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5日星期一

【結廬在人境】野豬沒有名字 / 張婉雯

2019-03-22 10:05
原文連結在此 : http://www.orangenews.hk/culture/system/2019/03/21/010112658.shtml

第一次見野豬,在去年。我與小兒同遊香港仔水塘,見一大叔倚欄等待;然後,他把手上的背心膠袋扔出去,野豬就忽然出現了,一大一小從斜坡底冒出,把頭鑽進膠袋裡,大嚼起來。看來是知根知底的老朋友,知道彼此的日程與距離;縱然我不太贊成人類過份介入野生動物的生活,卻也無法否定這種街坊之間的默契與情誼:那是君子之交多於理念先行,沒甚麼「拯救」或「幫助」的意識。

野豬成為社區一員,是城市化之後的事。在還有農業的年代,野豬是不速之客,專吃農作物。據母親說,外婆小時候,常在半夜往山上田地站崗,睏了就找個山洞小睡一會,野豬來了就敲響鍋底嚇走牠們。那時外婆才十歲,小女孩在漆黑不能視物的山頭,往往怕得流淚;幸而看田的也不只她一個,家家戶戶都派員駐守,有甚麼事尚能互相照應。其時野豬與農民雖貎似對立,卻很少短兵相接;各為其主,搵食艱難,野豬和農民未必想到這一層,只是也沒甚麼深仇大恨。有朋友曾當業餘農夫,最怕快收成時野豬來「割禾青」;提起野豬她便恨得牙癢癢,但也沒想過要牠們償命。
【結廬在人境】野豬沒有名字
圖:Pixabay
當然,鬧得厲害時,也會有人找來狩獵隊。狩獵隊由民間組成,荷槍實彈,六七年前尚每年槍殺四十多隻野豬。我不懷疑隊員「為民除害」的初衷,但從他們笑著與野豬屍體合照的照片看來,只怕也有英雄主義作祟的成份。隊長曾表示,與其大舉圍捕,嚇到野豬周圍走,倒不如一槍爆頭,死得痛快。我看過警方與漁護署捉豬的片段,一隻嚇壞了的大豬在人群中橫衝直撞,衝不出四面人牆,捕捉者無從入手,圍觀的花生照食,對比十分強烈,也令人看著不忍。野豬其實膽小,與身軀不成正比。第二次見野豬,在西貢黃石;入夜,紥營者紛紛起爐開餐,野豬遂群起出動,先推倒垃圾桶,然後試探著,走到營地之中。其中一隻,窺準時機,把我們的一盒雞蛋叼去,可惜蛋丟在地上都破裂了。豬再來,小眼睛盯著我們;營友中的男士把腳一頓,牠便逃得無影無踪。山友們各自把食物收好,沒有人反擊。半夜,傳來垃圾桶翻倒的聲音,我心裡有點慌,雖然理性上知道牠們缺乏擾人的膽量。我承認我是城市人,山野於我,不過是娛樂場所,本質上或許與卡拉OK、文青咖啡店沒甚麼分別。過了一會,野豬們大概無甚收獲,撤退了,四野回復寧靜。牠們可能在想:這些人啊,踩進地盤也不交租金,可謂不識禮數,白白受了九年免費教育。

如果外婆仍在生,見到有人像大叔那樣餵飼野豬,想必覺得不可思議。如果她見到人把農地變賣,種上水泥,鋼筋,磚頭等不能吃的東西,更會大吃一驚。又如果她知道我巴巴的搭車搭船,為的就是在荒山野嶺過一晚,大概會說:「我十歲時不就是如此過夜嗎﹖真搞不懂你們在作甚麼。」

張婉雯,寫小說的人。

泰小狗來港枉死 市民遊行促政府道歉 要求廢除撲殺政策

2019年3月24日18:01
原文連結在此 : /%E6%B3%B0%E5%B0%8F%E7%8B%97%E4%BE%86%E6%B8%AF%E6%9E%89%E6%AD%BB%E3%80%80%E5%B8%82%E6%B0%91%E9%81%8A%E8%A1%8C%E4%BF%83%E6%94%BF%E5%BA%9C%E9%81%93%E6%AD%89%E3%80%80%E8%A6%81%E6%B1%82%E5%BB%A2%E9%99%A4%E6%92%B2%E6%AE%BA%E6%94%BF%E7%AD%96
漁護署極速人道毀滅誤入港境的泰國小狗,受到猛烈批評。今日數百名市民參與遊行,要求政府就撲殺泰國小狗道歉,並促請當局立即廢除現行的撲殺政策,以絕育取代撲殺。

示威者今日在銅鑼灣東角道出發,並遊行至中環遮打花園,不少人帶同寵物一同上街。他們拉起「愛動物 零虐畜」、「成立動保法 停止虐殺動物」等橫額,並高喊「政府殺泰小狗可恥」、「漁護署可恥」等口號,為被殺的泰國狗狗申冤。

遊行人士之後在遮打花園集會,大會表示遊行的訴求包括要求政府就撲殺泰國小狗道歉,承諾同類事件不再發生,並立即廢除撲殺政策,全面以絕育取代撲殺。大會又警告若政府沒有回應,下月將會再次發起遊行抗議。

一隻在泰國港口誤登香港貨櫃船而入境的狗隻,被漁護署接走不足 24 小時後被人道毀滅。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日前解釋,外來動物有機會帶來公眾健康風險,對於不明來歷的狗隻,漁護署有責任處理,尤其是狗隻來自有狂犬病發生的國家。她指該狗隻經漁護署獸醫詳細檢查後,未能發現任何晶片,也沒有衞生證明,所以署方根據既定程序或守則,對狗隻作「人道處理」,保障公共衛生風險。

千人遊行為泰國小狗申冤 促成立動保法

週日 2019-03-24
原文連結在此 :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63098
泰國小狗Heaven誤上貨櫃船,到港後被漁護署人道毀滅,引起公眾不滿。動物義工組織「愛動物 零虐畜」今午(3月24日)發起遊行,要求政府就泰小狗事件公開道歉,並反對政府撥款濫殺動物,同時爭取成立動物保護法。主辦組織估計約有一千人參與遊行,遊行隊伍於銅鑼灣東角道出發,約下午4時抵達中環遮打花園舉行集會。多個動保團體皆有參與遊行,包括西貢十四鄉牛關注組及街角浪浪。

發言人:泰小狗事件只是冰山一角
「愛動物 零虐畜」組織發言人Patrick表示,要求政府立即向泰小狗狗主道歉,並承諾不再發生類似事件。他稱事件「只係冰山一角,每年都有好多動物不明不白被殺死」,又譴責立法會在建制派主導下,每年撥款超過2,000萬予漁護署捕捉及撲殺動物。他引述漁護署數據,指署方每年捕殺約3,000隻動物,形容是「數量驚人,令人痛心」。組織爭取成立動保法,並促漁護署參考外國法例,以絕育代替撲殺動物。
IMG_4345
遊行人士:政府不思進取
遊行隊伍沿途高呼「為泰小狗申怨,漁護署作出交代」、「尊重生命,成立動保法」等口號。遊行人士黃小姐直斥政府撲殺動物的政策是「不思進取」,「其實動保法呢個訴求已經好耐,(政府現時動物政策)喺文明社會完全係不思進取」,又指漁護署「濫殺生命,權力過大」。

帶同狗隻參與遊行的吳太則對泰小狗被殺事件表示痛心,「漁護署問自己良心,係咪真係咁緊急要去殺狗?揸支針嘅時候有無諗過呢個決定係咪啱?」她指漁護署只是以官僚制度作殺狗籍口。家中有寄養動物的李小姐則希望成立動保法,「如果有法例,啲人起碼會驚,唔會咁輕易養動物同遺棄佢哋。」
吳太
遊行人士吳太
發公開信籲立法會議員否決漁護署撥款
Patrick指,如政府對遊行訴求沒有給予滿意答覆,組織將於4月再次舉辦遊行抗議,爭取大眾關注。接下來組織將會向全體立法會議員發公開信,呼籲議員否決財政預算案中撥款予漁護署的議案。組織亦在Facebook發起聯署,呼籲公眾支持「成立動物保護法」及「停止撲殺動物」。Patrick指截至今天已有約5,000人參與聯署,將於通過財政預算案前交予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

香港現時主要動物法例是《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條例以1911年英國動物保護法為藍本。Patrick指該條例視動物為私人財產,而不當作生命看待,唯有成立動保法才能真正以保障動物為出發點。現時多個國家已更新動物保護條例,台灣就於2017年頒布「流浪動物零安樂死」政策,下令全台灣公立動物收容所禁止撲殺犬貓。多個國家如美國、印度、斯里蘭卡亦已實施「捕捉、絕育、放回」政策。

組織發起反撲殺動物遊行 市民批政府制度僵化、未審先判


原文連結在此 :  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309911/組織發起反撲殺動物遊行-市民批政府制度僵化-未審先判
早前一隻在泰國走失的狗隻,誤隨貨櫃船來港,漁護署以狗隻無健康證明或醫療紀錄為由,不足24小時就以《狂犬病條例》將其人道毀滅,事件引起關注。有組織今(24日)發起集會遊行,反對政府每年撲殺數千動物。有出席人士批評政府制度僵化,是未審先判。
 團體在網上與街頭同步發起聯署,截至下午四時已收到逾5000個聯署。(張浩維攝)
團體在網上與街頭同步發起聯署,截至下午四時已收到逾5000個聯署。(張浩維攝)

遊行在下午約2時45分開始,參加者沿途高呼「流浪動物 有人投訴 即判死刑、尊重生命 成立動保法」等口號。有不少市民帶同狗隻參與遊行。

年約50歲的周小姐帶同自己的狗參加遊行。她表示,看到泰國小狗被人道毀滅的報道後,感到十分心痛,「殺不能解決問題,絕育才能根治,你殺得幾多?」她認為,政府可以其他方式,如教育市民,取代人道毀滅,「(人與動物)可以共存,你有生存機會,動物也有」,批評政府做得不好,市民難以視之為榜樣。

她又呼籲養有寵物的主人不要貪一時興起,看到寵物可愛便買回來,當牠有病有痛時又把牠遺棄,「前線幾多義工都沒用」。
(張浩維攝)
(張浩維攝)
(張浩維攝)
(張浩維攝)
(張浩維攝)
(張浩維攝)
周小姐表示,看到泰國小狗被人道毀滅的報導後,感到十分心痛。(楊凱力攝)
周小姐表示,看到泰國小狗被人道毀滅的報導後,感到十分心痛。(楊凱力攝)
今年23歲的梁小姐批評漁護署處理事件手法差。(楊凱力攝)
今年23歲的梁小姐批評漁護署處理事件手法差。(楊凱力攝)

帶同狗隻遊行的阿雯直斥政府制度僵化,與時代脫軌,認為政府未審先判,希望同類事件不要再發生。她表示,自己也有養狗,大家都是生命,對於政府擬撲殺野豬,指「生在香港都很痛苦」。

今年23歲的梁小姐批評漁護署處理事件手法差,「這麼快就把狗隻殺了,只是幾個小時的事,很有問題,還要有主人」,家中養有兩隻狗的她表示很憤怒和傷心,「本身個主人以為找得到,很期待,但收到的消息卻是狗狗已死去」,她認為漁護署應出來交代,政府應加重虐待動物的刑罰。
不少市民帶同狗隻參加遊行。(張浩維攝)
不少市民帶同狗隻參加遊行。(張浩維攝)
發言人張先生表示,有近千人參加遊行,並在網上與街頭同步發起聯署。(楊凱力攝)
發言人張先生表示,有近千人參加遊行,並在網上與街頭同步發起聯署。(楊凱力攝)

發起遊行的組織的發言人張先生表示,今次有近千人參加遊行,並在網上與街頭同步發起聯署,截至下午4時已收到逾5000個聯署。

他指,是次遊行要求政府就泰國小狗事件公開道歉,並承諾同類事件不會再發生。他又表示,現時很多國家都以絕育代替撲殺方法處理流浪動物,港府每年卻撥款逾2000萬元予漁護署捕捉及撲殺動物,批評政府「仍停留在古代」,要求政府成立動保法,改革漁護署,以絕育代替撲殺。若政府沒回應,他們將再次發起遊行。
遊行隊伍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集會。(張浩維攝)
遊行隊伍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集會。(張浩維攝)

香江惡鼠為患 皆因廢官懶散

《東方日報》,2019/3/23

查撐篤撐查篤撐,今時今日香港地「無能廢官懶懶散散,大膽惡鼠得得戚戚」,搞到黑白顛倒,主客易位,各位看官,又係時候擸齊鼠餌鼠夾鼠籠,招呼今日主角,食環署、地政總署同房署一班廢柴嘞!

話說牛頭角彩霞邨附近山坡近日被鼠群攻陷,幾百隻體形大過貓嘅老鼠,聯群結隊闖入民居及鄰近寺廟覓食,市民怨聲載道,正式係「神憎人怨」。本報記者去現場視察,唔使一分鐘亦唔使食物引誘,就有十幾隻喺地洞出出入入,十足十玩緊「扑傻瓜」一樣,真正演繹何謂「官倉老鼠大如斗,見人開倉亦不走」。最抵死嘅係,鼠群對住記者唔單止唔走,仲識得搔首弄姿擺甫士望鏡頭,唔到你唔服。

有地區人士反映,最近幾個月收到大批街坊投訴老鼠造成滋擾,估計因為之前颱風山竹襲港後,山上仍有塌樹未清理,變相為老鼠提供現成洞穴。搞到一鑊泡,各衙門卸膊唯恐不及,食環署求其叫屋邨物管公司放老鼠藥就當交差,又強調彩霞邨係已出售屋邨,有咩事問番業主立案法團,總之關人隱士四隻大字。至於地政總署,山竹走咗半年有多,成個香港仲係塌樹處處,署長合該提頭來見,點知官老爺借咗聾耳陳隻耳,連敷衍公眾都嫌費事,你話唔(聲火)就假。

當然喇,講到養鼠遺患,除咗食環同地政,房署一樣唔可以輕輕放過。舊年房署一共捉到八百一十隻老鼠,平均每條邨唔夠三十隻,同街坊用土法滅鼠效率差唔多,簡直吹脹。

鬼咩,家陣科技日新月異,外國一早用二氧化碳滅鼠,港產廢官依然獨沽一味老鼠藥,再加上鼠患指數有水分,搞到鼠竇遍地開花,中環鬧市、高鐵車站、郵輪碼頭……統統淪為老鼠樂園,蔓延之快,為禍之烈,絕對同假難民兵團有得揮!咪話唔提醒,香港呢排黑過墨斗,乜嘢衰嘢都有可能發生,連麻疹都有死灰復燃之勢,萬一再爆鼠傳人戊型肝炎,香港分分鐘玩完都似。

專家教路防鼠三招,其中之一係等老鼠食完老鼠藥,藥力發作後再將洞穴封起。計功夫茶話齋,街坊們不妨效法大禹治水「以疏代堵」嘅古訓,將老鼠藥放喺鄰近嘅食環、地政同房署辦公室,冤有頭債有主,鼠患皆由官禍起,市民唔上門燒佢哋老鼠咪算畀面囉!

呢個世界就係咁嘅嘞,老鼠橫行無忌,啲貓唔係懶到出汁,就肯定係病入膏肓。一場颱風將大樹連根拔起,鼠群無所遁形,正如香港一樣,表面海晏河清,實則烏煙瘴氣,一揭開塊地氈,底下原來滿布牛鬼蛇神、魑魅魍魎,所以話香江之敗,由官邪也,就係咁解。

高球棍打狗 男工判感化

《東方日報》,2019/3/23

凍肉運送男工報稱送貨時遭雜貨店唐狗「旺仔」追吠,他遂趁凌晨時分折返報復,揮高爾夫球棍向綁在店門外正熟睡的「旺仔」施襲,打至球棍斷成兩截才離開,「旺仔」受傷需留醫五天。

須接受寄宿戒毒療程

涉案男工其後被拘控,他早前承認一項虐畜罪,昨在西九龍法院被判感化十八個月。五十二歲被告狄正德自認罪後已被收押兩周,辯方昨替被告求情時指,被告已知錯;辯方又指被告有長期濫藥問題,已曾三度進入戒毒所,但均在戒毒所內認識及「群埋」不良人士,故認為戒毒所不適合他戒毒。裁判官早前斥被告犯案時「打到棍都斷」,曾考慮判監,但決定給予改過機會,判處感化令,期間下令被告須接受為期一年的寄宿戒毒療程。

案件編號:WKCC 389/2019

轟政府低估生態損害 7環團促撤大嶼填海

《東方日報》,2019/3/23

政府交代「明日大嶼」初步成本估算高達六千億元公帑,又聲稱中部水域生態敏感度較低後,七個環保及關注團體隨即作出反駁,並公布生態調查初步觀察,力證「明日大嶼」破壞海陸空生態。團體指鄰近填海選址的周公島,有不少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白腹海鵰的鳥巢,香港獨有的鮑氏雙足蜥及在中部水域錄得稀有的海筆,反映東大嶼水域極具生態價值。環保團體質疑一旦填海,勢必破壞海洋、陸地生物的棲息及繁殖地,促請政府撤回填海工程,優先發展棕地。

七個環保及關注團體,包括長春社、綠色和平、綠色力量、香港觀鳥會、香港海豚保育學會、守護大嶼聯盟及創建香港,分別前往位於東大嶼水域的周公島及鄰近水域海底進行生態調查,初步錄得該水域具有陸地與海洋的生態價值。

調查揭價值 獨有鮑氏雙足蜥

長春社公共事務經理吳希文表示,香港雙足蜥(又名鮑氏雙足蜥)是本港獨有的爬行動物,全球只在周公島、喜靈洲及石鼓洲發現,發展連帶的影響會對此本港特有品種造成無可補救的傷害,甚至令到牠面臨絕種的威脅。

他又指,早於二○一一至一二年時進行的策略性環評,指明九個地方填海會對環境影響較大,包括中部水域、喜靈洲及周公島一帶等,質疑政府為達致填海,無視中部水域的生態價值。

香港觀鳥會高級保育主任胡明川批評,政府未研究先立論,認為有關地點的生態敏感度低,是嚴重低估東大嶼水域的生態價值,並誤導市民,生態價值需要長時間觀察與調查,絕非一或兩次環境影響評估即能確立。她表示,現時香港有約三十隻白腹海鵰,牠們在繁殖期間對人類活動非常敏感,填海工程會干擾牠們繁殖。

斥提前立論 籲先保育後發展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委員麥希汶表示,中華白海豚數量近年大幅下降,雖然北大嶼水域填海工程獲批環境許可證,但二○一五年中華白海豚在該處水域絕迹,至二○一七年全港水域更僅剩下四十七條,為歷史新低,另外江豚數量亦響起警號,認為任何發展均應遵守「先保育後發展」及以預防性原則看待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