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9日星期二

13歲放養老狗捱車撞 毛國界義工表明不放棄醫治

Dec 19, 2017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7/12/19/13%E6%AD%B2%E6%94%BE%E9%A4%8A%E8%80%81%E7%8B%97%E6%8D%B1%E8%BB%8A%E6%92%9E%E3%80%80%E6%AF%9B%E5%9C%8B%E7%95%8C%E7%BE%A9%E5%B7%A5%E8%A1%A8%E6%98%8E%E4%B8%8D%E6%94%BE%E6%A3%84%E9%86%AB%E6%B2%BB/
一隻13歲的放養小狗「鹿鹿」被車撞倒,涉事者不顧而去,小狗奄奄一息,毛國界義工救起時循晶片找到他主人,但他主人拒付醫療費,馬上決定簽棄養書丟給義工去救。毛國界義工資金緊絀,難應付醫療費,但向獸醫講一定要救鹿鹿,表明只要小狗不放棄自己,他們也不會放棄牠。

毛國界義工今早在其專頁交代了鹿鹿情況,指昨晚有市民在沙頭角公路發現被撞傷的唐狗,義工到場時本準備打電話給善終,那知發現小狗尚有輕微呼吸,即帶牠到診所急救,並再送到PAVC動物醫院。

小狗右眼旁有明顯傷口,估計是被車撞倒後造成,牠亦有烏蠅蟲和心絲蟲,加上已13歲,即使付出高昂醫療費用,亦未必能救得回,但義工不願放棄這生命。

不過,替鹿鹿打了晶片,放養鹿鹿的主人,收到毛國界義工的電話,便在承擔醫療費和簽棄養書兩個選擇中,很快選擇了後者。

鹿鹿現時在加護病房,未來一天是關鍵時刻。醫生認為情況嚴重,隨時有生命危險,未來24小時是關鍵時刻。義工為了救小狗,暫時墊支了4萬多元醫療按金。義工在回應網民的留言時說:「放心,不論狗狗甚麼年紀,只要他不放棄自己,我們一班義工絕不會放棄他。」

2017年12月17日星期日

狗狗懂分笑聲哭聲 替人舔眼淚 其實也會感同身受?

2017-12-16 10:00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E5%AF%B5%E7%89%A9/141665/-%E5%8B%95%E7%89%A9%E6%B2%BB%E7%99%82-%E7%8B%97%E7%8B%97%E6%87%82%E5%88%86%E7%AC%91%E8%81%B2%E5%93%AD%E8%81%B2-%E6%9B%BF%E4%BA%BA%E8%88%94%E7%9C%BC%E6%B7%9A-%E5%85%B6%E5%AF%A6%E4%B9%9F%E6%9C%83%E6%84%9F%E5%90%8C%E8%BA%AB%E5%8F%97-
狗狗愛舔主人的臉,那絕對是一件很美滿的事,因為牠們正要告訴你「我很喜歡你」、「和你一起很開心」,意思就如同小孩子向大人撒嬌一樣!而當主人難過哭泣,狗狗也願意為主人舔走眼淚,因為牠們也很擅長安慰人類!
實驗證明狗狗能真正理解人類的傷感。(istock)

常言道「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因為牠們總能真正了解主人在想什麼,一同的分享喜悅、分擔憂傷。這並不是沒有根據!來自倫敦大學金匠學院的研究學者Deborah Custance和 Jennifer Mayer,為了進一步舉證狗狗了解人類情感的真確性,特意找來18隻不同年齡、品種的狗狗進行實驗。Jennifer Mayer先安排狗狗與主人、陌生人分別2分鐘的獨處,而在這2分鐘裹,主人和陌生人都需要表現出真正哭泣、嗚咽扮器和哼歌聲3種聲音,測驗狗狗對3種情感聲音的分別。
 狗狗安撫人類的行為,同樣會出現於陌生人身上。(istock)
 倫敦大學研究學者Deborah Custance利用18隻不同年歲、品種的狗狗進行實驗。(istock)

結果顯示,狗狗對於人類真正哭泣流流的反應最大,不但會主動走近並使用鼻子觸碰人類,還會舔走人類臉上的眼淚,以身體動作安慰人類。而當中的15隻狗狗,對於陌生人哭泣原來也會做出相同反應,實驗意味著狗狗不是出於對主人的自我需求而靠近,是真的願意給予陌生人安慰。

該實驗同時證明,狗狗對真正哭泣的人更願意有身體接觸,並不只是對嗚咽聲感到好奇,而是牠們能真正理解人類的傷感。狗狗的這個行為在科學上為「同理心安慰行為(empathic-like comfort-offering behavior)」。
 舔走眼淚,是狗狗安撫主人所表現的行徑。(istock)

狗狗除可感受到主人的情緒之外,原來還會進入與主人相同的情緒狀態。來自匈牙利羅蘭大學科學學院的Attila Andics教授找來11隻寵物狗和22名受試者一起聆聽200多種聲音,並且在磁力共振掃描器下接受觀測。研究團隊發現當人和狗聽到帶有情緒的人聲,像是哭聲和笑聲時,兩者大腦中靠近主要聽覺的區塊都會亮起;相對地,如聽到狗狗情緒的叫聲,在主人的大腦中也會找到相似的反應區。倫敦大學研究認知神經學Prof Sophie Scott教授談到這項研究時:「在靈長類動物身上找到和人類相似的反應,是相當常見的實驗結果,但在狗狗的大腦中找到相似結果卻是史無前例,有非常大的研究價值。」
狗狗的情緒也會受主人影響,一同喜悅、一同傷感。(istock)

曾吸毒酗酒 突茹素遷善 澳洲型男:動物助尋人生意義!

2017-12-16 15:54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E5%AF%B5%E7%89%A9/141674/-%E5%B0%88%E8%A8%AA-%E6%9B%BE%E5%90%B8%E6%AF%92%E9%85%97%E9%85%92-%E7%AA%81%E8%8C%B9%E7%B4%A0%E9%81%B7%E5%96%84-%E6%BE%B3%E6%B4%B2%E5%9E%8B%E7%94%B7-%E5%8B%95%E7%89%A9%E5%8A%A9%E5%B0%8B%E4%BA%BA%E7%94%9F%E6%84%8F%E7%BE%A9-
  • 「我是Joey Carbstrong,是一名純素者(Vegan)。」Joey介紹自己時說的第一句話。
  • 身穿黑色Tee恤,心口寫着一大個「Veganism」(純素主義),他是來自澳洲的動保型男,更是有名的純素Youtuber。現在,他最熱衷的是保護動物,然而在5年前,他曾是黑社會成員,吸毒、酗酒,更一度入獄。現在他救動物,但當日其實是動物救了他。
  • 這幾天他來到香港,最重要的任務仍是:幫動物!
當年受一位純素Youtuber啟發,種下善的種子。Joey Carbstrong改過自新後,也成為推動純素的Youtuber。(吳韻菁攝)

小時候挺身保護螞蟻
Joey這次來香港,是應幾位香港動保人士邀請,來與本地的動保行動者(Activist)分享推動純素主義的心得。接連幾天的活動,其中一天他在中文大學內舉行小講座,談到自己從誤入歧途變為純素者的經過。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然而當我們日漸長大,有時會忘卻這顆心。在網絡上不時有短片見到小孩子因不忍吃碟上的動物而大哭,但身旁的大人通常無動於衷,或是嘲笑小孩子愛動物的行為。Joey也有類似的經歷,他小時候曾為一隻螞蟻發聲。「記得當時我5歲,那年的聖誕節我和哥哥見到一隻螞蟻,他想一腳踩扁。我問他為什麼,他說也不知為什麼,可能是聖誕節所以想踩扁螞蟻,我說聖誕節不如放過牠,哥哥同意了。」這正正是一個「見其生不忍見其死」的例子。
「小貓、小狗、小豬、小牛也一樣,牠們不想被吃,不想被殺。」Joey道。(受訪者提供)

誤入歧途  環境塑造人
為什麼在我們長大後,這顆心會丟失?「環境塑造人(environment shapes you)。」Joey道。很多人在青少年時期容易感到迷失,若遇到暴力環境、不良朋輩等,便很容易誤入歧途,Joey就是過來人。「當時我找不到生存的目的,不知道生命的意義在哪。於是開始吸毒酗酒,又與黑社會為伍。」

「大約5年前我撞車,警察在我身上搜出毒品,將我拘捕。」他初時需在家中軟禁18個月等候判刑,期間他繼續飲酒吸毒。「酗酒令我的變得愈來愈胖,最重時曾經重150公斤,更試過自殺。

在家無所事事,於是他上網尋找減肥的方法。「我找到一位Youtuber的頻道,他是位純素者。這位Youtuber解釋肉類和蛋奶製品如何令身體負荷加重,加上動物被困養的環境極為惡劣,牠們被宰殺前的一刻十分強烈恐懼,會分泌腎上腺素,我們把這些都吃進肚子內,情緒也會受影響。」Joey沒有即時成為素食者,但他覺得說話很有道理並記在心上。
 
小狗Snooki在Joey生命最重要時刻出現,可算是拯救了他的人生。(受訪者提供)

入獄覺醒 幸得母親和小狗支持
入獄的那段日子,因為沒有酒精和毒品,每天要做運動,我整個人以及腦袋反而清醒了。看見其他囚友耗了5年甚至10年時間,令我堅決不想再坐監,我不要再做黑社會。」軟禁其間,小狗Snooki來到他生命當中。在他他入獄時,母親告訴他Snooki每天在家中窗邊等待,很想知道Joey何時回來。

愛能令人改變,Joey假釋後,仍不時到警署報到和驗尿,若重犯便需入獄,令他決心戒毒。他發現純素種子原來已經種在他的心裏,再想到其他動物就如他養的小狗一樣有情感,不想成為盤中飧,他想關心動物、關心其他人,為了將心中所想付諸實行,Joey立下決心:「一夜之間我便成為素純者。」他還開設FB專頁Youtube頻道,利用網絡將純素主義推廣得更遠。

入獄的那段日子,因為沒有酒精和毒品,每天要做運動,我整個人以及腦袋反而清醒了。看見其他囚友耗了5年甚至10年時間,令我堅決不想再坐監,我不要再做黑社會。
Joey Carbstrong (純素主義行動者)
Joey的耳背後有一個「Vegan」的紋身,這是對動物的一個終身承諾。(受訪者提供)小狗Snooki在Joey生命最重要時刻出現,可算是拯救了他的人生。(受訪者提供)有人問及人和動物的性行為,是否違反純素主義的原則。Joey建議大家先成為「food vegan」,即從飲食上減去對動物的傷害,再思考其他難題。(吳韻菁攝)講座後有非素食者向Joey請教,雖然問題難答,但Joey仍然盡力解答。(吳韻菁攝)
  • 何謂純素主莪?
  • 純素主義(Veganism)是一種哲學、一種生活方式,旨在盡可能排除對動物採取任何形式和目的的剝削虐待,並不只限於飲食。例如拒絕消費經動物實驗的製品,以及謝絕一切動物表演。
街頭運動被指罵  竟能擁抱言和
「純素主義的價值觀主張是堅實的,並不怕被挑戰。」Joey道。雖說不怕被挑戰,但卻令其他人感到被挑戰。Joey曾在各地進行Earthlings Experience,不少途人行過會感到憤怒,覺得純素者在責難自己。

你要先感謝對方跟你對話,也要欣賞對方是一位善良的人。有時我會分享我過往也吃肉和所做的錯事,讓對方覺得我並非高高在上。」Joey分享他游說的「必殺技」,還提到前幾天在中環被一位香港女士指罵的經歷。

你要先感謝對方跟你對話,也要欣賞對方是一位善良的人。有時我會分享我過往所做的錯事,讓對方覺得我並非高高在上。
Joey Carbstrong

前幾天在中環進行Earthlings的錄影播放,有位60多歲的香港女士走來罵我,她說不認同我說的話和討厭我,她說感到很憤怒。我跟她說,她能意識到自己憤怒是好事,這才能處理這些負面的情緒。我再說『我知道你也是個善良的人,你並不是壞人。我們意見立場可以不同,但總能夠好好討論。』這位女士聽後沒有再生氣了,還說喜歡我,最後跟我擁抱道別。」Joey笑道,他還教路:「最重要說感謝對方,確保每一次對話都是以良好的氣氛下結束。記得『對話』是雙向的,你一定要讓對方也有機會表達意見。

Joey冷靜應對提問,是因為不少問題已被人質問過百次,他讓負面情緒流過,但有時見到動物的慘況,仍不禁落淚。「當我們會感到憤怒時,可能是未思考到對方所問的答案。平靜地推動純素是可以,但也不能因此放棄呈現動物的真實處境,畢竟牠們分秒都如此淒慘。」

2017年12月16日星期六

獅子山狗狗餓到食泥沙 NPV呼籲巿民捐狗糧:剛過期也不介意!

2017-12-15 19:00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寵物/141626/%E7%8D%85%E5%AD%90%E5%B1%B1%E7%8B%97%E7%8B%97%E9%A4%93%E5%88%B0%E9%A3%9F%E6%B3%A5%E6%B2%99-NPV%E5%91%BC%E7%B1%B2%E5%B7%BF%E6%B0%91%E6%8D%90%E7%8B%97%E7%B3%A7-%E5%89%9B%E9%81%8E%E6%9C%9F%E4%B9%9F%E4%B8%8D%E4%BB%8B%E6%84%8F-
本周日氣溫將低急降至12度,當大家都想着買什麼食材打邊爐開大餐時,原來在獅子山上的流浪狗,卻因為入冬後食物不夠,而餓得只能吃沙石。

一直有關注獅子山狗狗的動保機構「非牟利獸醫協會」(NPV)呼籲大家能捐糧,多多益善少少無拘,希望牠們能有一個溫暖的冬天。
Zoie指義工通常會扛乾糧上山餵飼成犬,而為了令狗BB能較易吸收營養,他們會在乾糧中混一點濕糧。(NPV提供)

義工每星期扛狗糧上山兩次
黃大仙慈雲山一帶獅子山上的流浪狗問題一直十分嚴重,數百隻狗在惡劣的環境下生存,山上的狗狗百病纏身,牛痺熱、嚴重貧血、惡性腫瘤、心思蟲等。NPV自09年開始組織義工成立「獅子山行動組」計劃,義工每月上山兩次為狗隻提供乾糧,防止牠們進入社區覓食外,以減少狗狗對民居的滋擾及因投訴而被捉走的機會。09年至今,獅子山行動組的義工,已為數百隻狗狗進行絕育,以控制狗隻數目。(NPV提供)這個星期日氣溫急降,希望大家可以為狗狗伸出援手。(NPV提供)「沙沙豬」曾是獅子山上數百隻這流浪狗之一,當時也曾餓至飢不擇食而吃泥沙。(NPV提供) NPV成立「獅山流浪狗糧食基金」 及 「獅山流浪狗醫療基金」。為後山上所有流浪狗提供糧食。(NPV提供)
探熱針全是泥沙
然而今年冬天,山上的食物不足,加上狗糧捐贈減少,不夠狗狗食用,NPV公共關係經理鄭錦珊(Zoie)指,狗狗餓得要吃沙石。「義工定期到山上照顧500隻流浪狗,有一次為一隻狗BB探熱(按:肛探),當抽出探熱針時,整支探熱針滿佈泥沙,我們便知道牠們吃下泥沙來充飢。」Zoie續指希望市民能捐糧幫幫這班狗。「任何牌子,即使是剛過了最佳食用日期(Best Before Date)、包裝有破損也沒有問題,總好過牠們什麼也沒有得吃。」可見情況十分危急。Zoie指義工通常會扛乾糧上山餵飼成犬,而為了令狗BB能較易吸收營養,他們會在乾糧中混一點濕糧。

如市民有意捐贈狗糧,可參考以下資料:
小量捐贈可直接送到以下地址:太子基隆街22-24、29、77或79號
如大量或長期捐贈,可致電2391 5911與NPV聯絡。
到NPV網站查詢有關捐贈細節

2017年12月15日星期五

不該干擾野生動物的假說 / 謝曉陽

週五 2017-12-15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3922a
熟悉我的朋友,大概都知道,這三、四年,在動物權益的路上,我主要為野豬在奔忙。數年下來,有些小成績,當中擺得上桌的,莫過於漁護署接受了動物團體建議,投入資源,開始試行野豬避孕計劃。這不僅在香港是難以想像的,放在全球,也是頭一次。然而,正當部分保護野豬人士視之作「成功爭取」時,卻引來一些疑問,甚或批評,這讓我重新思考,到底,替野豬避孕或絕育,是動物權益走前一大步嗎?

人類很奇怪,總愛將東西按照自己的價值去分類,動物尤其是。譬如,有些專家將動物分成四大類,如同伴動物,像貓狗;食用動物,像豬牛;實驗動物,像白老鼠和兔子,還有野生動物,像野豬和猴子。因此,一些極力爭取替同伴動物絕育的保護動物人士,他們會同時反對替野豬避孕或絕育,他們認為,野豬是野生動物,應該生存在野外,不受人類任何干擾,包括不應該干擾牠們傳宗接代的能力,天生天養。是的,我本來也是這樣想,然而,天生天養,跟自生自滅,還是有點不一樣,尤其在動保的角度。

以上這些分類,總是以人的價值去觀看動物,說得更透些,是人類在審視動物的可利用價值時所作出的分類,因此,與其說主張不干擾野生動物,倒不如說,野生動物可利用的價值相對低,就讓牠們天生天養吧!數年前,美國愛護動物協會與已倒閉的玲玲馬戲團有一宗官司,官司有關馬戲團被指控非法管有及要求作為野生動物的亞洲象進行雜耍表演。控辯雙方唇槍舌劍之際,馬戲團律師提出,亞洲象如果生在野外,固然是野生動物,但在馬戲團的亞洲象,已是圈養動物(Captive animal),所以不屬野生動物保護條例保護。這種說法,看以荒謬,但法官卻是接納了辯方這個說法。最終,大象並沒有在這宗官司中獲得自由。

這個故事,只是想說明,所謂的「不該干擾野生動物」,只是一種假說、虛念。若說在非洲大陸某渺無人煙的沙漠,或是在阿馬遜叢林深處的沼澤,這些地方,人類如果連掉一張紙巾都非常困難的話,那麼,那裡的動物,確是不該被干擾。然而,香港的野豬不是活在沙漠,也不是生在叢林,牠們就長在城市的邊緣,而且居住地不斷被人類入侵,開路蓋房子,如果說干擾,牠們的生活早就被干擾了。既然如此,再以「不該干擾野生動物」的概念套在野豬身上,然後反對替牠們避孕或絕育,那是不切實際,也無助動物權益。

固守定義,漠視現實,絕非動物之福。因此,按今天香港的城市發展趨向,透過避孕或絕育方法,以減少野豬數目,是攤在眼前最可行方案。然而,若要獲得更多支持,政府起碼要馬上取締目前合法槍殺野豬的民間狩獵隊,並加強加教育,使更多人認為到尊重動物生命之重要性。

收筆之際,媒體傳來好消息。原來,從今年年頭開始,漁護署已經沒有派出民間野豬狩獵隊,即動物團體一直反對血腥槍殺野豬行為,終於看到點點的光明。儘管,這不意味著這支每年槍殺數十頭野豬的狩獵隊從此解散,它甚至有死灰復燃的可能性,但這起碼傳出一個訊息:狩獵隊並沒有必要存在的價值,沿著這個方向, 可以走出一條人豬共融的路,這條路上,分類變得輕描淡寫,尊重生命,才是看到有光的未來。

**原文已刊於《新生代》十一月號

抵讚!小狗誤闖屯門公路 警車沿途護航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7/12/14/%E6%8A%B5%E8%AE%9A%EF%BC%81%E5%B0%8F%E7%8B%97%E8%AA%A4%E9%97%96%E5%B1%AF%E9%96%80%E5%85%AC%E8%B7%AF%E3%80%80%E8%AD%A6%E8%BB%8A%E6%B2%BF%E9%80%94%E8%AD%B7%E8%88%AA/
香港突發事故報料區facebook群組圖片

【動物專訊】今日下午有一隻小狗誤闖屯門公路,在馬路中間行走,有網民在「香港突發事故報料區」facebook群組上載影片,拍攝到一輛警車及一架警察電單車,一個在旁、一個在後慢駛,為小狗護航,並嘗試引牠到路邊,避免牠被車輛撞倒。很多網民都留言讚賞警察做得好,不過也有網民認為警員應嘗試先將牠抱離公路。

該影片約3分半鐘,顯示一隻小狗在屯門公路往藍地方向馬路中心步行,一輛警車在牠的右邊,另有一架警察電單車在牠身後尾隨,保護牠前行,唯小狗似乎絲毫不當一回事,繼續走在馬路中間,沒有理會身旁的警車。後來有警員下車嘗試捉小狗,小狗即急步跑開。

餓死10狗 六旬翁被控虐畜

《蘋果日報》,2017/12/14

元朗大棠路南坑村今年6月30日發生懷疑虐畜事件,一名六旬漢涉嫌將18隻狗及1隻貓遺棄在村屋內。有鄰居發現六旬漢連日沒放狗,老翁亦失去蹤影,報警破門後發現屋內傳出惡臭,其中10隻狗慘被餓死,部份更已腐爛;餘下8隻狗及1隻貓幸運獲救,但瘦骨嶙峋,奄奄一息。六旬漢被控虐畜及無牌畜養狗隻共9項罪名。

現入住東區醫院、已退休的被告陳勝昌(68歲,圖)暫時毋須答辯,裁判官明言控罪嚴重,一旦罪成須判監,籲被告在審訊押後期間與律師商討。案件押後至下月17日答辯,被告准以原有條件保釋。據了解,被告是涉案村屋的租客。

案件編號:TMCC322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