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0日星期三

【將軍澳棄狗】狠心主人疑將秋田誤認柴犬養 兩者體型最易分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寵物/296676/將軍澳棄狗-狠心主人疑將秋田誤認柴犬養-兩者體型最易分
日前(2月16日)有狗主於將軍澳海傍遺棄年僅三個月的秋田犬,有網友懷疑狗主誤把秋田犬當作柴犬,最後因體型過大而遺棄,到底兩種犬隻有什麼分別呢?最易分辨就在於體型差距。

不過無論是秋田犬抑或是柴犬,牠們都是生命,養之前請先了解自己能力,切勿做出棄養等不負責任的行為。
柴犬(左)屬小型犬,身型比秋田犬(右)嬌小得多!
柴犬(左)屬小型犬,身型比秋田犬(右)嬌小得多!

柴犬和秋田犬同屬日本犬,為日本國家天然紀念物之一。由於兩者樣貌相似,所以經常會有人把牠們搞亂。日前,將軍澳有狗主懷疑誤購體型較大的秋田犬,最後將之遺棄。不過,柴犬和秋田犬身上多個特徵都有著明顯的差異,只要細心觀察,就能分辨出來。
柴犬(左)屬小型犬,成犬身長約40厘米,秋田犬(右)屬大型犬,成犬身長約65厘米。
體型分別最大
柴犬和秋田犬最大分別在於其體型。柴犬屬於小型犬,成犬身長平均40厘米,體重平均10公斤。近年流行的「豆柴」,身型比正常柴犬更嬌小。

秋田犬屬於大型犬,成犬身長平均65厘米,體重平均45公斤,秋田犬更有日系、美系之分,美系秋田犬的體型略大於日系。只要把柴犬和秋田犬放在一起,就能看到明顯的差別。
柴犬(左)耳朵、嘴巴比較尖,秋田犬(右)的臉型比較圓潤。
柴犬(左)耳朵、嘴巴比較尖,秋田犬(右)的臉型比較圓潤。

毛色和紋理
將軍澳被遺棄的小秋田,屬於赤色秋田犬,與常見的赤色柴犬毛色相同,很容易被寵主搞亂。柴犬和秋田犬的毛色相近,牠們同樣有赤色、黑色、白色、胡麻色。雖然兩者毛色相似,不過紋理各有不同。由於秋田犬屬獵犬,所以身上帶有獨特的虎紋,易於野外隱藏。這種虎紋是柴犬身上沒有的。

秋田犬生長於寒冷的地方,柴犬生長於溫暖的地方,故此秋田犬擁有較厚實的披毛抵禦寒冷。
柴犬(左)的耳朵直指向上,秋田犬(右)的耳朵微指向前。
柴犬(左)的耳朵直指向上,秋田犬(右)的耳朵微指向前。

面部輪廓特徵
柴犬和秋田犬都擁有三角立耳,不過秋田犬的五官會較柴犬集中,臉型亦較柴犬圓潤。柴犬耳朵、嘴巴的形狀較尖,而鼻子相對秋田犬為短。

將軍澳秋田犬疑被內地口音女遺棄 疑與體型過大有關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寵物/296337/將軍澳秋田犬疑被內地口音女遺棄-疑與體型過大有關
將軍澳懷疑有人棄狗!

近日有網友在Facebook群組表示,日前(2月16日)一名牽著年幼秋田犬的黑衣女子,在將軍澳寵物公園四處向路人詢問:「要唔要狗?」言談間更透露是狗狗身型過大,因此欲棄養,當黑衣女消失後,小秋田便被獨留於將軍澳海傍。大批網友斥責黑衣女子棄狗行為,有目擊者向《香港01》表示,該名女子操的是內地口音。據了解,被棄的小秋田,目前由暫托家庭照顧,健康情況良好。
秋田犬已獲暫託家庭照顧,目前健康平安。(受訪者提供)
秋田犬已獲暫託家庭照顧,目前健康平安。(受訪者提供)

有網友在Facebook群組「將軍澳」發文指,日前(16日)有位黑衣女子於將軍澳遺棄年幼秋田犬,事件引起不少網友關注。狗友阿Bo向記者表示,曾與該名黑衣女子接觸。她接受訪問時指,前天晚上(16日)放狗期間遇到一位身穿黑衣、黑褲、黑帽、黑口罩的年輕女生,帶著一隻年幼的秋田犬散步。她看起來像位新手狗主,於是阿Bo跟狗友上前搭訕聊天,豈料該名操內地口音的黑衣女子竟問:「有無人想養多隻狗?」

阿Bo指,黑衣女稱小秋田三個月大,剛買回來一星期。由於朋友遺棄,她代為暫託,但家人不允許飼養,故希望有人收養牠。狗友們曾力勸黑衣女子切勿棄狗。
有網友亦留言表示,當晚曾遇小狗。(Facebook圖片: 將軍澳)
有網友亦留言表示,當晚曾遇小狗。(Facebook圖片: 將軍澳)

至同日晚上11時許,有將軍澳居民指,該隻小秋田一直跟在路人身後,於是該名居民問在場狗主有沒有走失狗。阿Bo隨即認出牠就是小秋田,並留意到牠脖子上的黃色頸圈已除掉,相信小秋田已被遺棄。

阿Bo馬上聯絡狗義工,小秋田於當晚12時許已被暫託狗友接走,昨天(2月17日)已帶到寵物診所做身體檢查,發現身上並無晶片。經快速測試確定牠身體健康,稍後會再作詳細檢查。

阿Bo對於小秋田被遺棄感到心痛,「呢件事喺網上都幾大迴響。無諗過將軍澳咁城市化嘅地方都會有人棄狗,我覺得無論係香港人定內地人都要尊重生命。」
成年雄性秋田犬體長可達71cm。
成年雄性秋田犬體長可達71cm。

疑與秋田犬體型有關
有網友稱,曾與該位黑衣女子接觸,並引述黑衣女子曾以「冇諗到會咁大隻」為由棄養。阿Bo指,現時小秋田的體型已相當於一隻成年柴犬的體型。

據美國犬業俱樂部(American Kennel Club)資料指,秋田犬屬於大型犬,雄性成年秋田犬身長可達28英吋(約71厘米)。

2019年2月19日星期二

【誘捕器捉狗】「白白」料為狗媽 康復及絕育後接受領養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寵物/296673/誘捕器捉狗-白白-料為狗媽-康復及絕育後接受領養
漁護署前日(2月17日)因接獲流浪狗滋擾投訴,遂在黃大仙獅子山附近使用誘捕器捕捉一隻白色流浪狗。一名狗義工目擊事發經過,並將捕捉過程的相片分享至網上,當局隨即惹來大批網民批評。

事隔兩天,涉事的流浪狗「白白」已被送到拯救遺棄寵物中心(RCAP),目前健康狀況並無大礙,只有輕微皮外傷。從身體特徵觀察,職員相信牠剛誕下狗B。該組織又指,狗狗經獸醫檢查後,將開放予公眾領養,目前已有3名人士表示有意領養。

日前(17日),狗義工Erica如常於獅子山餵流浪狗時,目擊漁護署人員用罐頭誘捕一頭白色流浪狗。Erica稱,當時已立刻報警求助,指有人使用捕獸器,但警方回覆指涉事人員屬合法使用。從Erica當時拍下的照片可見,狗狗於掙扎時口部流血,左前肢亦疑似受傷。
「白白」在被捕捉期間疑似口部受傷。(資料圖片)
「白白」在被捕捉期間疑似口部受傷。(資料圖片)

事件在網上曝光後,漁護署做法隨即惹來大批網民猛烈抨擊。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及鄺俊宇亦有去信漁護署了解事件。毛孟靜在信中批評漁護署的捉狗方式極不人道,鄺俊宇則直斥用捕獸器捉狗方法過時。
漁護署做法隨即惹來大批網民猛烈抨擊,而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及鄺俊宇亦有去信漁護署了解事件。(資料圖片)
漁護署做法隨即惹來大批網民猛烈抨擊,而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及鄺俊宇亦有去信漁護署了解事件。(資料圖片)

「白白」被漁護署捉走後,有狗義工於昨日(18日)從漁護署土瓜灣狗房將牠贖回,並交由拯救遺棄寵物中心(RCAP)照顧。RCAP職員阿Sa指,「白白」約2歲大,相信為剛生產完不久的狗媽媽。
RCAP回應指他們會待確保「白白」身體健康及完成絕育後才會開放予公眾領養。(RCAP)
RCAP回應指他們會待確保「白白」身體健康及完成絕育後才會開放予公眾領養。(RCAP)

絕育後接受領養
阿Sa表示,由於「白白」之前情緒不穩,故仍未帶牠到診所檢查;但牠現時情緒已穩定不少,所以將在數天後為牠進行身體檢查:「『白白』無大礙,左前腳同口部都無大傷,只係擦損咗好少,依家已經好返。」RCAP暫時已收到3宗與「白白」相關的領養申請。阿Sa又指,他們會待確保「白白」身體康復及完成絕育後,正式開放予公眾領養。

【捕獸器捉狗事件】動保界聯署促漁護署交代派員捉狗準則 要求停用捕獸器

Feb 19, 2019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9/02/19/02193/
漁護署以捕獸器捉獅子山狗狗「白白」一事,引來動保界憤怒,多個動保組織及人士向漁護署署長梁肇輝發出聯署信,要求署方交代派員捉狗的準則,是否沒有查證投訴真偽、甚至連是哪隻狗被投訴都沒求證,便隨便派人去捉狗交差,以及要求署方承諾停止使用捕獸器捕捉動物。

十八區動保專員麥志豪對本報表示,漁護署這次捉狗行動十分粗疏,甚至可說是腐敗的官僚,「收到一個人的投訴,又不知投訴人的來源,又沒查證投訴是否成立,亦不知被投訴的是哪一隻狗,就派人捉狗息事寧人算數,隨便交差。」

他指,那狗狗在被捕捉過程中沒有吠也沒有反抗,即使真的有狗吠投訴,也應該不是這隻狗,而且那是在山上的狗,距離民居很遙遠。他要求漁護署檢討派員捉狗以應付投訴的機制,以及停止使用捕獸器捕捉動物。

多個動保組織和人士聯署去信漁護署署長梁肇輝,信中提出四大問題要求漁護署解答。第一問是署方以什麼準則派員捉狗,有否在事前查核投訴內容的真偽及來源,「以是次事件為例,有市民投訴受到流浪狗隻滋擾,但涉事狗隻身處山邊,和民居有一定距離,究竟如何造成滋擾?或所構成的滋擾有多嚴重?」

第二是捉狗隊如何在投訴者不在場情況下確認所捉狗隻是被投訴的狗隻,還是隨便捉一隻狗作交代。

第三是要求漁護署交代捕捉狗隻的方法和指引,如何確保以人道方式進行。

第四是署方在行動前是否有諮詢當區區議員,以及有否計劃逐步減少並取締不文明的撲殺行動,停用任何形式的捕獸器,而轉為大力推行「捕捉、絕育、放回」作為控制流浪動物的方案。

聯署信組織及人士包括十八區動保專員、NPV 非牟利獸醫、香港摺耳貓病友會、公民黨動物權益關注組、香港野豬豬關注組、豚聚一家、動物公民、動物地球、環保觸覺、立法會議員毛孟靜、鄺俊宇、譚文豪、朱凱迪、陳志全及范國威。

毛孟靜、鄺俊宇去信追究漁護署捕獸器捉狗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9/02/18/02182-2/
漁護署職員昨日在獅子山以捕獸器捉狗,令狗狗白白掙扎時口部受傷,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及鄺俊宇均去信漁護署跟進,表達對使用捕獸器捉狗的不滿,指這做法過時及不人道。

毛孟靜在信中指公眾批評漁護署的捉狗方式極不人道,令動物承受不必要的痛苦,要求漁護署交代會否考慮停用捕獸器,並要求署方羅列過去五年以不同捕捉方式捕獲動物的數字。

鄺俊宇在信中指漁護署使用捕獸器捉狗,對動物帶來痛苦與傷害,質疑這種方法捉狗是過時。

地盤三月底結束 狗狗阿女無家可歸 急尋暫托領養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9/02/18/02182/
狗狗「阿女」兩年多前來到一個建築地盤,遇到餵牠的哥哥姐姐,從此以地盤為家,但天下無不散之地盤,工程會在今年3月底結束,但工人都沒人能帶牠回家,想幫牠尋家的Priscilla自己也已養了11隻成年狗,實無力再養阿女,惟有上網幫牠尋找主人或暫托,希望在離開地盤前,能夠為牠找到幸福。如願意幫忙的讀者,請pm Priscilla的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hotwing.priscilla )。

阿女從山頭來到地盤時,估計只得3至4個月大,可能是與狗媽媽走失了,當時地盤工人和工程人員見到狗狗來到都有餵牠,牠便當地盤是牠的家。

在地盤工作的Priscilla形容,阿女是一隻較慢熱的狗,不過相熟了後非常忠心,會跟住經常餵牠的人,亦愛和熟人玩耍,見到地盤車來到工地便會追出來迎接。

只是狗狗可能不知道,地盤總是有期限的,工程完結,牠所親近的人都會離開地盤,大家也有家可歸,可憐阿女其實沒有家,當3月底地盤完工,阿女的這個「家」便會幻滅。

Priscilla本身也是愛動物的人,平時也有幫狗暫托及尋找領養,只是家中已養了11隻老狗和成年狗,沒辦法再收留阿女,她一直問其他工友是否可以帶阿女回家,但他們都說沒辦法,她不想狗狗要再流浪山頭,希望可以盡快找到暫托者或領養者,讓阿女可以過安穩幸福的日子。


 
 
 

漁護署認以誘捕器捉狗 聲稱狗狗沒受傷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9/02/18/02181/
漁護署職員昨日在獅子山以捕獸器粗暴捉狗,狗狗在掙扎時口部流血。漁護署回覆本報時承認以「誘捕器」捉狗,但指狗狗「沒有受傷」,又稱該署從未使用過捕獸器捕捉狗狗。不過,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在2017年回覆立法會議員質詢時,曾提到漁護署在五年間平均每年以捕獸器捕獲約2270隻流浪動物,當中包括1540隻流浪狗,與漁護署指「從未使用捕獸器」的說法不符。

事緣有義工昨日在獅子山餵狗時發現漁護署職員以罐頭利誘一隻狗狗入捕獸器中,再以狗索將牠捉走,狗狗口中有血流出,懷疑因掙扎咬傷舌頭。

漁護署回覆本報查詢時表示,因接獲流浪狗滋擾投訴,昨日下午3時左右在黃大仙獅子山附近使用誘捕器捕獲一隻流浪狗隻,並指該狗隻現時情況良好,並沒有受傷,已被送往該署轄下的動物管理中心。

漁護署又指誘捕器一般不會對狗隻的身體造成傷害,並說過去從未使用捕獸器捕捉狗隻。

對於漁護署指從未用「捕獸器」捉狗,本報翻查資料,2017年2月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回覆立法會議員陳克勤的書面質詢時,曾明確提到漁護署在2013年至2017年間平均每年以捕獸器捕獲約2270隻流浪動物,包括1540隻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