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2日星期二

【動物受虐應否舉報?】愛協籲多舉報 督察:證據放上網反增風險

2017-08-21 18:30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寵物/112930/-%E5%8B%95%E7%89%A9%E5%8F%97%E8%99%90%E6%87%89%E5%90%A6%E8%88%89%E5%A0%B1-%E6%84%9B%E5%8D%94%E7%B1%B2%E5%A4%9A%E8%88%89%E5%A0%B1-%E7%9D%A3%E5%AF%9F-%E8%AD%89%E6%93%9A%E6%94%BE%E4%B8%8A%E7%B6%B2%E5%8F%8D%E5%A2%9E%E9%A2%A8%E9%9A%AA

上月元朗有一幢單層分租村屋,屋主飼養19頭貓狗,卻突然失蹤遺下動物自生自滅,最後十隻動物被活活餓死,傳出濃烈惡臭才被鄰居揭發。愛協人員接報趕至,隨即通知警方破門入屋,救出被困的貓狗。

是次慘劇要待到十隻動物餓死才被揭發,其實有何方法令市民判辨動物是否受虐呢?香港愛護動物協會督察麥明樂,教大家如何觀察現場情況、如何記低重要證據、報案人的dos & don'ts及拆解檢控程序。「如有懷疑、不確定也可以先致電愛協。重要證據盡量不要放上網,否則可能增加疑人脫罪的可能。」
動物有口難言,牠們受到傷害時,大家要仔細記錄每一個證據來為牠們發聲。(SPCA提供)
香港愛護動物協會督察麥明樂(SPCA提供)

問:如懷疑有人虐狗,報案人要提供什麼資料?
麥督察:報案人要準備以下資料,牽涉動物的種類,例如貓、狗、雀、還是龜等,其數量及簡單描述狀況,另外要清楚講出地址、日期、時間。曾報案人在網上見到懷疑虐待動物的照片,傳給我們後,經調查發現照片是三年前上載的。地址方面,鄉郊地方不一定有門牌,相似的村屋又多,遇到這種情況,報案者可記下涉事現場最近的燈柱號碼。

問:報案人可提供什麼證據,以協助愛協及警方調查?
麥督察:如清楚拍攝到動物和施虐者的容貌則非常有用,若片段透過第三者的CCTV拍到,這些客觀紀錄就更為有用。例如早前大埔有男子虐貓,雖然最後找不到那隻貓,但憑着CCTV片段,愛協專家就片段撰寫詳細的報告,最後成功檢控施虐者。
對疑人作清楚描述(如涉事者是否寵主)、虐待事件的頻率(發生時間、密度等),也十分有用。舉報者、目撃者能出庭作證將會是一個很有力的證供,但可能目撃者和施虐者是鄰居,覺得不方便,那就希望他們可盡量提供清楚真確的證據

問:為什麼不要把懷疑虐待動物的照片,上傳至社交媒體?
麥督察:報案人在拍片或拍照時一定要確保自身安全。此外,如拍攝對方的家居,因屬私人地方,也要留意刑責上的問題。如過早透露案情,辯方可能會卜辯稱在網上被公審,以不公平審訊作為辯解理由。
另外,跟一般刑事案件一樣,案件的資料和證據應該保密。如在報案的同時將資料放上網,施虐者也有可能看到,有機會毀滅證據,影響調查和檢控。我們希望市民不要自己處理動物,因為牠們也是重要證據。

問:不少市民指即使報警,動物案件大多遭冷待,唯有放在社交媒體引起關注。
麥督察:就我親身見證,這兩年來很多案件,只要有足夠證據,交給警察到調查完成及寫報告後,再待律政司提供意見,將犯送上法庭的成功率很高,差不多有9成多。在不少個案中,愛協的獸醫報告法庭十分看重,很少被挑戰。如市民救起動物時,動物餓至皮包骨,市民給動物少量餵食也是可以的。獸醫能在進一步檢查時,發現牠們的狀況持續多久。(SPCA提供)愛協督察到達現場後,會協助察方搜證,如記錄籠子的大細、糞便的厚度等虐待的證據。(SPCA提供)愛協督察指調查的經驗,令他們能夠憑叫聲、氣味等微細的線索,隔着門也能在屋外判辨出動物是否受虐。(SPCA提供)愛協督察指,將個案的證據或動物的照片交給警方或愛協,能得到更專業的判斷及指示。(SPCA提供)虐待動物案件中,動物是重要的證物,有既定程序及指引處置動物。(SPCA提供)

德國有完善動物政策 流浪動物數目少 人民動保意識高

2017-08-19 18:00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寵物/112909/%E5%BE%B7%E5%9C%8B%E6%9C%89%E5%AE%8C%E5%96%84%E5%8B%95%E7%89%A9%E6%94%BF%E7%AD%96-%E6%B5%81%E6%B5%AA%E5%8B%95%E7%89%A9%E6%95%B8%E7%9B%AE%E5%B0%91-%E4%BA%BA%E6%B0%91%E5%8B%95%E4%BF%9D%E6%84%8F%E8%AD%98%E9%AB%98
有去過德國的話,有否發現當地街頭甚少見到流浪狗?這歸功於德國完善的動物保護政策,其於動物飼養、繁殖及至收容所的管理,都有嚴格規定,確保民眾飼養狗狗得宜,大大減低浪浪的數目。

甘地曾道︰「一個國家的道德進步及偉大程度,從他們對待動物的態度便能知道。」德國作為先進大國,已定立完備的動保政策,人民的動保意識亦十分濃厚,令德國成為一個動物友善的國家。

養狗需考試
根據德國法例規定,國民在飼養大型犬或特定狗隻前,需通過相關考試方可取得飼養牌照。考試範圍除了包括對狗隻的認識外,也有狗隻醫學及法律常識等。但不同地區也有不同的考試要求,如柏林只需飼養危險犬種的飼主通過考試;但下薩克森州(Niedersachsen)則要求所有飼主也需通過考試等。
在德國,狗狗在公共地方無需繫繩也能自由活動。(Getty Images)

棄養為犯法行為 
在德國,棄養動物一經定罪,最高可罰款約22.5萬港元。此外,嚴重虐待犬隻者更需入獄兩年。當地警方有監督、糾察、取締虐待動物行為的權責,如民眾發現有動物受不合理對待,即可向警察舉報,提出控告。
完善的動物法律,讓動物不會受到不公平對待。(Getty Images)

繁殖有規限
當地的繁殖同業公會在進行犬隻繁殖時,亦會考慮動保和倫理的原則,因此繁殖數目受到嚴格控制。例如公會協定小型母犬一年不可多生過兩胎;特定犬種設最高生育年齡限制,如8歲以上的狼犬不可用於繁殖; 犬種的繁殖總數亦有限制,數目因應犬種而定等,這繁殖制度,有助減低因犬隻數量過多而出現流浪狗的問題。
即使國內存有不少繁殖商,但其繁殖管理亦相當有規模。(Getty Images)

倡領養代替購買
在德國購買犬隻的費用昂貴,但從動物收容中心領養寵物的費用更較便宜,領養費用包括植入晶片、柱蟲、預防針及寵物身分登記等必須開支。以慕尼黑為例,領養風氣濃厚,八成的流浪動物也能在六週內找到合適的領養者。根據當地「零安樂死」動保條例,人道毀滅的處理手法只適用於患有無法治癒的嚴重疾病的動物身上,因此,沒有人領養的動物,也能居住在收容所內直至終老。

如市民有意領養,一般也要通過不同方面的考核,包括申報養狗動機、過重狗隻照顧經驗、家居環境及經濟狀況等,亦需簽署接受動保義工日後按時追蹤及抽查犬隻生活狀況的法律文件,以防犬隻被領養後,受到不合理對待。
收容所對領養者的審查嚴格,確保動物有理想的新家。(Getty Images)

德國國內人寵共融的意識強烈,其動物保護政策也成為各國的楷模。香港雖然動物相關政策仍見疏漏,但近年有關動物政策的討論聲音亦有微聲漸大的情況,民間團體與不同政黨亦勤於為動物發聲,冀各界能繼續通力合作,讓香港成為人寵共融城市的遠景,早日實現。

漁護署偷襲為小黃牛小梅打絕育針 梅窩料二十年後黃牛絕跡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7/08/21/%e6%bc%81%e8%ad%b7%e7%bd%b2%e5%81%b7%e8%a5%b2%e7%82%ba%e5%b0%8f%e9%bb%83%e7%89%9b%e5%b0%8f%e6%a2%85%e6%89%93%e7%b5%95%e8%82%b2%e9%87%9d%e3%80%80%e6%a2%85%e7%aa%a9%e6%96%99%e4%ba%8c%e5%8d%81%e5%b9%b4/
梅窩現時有約30隻黃牛,當中只餘下小梅未絕育,豈料居民在6月底發現小梅突然有耳牌(805),追問下始得知漁護署偷偷為牠打了絕育針,令到梅窩所有牛均已絕育。一直照顧這些黃牛的Simon批評漁護署做法,等如令到20年後梅窩的黃牛將滅絕,質疑漁護署是受到鄉事派壓力,為了大嶼山發展先滅絕黃牛。

漁護署在2015年曾提出將梅窩黃牛全部絕育的計劃,但梅窩街坊反對,當時漁護署改為只控制數目,並在居民協助下先將一些年長的母牛絕育。但漁護署去年中偷走了7隻幼牛絕育,更等到10個月後才將牛放還,結果只餘下幼牛小梅未絕育。

Simon對本報說:「我們本來想留下小梅未絕育,將來如有外來公黃牛來到,便可以再生下一代,為梅窩延續黃牛,但現在已絕望了,雖然漁護署稱絕育針有三成機會失效,但過去打過絕育針的母牛都沒有再懷孕過。」

他批評漁護署並沒有保育梅窩牛的政策,只是因應鄉事派的壓力而將黃牛全絕育,令人質疑鄉事派的做法是和大嶼山的發展有關,將來發展梅窩時不會再有牛阻礙發展。

遭車撞僅皮外傷 十級幸運的油塘流浪狗咖啡仔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7/08/19/%e9%81%ad%e8%bb%8a%e6%92%9e%e5%83%85%e7%9a%ae%e5%a4%96%e5%82%b7%e3%80%80%e5%8d%81%e7%b4%9a%e5%b9%b8%e9%81%8b%e7%9a%84%e6%b2%b9%e5%a1%98%e6%b5%81%e6%b5%aa%e7%8b%97%e5%92%96%e5%95%a1%e4%bb%94/
在油塘英泥廠附近流浪的兩歲小狗咖啡仔,一星期前被泥頭車撞倒,然而牠十分幸運,只是受到皮外傷,雖然手腳皮開肉綻,但卻沒有骨折和傷到內臟。英泥廠的員工和街坊十多人在場看著咖啡仔時十分擔心,找來毛孩守護者Kent來拯救。經過一個多星期,咖啡仔總算能夠行走,只是前腳仍然腫得很,需要放掉膿血。英泥廠的員工不想咖啡仔再遇不測,囑咐毛守幫牠找領養。

在工廠區放養或流浪的狗經常都會遇到被車撞的危險,不是每一隻狗都像咖啡仔那麼幸運。咖啡仔在油塘一帶生活,英泥廠的員工很照顧牠,很多街坊都認得牠。

事發那天,牠被泥頭車撞到,奇蹟地沒有死去,還在被撞後嚇得走回英泥廠的二樓躲起來。員工帶牠下來了解傷勢,不料牠一到地下便倒下不能動彈,員工和街坊十分擔心,向毛守求助。

Kent對本報表示,當時看到牠的手腳皮開肉綻,擔心有骨折等問題,即時將牠帶到獸醫診所,幸好只是皮外傷,沒有骨折。「最大問題是牠一直起不到身,我們怕是神經出了問題,直到4日後牠才站得起來。」

Kent又形容,咖啡仔十分單純和親人,感覺得鈍,在街上走路也沒有戒心,因此很容易被車撞,英泥廠的員工都說不要再帶咖啡仔返來,因為很危險,居住環境亦不好。

現時咖啡仔已經復原得很好,能跑能跳,除了前腳仍是腫脹,需要放膿血。



兩米巨蟒吞雞腹脹被擒

《蘋果日報》,2017/8/21

一條長逾兩米的蟒蛇,昨晨竄入大埔馬窩一戶人家,將一隻雞活吞落肚,後因腹脹難以走動,被雞主發現召警將牠捉住,蟒蛇其後反芻將死雞吐出,女蛇王到場將蛇捉走,稍後將會放回野外。

動彈不得

該條蟒蛇雌性,洪姓女蛇王估計牠有7至8歲,發現蟒蛇吞雞的李伯(81歲),為退休食環署蟲鼠組工人,妻女居住於沙田,他因為熱愛大自然,獨自在馬窩山上搭寮屋住,據說有人在該處建起雞棚養了幾隻雞及白鴿,李伯閒時會種大樹菠蘿及拉二胡作樂。根據現行法例,市民不可散養雞、鴨、鵝、鴿和鵪鶉等5類家禽,違者可被罰款5至10萬元,當局對有人在山上飼養雞和鴿事件,正在了解中。

昨晨近11時,李伯發現雞棚地上滿布雞毛,查看下赫見一條兩米多長的蟒蛇蜷伏一角,腹部脹起動彈不得,懷疑牠吞食了一隻雞,於是報警求助。警員到場合力用膠桶將蟒蛇捉住,其間蟒蛇突反芻吐出死雞,警員用鐵網將桶口封住,抬落山腳交蛇王處理。未幾,女蛇王到場將蛇放入袋內帶走。

拯救禾花雀 環團倡借鏡日本

《東方日報》,2017/8/21

以往經常在本港出沒,俗稱「禾花雀」的黃胸鵐因被過量捕獵,將陷入絕種危機。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已調升禾花雀至「瀕危」級別,今年尾更會升至「極危」,但由於保育禾花雀需多個國家及地區合力,至今未有太大進展。有環保團體冀借鏡日本成功復育東方白鸛的經驗,資助農民種植有機米,製造適合雀鳥生存的濕地,並教導泰國及中國保育方法,救助及保護禾花雀。

有機方式保育 得益補貼農民

東方白鸛因農藥過盛及棲息地受破壞,在一九七一年絕迹日本。日本豐岡市政府九四年起,在市內四百公頃農田種植無農藥的「越光米」,製造適合東方白鸛的濕地環境,現今有逾百隻於該市飛翔。豐岡市市長中貝宗治在港指出,愈來愈多農民願意以有機方式種植稻米,冀更多東方白鸛再現日本,鄰近縣市亦將倣效此護育農法。有機「越光米」亦會外銷,讓更多人認識該市的保育計劃,得益給予農民作補貼,資助他們繼續以有機方式保育白鸛。

香港觀鳥會及長春社○五年起展開同類計劃,於上水塱原濕地開展「塱原自然保育管理計劃」,資助農夫種植不同農作物,令該處形成淺水生境、水滋田等濕地,吸引數量稀少的禾花雀來港度冬。農夫種植的農作物對外銷售以補貼計劃,與日本保育東方白鸛方法相若。

香港觀鳥會助理經理(項目)楊莉琪指一四年曾錄得六十八隻禾花雀,但過去兩年僅錄得十多隻,成效不算顯著。由於禾花雀為候鳥,香港只是牠其中一個停留點,需要多個國家及地區共同保育。禾花雀度冬地泰國早前已與觀鳥會商討,冀倣效塱原的農耕方法,以形成濕地增加禾花雀繁衍的機會。她說,已印刷海報予內地鳥會,呼籲內地民眾減少食用禾花雀,會與多國鳥會尋求方法免禾花雀絕種。

逾200狗等待有心人領養

《東方日報》,2017/8/20

被遺棄的流浪狗需要一個家,讓牠們重拾溫暖,非牟利機構「毛孩守護者」現時有二百多隻狗等待有心人領養,當中逾九成是唐狗,機構正舉行領養活動,希望各界關注香港的流浪動物,給牠們「回家」的機會,以領養代替購買。去年被廣泛報道、餓極吞石的流浪唐狗「阿輕」,以「毛守大使」身份與主人Connie一同現身,Connie更分享「阿輕」被拯救及康復的點滴。

被人遺棄的唐狗「阿輕」流浪街頭期間,因過度飢餓而吞石仔,生命一度危在旦夕,捱過手術後,現獲新主人Connie的愛護。Connie表示:「看到牠一天天地進步,好開心,希望透過『阿輕』的故事,鼓勵大家領養動物,不離不棄。」

三腳Milo期待有一個家

十多隻等待被領養的狗狗現身領養活動,與市民全接觸,五個多月大的Milo數月前遭私家車輾過,經診斷後其中一隻腳嚴重壞死,須截肢保命,Milo在兩個月內克服用三隻腳步行的問題,正期待一個願意付出愛心的新主人給牠一個家。「毛孩守護者」創辦人陸家捷指出,機構設一隊緊急拯救隊伍,每天馬不停蹄拯救被遺棄或受傷流浪的狗隻,每日狗隻的醫療費達五萬元,一個月開支達一百萬元,有賴義賣及市民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