綠油油。

她又指創興草地只出產大葉草,屬草坪草及暖季草,休眠期在冬季,因此3月時大葉草的確還未生長,到了4月漁護署拍攝時,才開始生長;這也代表牛隻須熬過沒有草食用的冬季。

何佩嫻亦表示根本沒有「迷你牛隻」,更嘲弄若然香港真的擁有如此「特產」,政府應當立法保護。她表示,從牛角、身型可推斷,有逾10頭被放逐到創興的幼牛,年齡均未夠1歲。

街工梁耀忠表示理解,將會轉介個案到事務委員會再作跟進。對於有牛隻失蹤,姚松炎提出可安裝GPS,何佩嫻表示不反對。

何來:牛隻屬自然物種 非流浪動物
申訴會後,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主席何來表示,幼牛情況令人擔憂,並指是「最後一次擺期望在立法會」。

何來強調堅決反對調遷政策,直斥漁護署指幼牛為「迷你牛種」的言論荒謬。她指深山裏或有這類型的牛,但一般都不會出走,她批評漁護署人員身為獸醫竟然有此番言論。

何來表示,問題癥結在於牛群由畜牧過渡成為自然物種,隨著經濟發展,牛隻逐漸被遺棄,一直都住在棄耕地。何來重申,牛隻是自然物種,不是野生動物亦不是流浪動物,可惜政府沒有保護,反而以流浪動物政策來管理牛隻。她慨嘆這路不易走,一來漁護署內部行政管理混亂,二來政府缺乏擁有牛物種知識的專業人士。

出席今日申訴會團體亦有14鄉村牛關注組、環保生態保育協會、大嶼山黃牛關注組、新界東社區動物關注組及新界土地研究社。

元朗眾生緣流浪動物之家被逼遷 400頭動物急尋新址安置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7/04/23/%e5%85%83%e6%9c%97%e7%9c%be%e7%94%9f%e7%b7%a3%e6%b5%81%e6%b5%aa%e5%8b%95%e7%89%a9%e4%b9%8b%e5%ae%b6%e8%a2%ab%e9%80%bc%e9%81%b7%e3%80%80400%e9%a0%ad%e5%8b%95%e7%89%a9%e6%80%a5%e5%b0%8b%e6%96%b0/


在元朗錦上路救狗三十載的何太,所設立的「眾生緣流浪動物之家」現時有200隻貓和200隻狗,經常在附近垃圾場救走被丟棄的貓狗,然而因為鄉郊發展,業主提出年底收地,逼遷在即,還遇到不明來歷人士封正門及縱火。為了這些貓狗,何太急尋新址,但要再找到面積3萬平方呎的地十分困難。

「眾生緣流浪動物之家」不只有貓狗,還有一隻豬叫「叻叻」,因為被人遺棄,結果由何太救起飼養。

何太在錦田以救貓狗出名,不少村民稱呼她為「錦太」,即是錦田有貓狗出事都會找她。何太早在1986年已開始救動物,當時她父親開製衣廠,她在廠內打工,看到被丟棄在街上的貓,忍不住去拯救,因此最早收容的是貓,然後再救狗,「以前錦田有很貓,後來在附近垃圾場又執了很多狗」。她坦言:「救極都救不完,不斷有人丟棄貓狗,你看到放心不下,不可以不理,只能繼續去救。」現時她的場地有多達200頭貓和200隻狗。

場內的狗,不少都年紀很大,大多是5至7歲,估計很多狗都不會找到人領養,由何太照顧牠們終老,「如果小狗細個時送不到出去,就一定出不到,很少人願意領養成犬。也有人想拿成犬去看倉看車房,我不會給他們,我的狗很多時就是在倉、車房執回來,怎會再讓牠們返去那些地方?」

雖然只得她和一兩人幫手,但場內打理得十分整潔,很多狗都十分溫馴親人,不少狗都有故事,她都記在心中。這個場地已經租了10年,面積3萬平方呎,計及地租和糧食等費用,每月花費多達30萬元,每日要用5包50磅狗糧,並且溝白飯給動物吃。

然而,近年錦田愈來愈多發展,過去這塊荒地沒人理會,現在附近興建公屋,不少地主將農地或棕地變成貨倉,「眾生緣流浪動物之家」所租的土地,業主突然提出收地逼遷的要求,估計是看中了土地的發展潛力。

「眾生緣流浪動物之家」本應是年尾到期,要找地方安置這麼多動物並不容易,何太本想繼續留下來,但卻遭到不明來歷人士留難,包括正門被人圍封,結果她要租用附近豬場的路作為通道,最近又發生縱火事件,令她擔心貓狗們的安危,惟有急急找地方搬。

她坦言,現在鄉郊土地有很多發展,要再找到3萬平方呎的土地已很困難,估計即使找到,也可能只得約1萬平方呎,而且租金會很昂貴。現時也有動物義工幫她應付這場危機,希望能夠找到地方及籌到租金與建築費用。

電單車暖男停車折返 救亂闖公路小貓獲網民大讚

2017-04-27 20:39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港聞/87198/-%E5%A5%BD%E4%BA%BA%E5%A5%BD%E4%BA%8B-%E9%9B%BB%E5%96%AE%E8%BB%8A%E6%9A%96%E7%94%B7%E5%81%9C%E8%BB%8A%E6%8A%98%E8%BF%94-%E6%95%91%E4%BA%82%E9%97%96%E5%85%AC%E8%B7%AF%E5%B0%8F%E8%B2%93%E7%8D%B2%E7%B6%B2%E6%B0%91%E5%A4%A7%E8%AE%9A

馬路如虎口,今日(27日)早上就有小花貓不識虎口,亂闖車來車往的公路,一度九死一生。幸有「暖男」上班期間,停下電單車折返,救起小貓,再在社交網站呼籲有心人收養牠,不出半日已為牠尋找到愛貓義工。網民大讚「暖男」是「馬路英雄」、「有愛心」!

據了解,「暖男」姓郭、洋名Kevin ,是一名消防員,於2007年入職,出班後派駐觀塘消防局;2013年開始駐守海務及離島分區。他喜愛排球及水上活動,亦喜歡小動物,但沒有飼養寵物。
郭姓「暖男」說,「行左(咗)陣點都唔忍心,泊低車返去望望」,救起了小貓。(Facebook截圖)

郭姓男子今日(27日)早上約9時在Facebook發文,指騎電單車上班時,「發現有舊野係馬路中心,回望一下,郁既。」雖然他心想即使折返,該小動物可能已被輒死,但「行左(咗)陣點都唔忍心,泊低車返去望望」,救起了小貓,指若不施予援手牠可能已經死亡。

郭姓男子又希望能為小貓找到新主人,貼文隨即引來許多有心人士查詢。不出半天,「暖男」又在社交網站再發文,大讚香港人間有愛,說已將小貓交給「期待回家領養平台」的義工。
郭姓「暖男」已將小貓交給義工找新主人。(Facebook截圖)

俄羅斯去年有「光頭暖男」救貓咪
俄羅斯去年9月亦發生類似的好人好事。有一隻小貓誤闖馬路,一輛輛汽車高速駛過,直至有一輛私家車收慢車速,一名身材高大光頭男子下車,溫柔地抱走小貓咪。影片被瘋傳,男子獲網民讚揚為「光頭暖男」。
光頭男子下車,溫柔地抱走小貓咪。(YouTube截圖)

2017年4月27日星期四

赤柱居民龍德苑愛狗人士改契被推翻 dog hater剝奪狗居住權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7/04/26/%e8%b5%a4%e6%9f%b1%e5%b1%85%e6%b0%91%e9%be%8d%e5%be%b7%e8%8b%91%e6%84%9b%e7%8b%97%e4%ba%ba%e5%a3%ab%e6%94%b9%e5%a5%91%e8%a2%ab%e6%8e%a8%e7%bf%bb%e3%80%80dog-hater%e5%89%9d%e5%a5%aa%e7%8b%97%e5%b1%85/


赤主居屋龍德苑早前本來通過修改公契屋苑守則,將不准養狗改為准許養狗,並列明養狗者守則,但上周日卻被一班反對養狗的業主召開業主大會推翻該修訂,dog hater再次剝奪狗隻的居住權,一眾愛狗人士挑戰失敗,可憐的狗狗們只能過著黑市居民身份。

房署舊式的居屋公契不少都例有15a條例,不准住戶養狗。但最近有居民發現,原來該條例只需5%或以上的住戶同意,便可修改。赤柱居屋龍德苑為了讓養狗人士與非養狗人士更和諧共存,最近獲5%業主通過,更改公契附表的屋苑守則(House Rules),准許在屋苑內養狗,並列明養狗者守則,包括狗主需為狗隻登記、掛牌等註冊,及必須自律。無奈最終一群反對養狗的業主群起反對,部份dog hater更不斷抹黑狗隻會咬人等恐嚇性言語,最終上週日召開的業主大會,有七成出席的人士要求保留15a公契,令這剝奪狗居住權的規定再次生效。

Dog Rights Concern 召集人Jacy Lam表示,該屋苑有業主於2013年狗主控告不准養狗,雖然法庭判禁制令不許養狗,但亦要求該屋苑理順有關15a的條例。Jacy說,全屋苑984戶,當中只有40幾戶養狗,出街需要放狗的狗隻不超過10隻。管業處亦表示,多年以來只收過一、兩單投訴,其中一單為有業主指自己的女兒有鼻敏感,不滿住在對面的金毛尋回犬甩毛,該狗主知悉後,已自動每天在走廊清理狗毛。 由於狗主很自律,亦甚少在屋苑範圍內放狗,今年三月,業主們成功收集到5%的業主大會,12/3業主大會入場投票票數要過半數,即51%以上同意便可通過有關修例,當日有164名業主及授權票。

當時通過優化15A條例 ,改為屋苑內可養狗,但狗主仍需遵守登記及掛狗牌等規定。惟當修例通過後,卻有一種hater出現,突然有批人質疑修例不是100%業主同意,繼而有人抹黑的狗隻,又散播狗咬人要其他業主一同賠錢、又指養狗會令人無日安寧,更甚的是有些Hater跟蹤狗主,偷拍狗主,最終雙方吵架收場。

上星期日,更令狗主沮喪的是,業主大會最終以77%出席人士通過同意保留大廈公契第四附表的大廈規則(House rules)的15(a): 「在該屋苑的任何地方或屋苑任何大廈的公用部分,均不得攜帶或豢養犬隻」,亦即意味上一次業主通過可養狗被推翻。Jacy坦言,更可怕的是有關人士對狗隻的態度。「 在大會上眼見有百幾人出席,他們的言論你一言我一語,直指管理公司沒有執行公契,矛頭更指向法團偏頗,有的說一見狗就會腳軟跌倒,跌傷了誰會賠償?!有的說容忍養狗戶不代表可以准許;更疾呼用錢買安寧清潔的屋苑,竟然要被養狗戶糟蹋!而事實上,屋苑的清潔是有目共睹,亦未曾發生過任何狗隻咬人或令業戶受傷。」

她坦言,今日的結果,就像一個小社會,「我們在外爭取養狗權益,教育市民對動物的友善,呼籲狗主的公德心,但總會被人用不同的理由,嘩眾取寵的方式去推倒。 我相信香港要做到動物友善城市,如果政府沒帶頭做好教育,沒有推動實行,其實亦難於靠狗主的力量去做到。」她說,雖然今次未能為狗狗爭取到合法權利,但她仍希望有一天可以做到,宜管不宜禁,規管養狗,共建和諧社會。

極兇殘!華富邨社區貓被割頸死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7/04/25/%e6%a5%b5%e5%85%87%e6%ae%98%ef%bc%81%e8%8f%af%e5%af%8c%e9%82%a8%e7%a4%be%e5%8d%80%e8%b2%93%e8%a2%ab%e5%89%b2%e9%a0%b8%e6%ad%bb/


南區華富邨發生極兇殘的殺貓血案,一隻估計約五歲的社區貓被發現割頸慘死,那把刀還在身邊,而牠大腿亦有傷痕,懷疑曾被兇徒拖行,由於現場沒有血跡,懷疑非兇案現場。義工及街坊已經報警,警員已到場調查並檢走兇器,案件交西區警署CID第3隊。動保專員已立即聯絡了西區警民關係科,要求警方為兇器掃指模,盡快鎖定疑兇。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及許智峯發出聯合聲明,譴責殺貓的狂徒可恥,喪盡天良,已去信促警方跟進,及要求成立動物警察。鄺俊宇表示,對事件感到非常心痛及憤怒,「小動物無法發聲,香港亦有許多社區動物。現在香港不但沒有動物保護法,去保障他們。現在卻經常發生虐待動物的狂徒,作為文明的城市,我們必須保護動物!亦要嚴懲這些喪盡天良的人!」許智峯則指,經常接到動物受虐求助個案,警方十單有九單都不了了之,希望政府及相關部門也改變他們對待動物的態度。

華富邨一帶過去發生過多起虐貓、殺貓事件,有義工曾目擊有人嘗試偷貓,懷疑運往內地食用。今早有街坊在華富邨後山,發現一隻貓卡在欄杆,近看發現牠被割頸慘死。「毛孩關愛組」facebook專頁上載了相片及事件經過,稱期望警方早日逮捕行兇者。

義工邱小姐對本報記者表示,她已餵了這貓約四年,估計小貓五至六歲,是一隻比較怕人的貓,今早才收到牠被殺的消息。她稱,昨晚凌晨有街坊說聽到有貓大聲叫了很久,估計案發時間也在凌晨發生。

她又指,華富邨一帶有很多虐貓事件,而現場附近在一年幾前也曾發生有隻貓被人故意用坑渠蓋夾住尾巴,幸獲街坊救出。

她表示,希望警方嚴正處理,該處已成為虐貓黑點,懷疑有人故意虐貓,或捉貓作食用。

鐵剷打狗 地產代理認罪准保

《東方日報》,2017/4/27

地產男代理指稱已經受到失眠困擾,還要忍受對面村屋鄰居所養的十歲沙皮狗深宵吠叫,加上家中有初生嬰兒,他不堪狗吠滋擾下,凌晨三時揮鐵剷毆打該狗,導致牠頭臉瘀傷,狗主驚醒報警。涉案卅七歲被告黎浩文昨於屯門法院承認一項殘酷對待動物罪,裁判官訓斥他要反省「衝動為你同家人帶嚟咩好處」,批准他保釋至五月十一日,待索取感化及社會服務令報告始判刑。

被告被控在去年十月卅日於元朗大棠路禮修村,殘酷地毆打一隻十歲沙皮狗,導致牠受不必要痛苦。辯方求情指被告與妻育有一歲子及四歲女,事發時幼子剛出生不久,家庭開支大,加上他受失眠困擾,因此當晚難忍狗隻吠叫而衝動犯案。

官指不容虐畜事件

裁判官指,若被告持續受吠叫困擾,應與狗主交涉而非衝動打狗,訓斥他要好好反省;裁判官又指虐畜案,近年有增加趨勢,法庭不會容忍虐畜事件發生。案情指當時熟睡中的狗主,聽見不尋常狗吠聲,察看時發現被告正揮鐵剷毆打其愛犬,遂出手制止及報警。被告初時辯稱只曾罵狗「叫佢靜啲」,其後在警誡下再稱他走近狗時,險遭噬咬才自衞還擊。

案件編號:TMCC 1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