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8日星期三

利字擺中間,道義放兩邊 / 麥志豪

原文連結在此: http://news.now.com/home/life/player?newsId=226293&catCode=126&topicId=658

【now.com生活】過去兩個月寫了幾篇關於賽馬的文章,由賽馬的歷史說到今日賽馬在不同層面建構出那牢不可破的系統。 最後我有點近乎半屈服的帶出一個結論,認為在可見的將來,說取締賽馬是很不現實的想法,策略上必須盡能力先保住現有競賽馬的福利。

上一篇提到香港的競賽馬匹沒有「標準工時」,賽事的頻密與激烈已達到危險的程度。在季尾階段很多馬匹力不從心,是導致連番意外的原因。言猶在耳,鬥心極強的馬明星「巴基之星」在星期日的賽事一開始就拒絕展步,這是馬匹發出最強烈的抗議。及其身體因為厭戰而發出最誠實的警號!

動物是很單純的,不會掩飾自己的感受。 巴基之星就像一個小朋友,在太多功課測驗的壓逼下,偶爾發發脾氣,大叫大嚷說「今日我唔返學呀」!而不同家長可能有不同的反應,有些會諄諄善導,有些會讓小朋友抖一抖氣,也有嚴厲的家長吋步不讓,誓要小朋友做到最好。

作為馬匹的家長之一,騎師莫雷拉選擇了最嚴厲的一種方法。 當巴基之星拒絕競賽,在賽道上停下來,莫雷拉沒有安撫馬匹,也沒有落馬,(當時馬已遠遠落後,落馬是對馬匹甚至自己最安全的選擇),反而繼續摧策,甚至用鞭逼巴基之星重新起步,誓要完成整個賽事不可。賽後馬匹身體更發現有鞭痕,騎師因馬匹在完全沒有爭勝機會下仍然用鞭,而被競賽小組警告並罰款一萬元!

騎師的說法是要好好教導馬匹,不想馬兒因此學壞規矩,以後重蹈覆轍,不想跑就罷跑云云!就好像小朋友不能隨便罷課,上學做功課是一種責任。長遠來說是為他好,他朝長大後必感激不盡。

但馬匹有這個責任嗎?馬匹來到這個世界是為我們而生存嗎?他們有責任去為人類盡力完成每一場賽事嗎?他們有責任去為馬主、騎練賺取獎金及榮譽嗎?還是有責任不負眾望,為投注了的馬迷贏錢? 作為一匹幾乎無人不識的明星馬,巴基之星其實得到什麼好處?他可以贏一場馬就放一個長假嗎?卻殊不知越贏要越要跑越沒有喘息的機會。

而莫雷拉賽後形容「馬基之星罷跑事件」為「羞恥」(shame);這才是最值得玩味之處。 我不去揣測莫有多愛護馬匹也不去批評他是否失言。但一句「shame」卻充份反映出他自己、馬主、練馬師及大眾馬迷都對巴基之星有很高很高的期望,事實上當日他是1.2倍的大熱門,背負著的不單是期望了,而是好幾千萬真金白銀的投注。而當巴基之星因為自己的「軟弱」而令全世界的希望落空時,就被形容為一種「羞恥」。騎師亦可能感到自己教導無方,在眾目睽睽下出了洋相,有點無地自容,在情切之下用鞭過度。

 在人的世界,體罰已經是不能容忍的。但馬匹就可當別論?說事實,香港賽馬會,也算重視騎師的用鞭尺度,如限制騎師用鞭不能舉手過肩,也不容許馬匹身上發現鞭痕,以保障馬匹不會受鞭打的實質傷害,而每場賽事都有幾名受薪董事監場,騎師因用鞭不當而受罰屢見不爽。 可惜通常都只是罰款了事,對一場賽馬勝負關係到幾百幾千萬的利益,那一兩萬元的罰款只是被蚊叮一下而已。

對於用鞭的限制,以英國最嚴厲,騎師鞭打馬匹的次數限於七次,干犯者是被直接罰停賽,變相停工,因此大部份的騎師都以催策推騎為主,耍耍鞭花以配合節奏而已。

但我又不禁想問那些視賽馬為一種運動、一種專業的騎練朋友們,不是說純種馬是天生愛競賽的嗎?牠們一踏上跑道就已經燃起了鬥心,只要馬兒狀態好,騎師騎功高,在公平競技的原則下角逐,用鞭其實是多此一舉吧。 設想賽事中騎師只能徒手催策,禁止用鞭,根本不會影響「運動」的可觀性,也不見得會影響投注額。

每次當我批評香港的賽馬時,都總有人第一時間撲出來為馬會護航:沒有賽馬,香港會失去幾多學校、幾多醫院、幾多公共設施…說賽馬會對香港的貢獻比政府還要大也不為過。 但由此路進,這批在競賽道上跑生跑死的馬匹豈不是我們的大恩人?!沒有這些馬?我們那裡來今天的福利。對於這班勞苦功高的小朋友,我們不是應該給予他們最好的嗎?那又如何忍心去鞭鞭到肉?

這不算是什麼大道理,我呼籲改革一些賽馬制度,對馬匹好一點,都不過是基本的道義吧了。

p.s. 希望主理人對巴基仔寬容一點,將他的健康快樂放在第一位。不要蹈「佳龍駒」及「翡翠紅星」的後塵。

逃過活生生火化的小狗女「希望」 日前出院脫胎換骨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7/06/27/%e9%80%83%e9%81%8e%e6%b4%bb%e7%94%9f%e7%94%9f%e7%81%ab%e5%8c%96%e7%9a%84%e5%b0%8f%e7%8b%97%e5%a5%b3%e3%80%8c%e5%b8%8c%e6%9c%9b%e3%80%8d%e3%80%80%e6%97%a5%e5%89%8d%e5%87%ba%e9%99%a2%e8%84%ab%e8%83%8e/
上月被人丟去深圳龍崗火化場,幾乎被監生燒死的小狗女「希望」,在義工Kathy和獸醫的照顧下,一個多月後已經康復了大半,變成一隻活潑、愛黐人的小狗。懷疑曾被困繁殖場的「希望」,捱過了牛蜱熱和子宮發炎的重病,脫胎換骨。

「希望」曾幾乎被殺,上月中有人竟將牠拿去深圳龍崗火化場要求火化,而火化場竟然受理,幸好有職員看不過眼,將牠救出交到Kathy手上。當時的牠瘦得見骨,毛都幾乎全甩了。
Kathy帶了「希望」去了一間英國人開的醫院,並由香港來的獸醫醫治,發現牠中了兩種牛蜱熱,其中一種較嚴重,要用黃金水醫治,醫治的道路十分漫長。牠還要處子宮發炎的問題,需要動手術。

幸好在醫生及護士的照料下,「希望」康復得很快,完成所有手術和治療,日前出院,已經脫胎換骨,毛也長了,還十分活潑,喜歡和人玩。

Kathy形容獸醫診所的人都很喜歡「希望」,全力醫治牠,今次亦特別不收她診金。她表示,等到「希望」完全康復時,會替牠找領養。她稱,如「希望」要來港的話,要經過四個月的檢疫,或對牠的健康情況不是最理想的做法,所以會先在內地尋找領養人。小狗如今已變得活潑。
小狗如今已變得活潑。
18835510_10209504515232913_5980756173803434450_n 18839116_10209521193529860_4675828803576242873_n 19225618_10209615997939911_5367904726371705421_n

立法會動物小組討論友善政策 康文署拒派員出席

週二 2017-06-27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0294

立法會研究動物權益相關事宜小組委員會昨舉行會議,討論推廣動物友善措施。出席的政府官員包括食物及衛生局、房屋署及運輸署,惟負責管理公園的康文署拒派員出席,引來議員不滿,委員會將去信康文署投訴。

昨日公聽會上,共有十九個團體代表出席。「唐狗就是寶」代表麥淑貞直指關鍵在於政府應帶頭改變對動物的態度,她批評每當有動物出現在社區,政府的反應「仲驚過市民」,官員是阻礙香港成為動物友善城市的最大問題。

港鐵及公屋禁止狗隻進入,是團體關注重點。香港導盲犬服務中心有限公司主席張偉民則提到訓練中的導盲犬,因房屋署屋邨禁止飼養狗隻,全港約有一半住戶不能成為寄養家庭,以致幼犬難以接受訓練;亦有部分運輸業及餐飲業的前線員工仍然抗拒訓練中的導盲犬,導盲犬及其訓練員被拒之門外。

城鄉動物隊成員張婉麗指導盲犬之所以有特權,只因牠們是為人類服務,沒有考慮過動物利益。她質疑政府以衛生問題禁止於公屋養動物,她認為責任在於主人,人品差的人即使沒有養動物也可以把地方弄髒。至於交通方面,她提出多個方法供寵物乘搭交通工具,如分時段、區域、車廂接載動物;大型動物佩帶牽引帶及戴口罩、小型動物則可放入袋。

動物友善政策關注小組主席卓志超亦提出三項建議,包括容許新興建的公屋及居屋內養狗,以減少棄養問題、逐步提高公營房屋養狗的可行性,提倡公屋狗醫生大使、建議港鐵嘗試劃分動物固定路線並增設車尾作為動物車廂。

會上亦有多個團體關注本地牛隻問題,大嶼山黃牛關注組梁韶華不滿政府漠視動物權益,他指當局為了在芝麻灣郊野公園興建單車徑,砍伐大量的沿路原生植物,批評當局在社區建設前沒有考慮原生動物行為「白痴」,並質疑「斬哂啲蘆兜樹咁佢地食乜嘢?」。她認為政府應事前做原生動物的評估報告,還動物的生存空間。

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主席何佩嫻表示牛隻亦需要社區空間,建議郊區可建設牛公園供牛隻棲息之用。她又提到梅窩的牛隻懂得開水喉喝水,雖然大部分人的反應均是開心,但她認為這是悲劇,因為社區發展時完全沒有考慮到牛隻的需要,斷絕其水源,以致牛隻須另覓方法喝水。元朗牛友董斐斐亦表示,政府應停止放逐西貢幼牛到創興水上活動旁難以覓食的草地。
圖:漁護署近年開始將西貢牛隻遷移至近萬宜水庫

政府推動多項大型新市鎮工程,亦沒有從動物角度考慮。動物地球幹事張婉雯估計有2,000隻村貓村狗,將因新界東北的發展計劃面臨安置,她希望政府可批准這些貓狗跟隨主人「上樓」。她又表示有部份村貓村狗或沒有特定主人,望政府做好善後工作,不要把牠們當作流浪動物處理。

房屋署物業管理總經理(支援服務)吳樹中回應指,放寬飼養狗隻並不可行,又指公屋資源有限及寶貴,對每位居民都須一視同仁。至於導盲幼犬應受豁免方面,吳表示正進行研究,會與團體保持溝通。

食物及衛生局首席助理秘書長(食物)王國彪表示,牛隻議題於今日會議上不是焦點,亦表示經漁護署評估後,西貢牛隻遷移的地點環境「相當不錯」。

運輸署首席運輸主任/巴士及鐵路張蓮用指公共交通設立動物專用車廂牽涉資源運用,有一定壓力,並指交通工具的載客量高,將會繼續留意社會人士意見。

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批評局方指牛隻議題不用再討論的說法,又表示西貢被遷移的牛隻身體瘦削,「任何人有人性見到都會流眼淚」。香港眾志立法會議員羅冠聰則批評政府在動物議題上持「少做少錯」心態,未能容許寵物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亦與政府提倡的減廢減排理念背道而馳。羅冠聰又質疑運輸署稱「設立動物車廂佔用公共資源並影響其他乘客」的說法,認為寵物不會趕走其他乘客,乘客可選擇與寵物一同乘搭。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稱若然政府有心推動動物友善政策,便不要再稱「條例所限」,他呼籲大家留意將於本周三在立法會上討論的《動物保護法》。

康文署代表缺席今次會議,主席蔣麗芸表示曾要求對方出席會議,但有關負責的經理堅拒出席,蔣指小組委員會將會去信向其上級投訴。

最後小組委員會一致通過兩項動議,分別是由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動議、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劉國勳和議,要求鐵路公司研究設置動物車廂可行性,總結其海外全資附屬公司的斯德哥爾摩地鐵開放動物乘搭的經驗,半年內向委員會提交報告,及盡快就開設動物車廂向香港市民作出全港性諮詢,並將結果提交到本會;以及毛孟靜及陳志全的聯合動議,促請新一屆政府致力研究進一步放寬公屋養狗政策,以助減少因「上樓」而出現大量棄養狗隻的問題。

會後何佩嫻批評官員將問題輕輕帶過,她表示現在牛隻遷移地長了雜草,約三寸長,她估計漁護署在三、四月時在草地上灑了草種,但表示「無咩作用,有啲草種錯咗,有啲莖部太硬,啲牛唔食」。何續指,多位立法會議員將在7月7日會見漁護署人員,並討論西貢牛隻問題,但她認為結果應該不樂觀,希望能籌備一個有關牛隻政策的公聽會。譚文豪表示多位立法會議員將在7月7日會見漁護署人員,並討論西貢牛隻問題,但她認為結果應該不樂觀,希望能籌備一個有關牛隻政策的公聽會。

世界是個異托邦 / 謝曉陽

週日 2017-06-25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0254

Photo credit: 謝曉陽
拍攝地點:香港動植物公園
什麼是異托邦(Hétérotopie)?它與烏托邦有什麼關係(Utopie)?它是一個很離地的概念嗎?可以將它講得通俗易懂一點嗎?

四月初,出席了一場由澳門文化局與新生代合辦的講座,題目是「世界是個異托邦:當哲學遇上藝術」,我負責介紹傅柯「異托邦」的概念,小西兄(鄭威鵬)講異托邦與表演藝術的關係。這裡,嘗試濃縮當天的講話內容,留一個紀錄。

傅柯六十年代提出異托邦的概念,主要是針對當時馬克思主義者重提「烏托邦」的理想性,尤其是Ernst Bloch撰寫的,推動了六十年代的左翼運動,這看在傅柯眼裡,都非常虛幻。事實上,傅柯這時已下了決心與左翼決裂。從這個背景看來,異托邦就是針對烏托邦而生的。

當傅柯在介紹異托邦這個概念時,首先指出鳥托邦是什麼:烏托邦是一個虛構但美好的角度,一個不存在的角度,它希望你透過對它的想像從而批評你身處的現狀,最極致的方式,就是革命。然而,當人們無法達致烏托邦的界境時,會反過來去「反烏托邦」,具體體現就是奧歐爾的《一九八四》。那麼,異托邦是什麼?

一方面,異托邦跟烏托邦完全不同,它是具體可見的,一座建築物像監獄一張波斯地毯、一座墳墓、一位明星的身體和一個舞台,都可以成為異托邦的載體。因此,它是空間的,但它不僅是空間的。儘管不同,烏托邦與異托邦的關係又密不可分。非常粗略地說,烏托邦提供的想像愈虛構,距離真實世界愈遠,與之對應的異托邦的構成就愈複雜,愈異化。舉一個例子:動物園。
動物園一方面是個烏托邦,它提供人們一個自以為可以接近大自然,甚至是操控大自然的想像。它讓你以為可以與日本的海豚、非洲的大象,還有東北的老虎共處於有限空間,有些動物園,還讓你去摸摸不知他們用什麼方法去馴化的老虎,使遊人以為,他的腳不僅可以遠涉萬里之外,他的手還能控操猛獸。然而,只要站在鏡子面前,看到鏡裡的動物園,那麼,你會發現,動物園不僅是個異托邦,而且是一個悲傷的異托邦。你真的征服了地理控制猛獸了嗎?顯然不是,那只是動物園提供的一個美好的幻覺。更重要的是,為了構成這個幻覺,一個異托邦必須被建構,建構的元素包括動物園裡的森林、沙漠、蔚藍水池,當然還有來自不同緯度不同風候的動物。而動物,則永遠被困著,永遠悲傷。

因此,當我們去討論異托邦的時候,不少人還沉醉於探討這是否一個異托鳥,但對傅柯來說,這並非他要探討的問題,因為「世界都是異托邦」,它只有程度上的差別。他真正要透過這個概念去處理的,透過分解構成異托邦的各種元素(或各種異托邦),去探討為何此異托邦要由這些元素構成?它們之間的關係是什麼?它們又是如何運作的?以上,才是傅柯要問的問題。

相對於其他概念,像權力、規訓、生命政治、部署等等,異托邦並非傅柯主要發展的理論,目前大家研讀的主要是他於一九六七年出席一場建築系 學生的演講會的講辭,這講辭到一九八四年、他離逝前不久才出版,收錄在《傅柯言與著》裡,題目是。

別墅逼遷狗狗急尋家 義工Rosa:10隻有家了只餘2隻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7/06/26/%e3%80%90%e9%bc%93%e8%88%9e%ef%bc%81%e3%80%91%e5%88%a5%e5%a2%85%e5%87%ba%e5%94%ae%e7%8b%97%e7%8b%97%e6%80%a5%e5%b0%8b%e5%ae%b6%e3%80%80%e7%be%a9%e5%b7%a5rosa%ef%bc%9a10%e9%9a%bb%e6%9c%89%e5%ae%b6/


早前本報報導有關一所別墅因業主要出售,由工人領養的12頭唐狗通通無得留低,本月底更是限期。經過數天努力,Rosa今日指12隻狗狗已有10隻找到家,餘下還有2隻狗狗仍需尋家。「業主可能可寬限我們多兩天。現時剩下一隻4歲狗女和3隻14歲老狗,3隻老狗中已有朋友認養兩隻了。」Rosa語甚安慰。

兩天期限,要為兩隻狗狗尋家,Rosa最擔心的是年老狗狗。「我明白老狗可能會較多老年病,但希望有心人不要因為擔心這一點而放棄狗狗。我們義工會盡一切努力協助。希望大家能幫忙將訊息發佈出去,為最後兩隻狗狗找到主人。」

上月有人向Rosa求助,指有一位在富有人家別墅中打工的工人哥哥,急為12隻狗狗尋家。事緣別墅丟空多年,工人哥哥利用空置別墅收養了12隻流浪狗。可是上月屋主指將會賣屋,12隻狗狗如無人要,便會送到漁護署。屋主的公司職員獲悉此事後,四出找人幫忙,輾轉下找到Rosa。

專營巴士允研設假日寵物路線

《東方日報》,2017/6/27

專營巴士公司終於對寵物巴士線「開綠燈」!九巴透露,對於假日開設寵物巴士路線的建議持開放態度,並表明願意探討讓乘客帶同指定類別和大小的動物例如犬隻,在合理地看管情況下登車的可行性。

九巴書面回覆立法會議員劉國勳查詢時,指巴士公司必須克服三大限制,始可開設寵物巴士線,包括法例能否放寬攜帶寵物登車、清晰界定何謂寵物及在不會對其他乘客帶來不便或對巴士的車務運作造成影響。九巴表示,會因應有關構思與運輸署保持緊密的溝通及作出可行性研究。

難得有專營巴士公司願意研究寵物巴士線,但要帶寵物乘坐港鐵卻暫時無望。港鐵書面回覆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有關開設寵物車廂的建議時指曾進一步檢視能否容許在鐵路處所攜帶動物的建議,再經審慎研究後港鐵仍認為不適宜改變目前不得攜帶任何動物進入鐵路處所的安排,因此未能採納開設動物車廂建議。城巴及新巴發言人亦指沒有計劃開辦寵物巴士路線。

運輸署回應指本港人口稠密,九成市民出行使用交通工具,市民對攜帶動物乘搭交通工具持不同意見,政府須顧及各方關注,取得一個合適的平衡,政府會就此一議題與各專營巴士公司進一步探討。

三跑動工 白海豚出沒新低 連續兩年絕迹大嶼山東北

《蘋果日報》,2017/6/27

三跑填海工程去年動工,漁護署最新的中華白海豚監察報告揭露,這「回歸吉祥物」生態堪虞,去年4月至今年3月,大嶼山水域錄得海豚數目跌至47條,是有紀錄以來新低,更連續兩年於大嶼山東北絕迹。海豚保育學會學術顧問洪家耀稱北大嶼山已「淪陷」,促當局嚴謹管制填海工程。

漁護署自1995年開始長期研究本地中華白海豚,最新一份報告指去年4月至本年3月,大嶼山水域只有47條中華白海豚出沒,較2015年報告的65條急跌27%,相較2003年錄得的188條,13年內急跌75%。港珠澳大橋主要施工水域、大嶼山東北面自前年首次錄得海豚數量為零,去年海豚繼續絕迹,而2011年港珠澳大橋未施工時,該水域有11條海豚。翻查資料,1995年9月至1998年3月漁護署在大嶼山北面錄得88至145條白海豚,當時研究未有覆蓋大嶼山西面。

三跑填海工程去年正式施工,西大嶼山的白海豚也由2015年的31條跌至去年的27條。去年度白海豚的重要棲息地,集中在大嶼山西面整片水域,包括由大澳半島、雞公山、雞翼角伸延至分流一帶水域。報告亦指,研究期間只發現17條幼豚。

洪指出大嶼山水域去年所錄得的海豚數目創有紀錄以來新低,他原以為港珠澳大橋海上工程完工後,海豚數目會有好轉,但數目卻繼續跌,相信與三跑填海工程於去年開始有關,他形容大嶼山北面已「淪陷」。

專家轟先發展後保育失敗

政府雖然在大小磨刀水域設立海岸公園,補償港珠澳大橋工程引致的生態棲息地損失,卻不見白海豚「回歸」。洪斥政府先發展、後保育的政策完全失敗,海豚需要寧靜、清潔的空間棲息,但大嶼山海岸公園的範圍支離破碎,三跑工程更對正大小磨刀海岸公園的門口,「太多人為騷擾,冇可能期望海豚可以好好繁殖」。

洪續指,未來7年的填海面積越來越大,政府有必要更嚴謹管制在大嶼山水域的填海工程,他促當局沙洲及龍鼓洲海岸公園、擬興建的西南大嶼山海岸公園及索罟群島海岸公園連接,並移除途經的高速船航線。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環境保護經理(海洋)李美華促政府盡快設立西大嶼山海岸公園。

漁護署指,計劃加快設立更多海岸公園以保護其棲息地,而高速船航線因會對業界及其他持份者造成影響,需作廣泛諮詢。機管局回覆稱,三跑道系統工程環境小組會繼續監察工程期間的白海豚數目及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