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3日星期二

天怒人怨!貓貓疑被鐵彈射穿肺 仍處危險期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寵物/258630/天怒人怨-貓貓疑被鐵彈射穿肺-仍處危險期
事主MiMi今日(13日)於Fb專頁「天下貓貓一樣貓」群組分享指,日前下班後發現家中貓貓細孖流血不止,於是立即帶牠求診,經檢查後竟發現牠體內有鐵彈,懷疑被改裝氣槍所傷。事主接受《香港01》訪問時斥道:「如果粒子彈射落人到都會好痛,點解會忍心傷害小動物。」
細孖年約一歲。(受訪者提供)
細孖年約一歲。(受訪者提供)

MiMi指,貓貓的母親本來是隻流浪貓,由於覺得牠甚狀可憐,於是為牠提供一個棲身之所,而受傷的貓貓細孖正是流浪貓於一年前誕下。MiMi續指,由於家中亦養有狗狗,因此無奈將貓放養,一直相安無事,直至昨日(12日)她下班後發現家中貓貓趟在籠中動也不動,行為古怪,她細心觀察後發現有兩個傷口,其中一個傷口更流血不止,主人起初以為貓貓被家中利物所傷,於是立即帶貓貓求診。
獸醫從小貓體內取出的鐵彈。(受訪者提供)
獸醫從小貓體內取出的鐵彈。(受訪者提供)
細孖小時候的樣子。(受訪者提供)
細孖小時候的樣子。(受訪者提供)

橫隔膜及肺部均被射穿
經檢查後,獸醫診所姑娘指,傷口有可疑,照X光後發現貓貓橫隔膜及肺部均被射穿,而傷口內有鐵彈,須立即施手術取出,懷疑有人虐待動物。

MiMi指,雖然手術費連住院費預料高達7萬元,但她指貓貓是一家人,因此一定要救:「人渣,我話你知你連一波隻弱小小動物都唔放過,你睇住有報應。」事主指,經過昨晚手術,貓貓暫時情況穩定,但仍未過危險期,希望網民為貓貓送上祝福。MiMi指,事件中她沒有報警,因為覺得警方能力有限,無法找出兇徒。

發高燒太遲送院 格力犬「酋長」等不及領養便離世

Nov 13, 2018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8/11/13/11131/
澳門格力犬「酋長」本已獲港人義工Kenny申請領養,距離自由和幸福只差一步,今日卻等不及,因病離世。Kenny前日探牠時發現牠不肯吃飯,職員還說沒問題,但Kenny堅持叫駐場獸醫來看,結果發現狗狗發高燒,獸醫更問為何狗狗燒到41.5度才來送醫,狗狗今日終捱不過去。Kenny對本報指,「酋長」早一星期已有打冷顫的情況,身體已出問題,但職員一直掉以輕心,沒有及時求醫,狗狗最終因為貧血引致急性腎衰竭而死。

目前仍有近470隻格力犬留在逸園賽狗會場地,有55隻格力犬獲領養或送到海外的領養中心,而逸園內至今已有10隻狗狗死去,澳門愛協主席Albano Martins昨日才在其facebook透露最近有兩隻格力犬在緊急手術中死亡。

最新死亡的狗狗是港人義工Kenny所領養、正等待接走的「酋長」,一隻九歲的雄性格力犬。Kenny是香港人,但他一直在澳門當動物義工,今年7月到逸園場地幫澳門愛協照顧格力犬,因此與酋長結緣。

「我由7月接手照顧格力犬,牠的名字叫酋長,當時他發燒又嘔吐,沒其他義工照顧牠,所以就安排我接手,就這樣相遇了。」酋長很乖巧,是場內格力犬中罕有可以不拉繩也會跟住照顧者走的狗狗,這種與別不同的性格讓Kenny印象深刻,決心領養牠,讓牠可以盡快到香港的獸醫診所治病。

可惜的是,「酋長」沒能趕得及按香港漁護署的特事特辦安排來港,而由於澳門愛協一直未安排好領養手續,Kenny只能每星期去看望牠兩三次,始終未能將牠帶離逸園這個如牢獄般的場地。

近幾個月陸續有格力犬暴斃,Kenny最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到酋長身上。「星期日時我發現牠不肯吃飯,當時職員就說沒問題,但我感覺不對路,所以即刻叫醫生,醫生立即跑去。」結果酋長是發高燒,獸醫更問為何燒到41.5度才送到醫療站。

狗狗當天早上發燒,下午耳朵全無血色,手腳冰冷,嚴重貧血,送到澳門市政狗房急救,發現是貧血引致腎衰竭,最終於今日離世。

Kenny指,狗狗早幾日應已身體出問題,11月6日他見到民署安排的職員為酋長披上毛毯,當時職員說牠打冷顫,怕牠著涼,但完全沒帶牠到獸醫診所檢驗。

他形容:「職員都很怕上報看醫生,遇到狗狗嘔吐都只當衛生問題,不肯吃飯也只認為是鬧情緒,沒有人理會。」

酋長終究無法享受當家中毛孩的生活,但Kenny說已當酋長是他所領養的狗狗,會將骨灰領回。

 
 
格力犬最新健康數據。(Albano Martins facebook圖片)

公民講場:漁護署絕育慢吞吞 野豬搬到邊惡到邊

《東方日報》,2018/11/13

近年成日發生野豬出沒事件,有啲仲會闖入民居襲擊人類添。上年十月漁護署推行咗為期兩年嘅野豬避孕同埋搬遷先導計劃,截至今年九月,漁護署喺港島南區就捉咗七十一隻野豬,但做絕育或避孕嘅就唔夠三成,當中亦將部分野豬搬走添!之不過,野豬都有腳,唔係一搬走就會解決件事。漁護署自己都承認,野豬活動力強,搬到邊都會走落嚟影響民居。照咁講,個計劃似乎成效麻麻,唔知係咪要等野豬闖入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嘅屋企,政府先識得加快手腳呢?

元朗大棠山頭尋回失犬 揭10捕獸籠

《東方日報》,2018/11/13

元朗山頭驚現大量捕獸器!元朗大棠近南坑排附近,有村民早前發現其飼養的唐狗失蹤,於是向一間動物福利機構求助,該機構於昨午派員搜索,結果在上址對開山頭隱蔽處尋回失狗,牠的頸部有被繩索勒過痕迹,送往獸醫診所。同時間,人員亦在山頭草叢堆,發現十個捕獸籠,大小不一,其中一個由鋼筋製成,面積達兩米乘一米乘一米半,其餘的體積相對較小,部分籠內放有雞頭及骨頭等餌。

消息指,由於人員認為情況嚴重,於是報警求助,警方聯同愛護動物協會,以及漁護署人員到場協助,正追查放置狩獵器人士身份及動機。漁護署發言人指,署方接報後即時派員到場調查,並於上址搜獲十個狩獵器具,包括捕獸籠及套索。該署已即時拆除一個大型捕獸籠,並檢走餘下狩獵器具。事件中暫時沒有人被捕。

南區年僅21野豬避孕絕育 成效存疑

《東方日報》,2018/11/13

野豬常出沒,滋擾居民。漁農自然護理署去年十月試驗於港島南區推行為期兩年的野豬避孕及搬遷先導計劃,惟一年來僅為二十一頭野豬避孕或絕育,當區區議員質疑計劃成效。漁護署指正爭取成立專責小組加緊為野豬避孕,但承認部分野豬即使被搬至偏遠地點,仍會回到民居附近覓食。

去年接逾700宗投訴

漁護署昨向南區區議會社區事務及旅遊發展委員會匯報先導計劃進度。該署高級濕地及動物護理主任張家盛表示,去年接獲七百多宗野豬投訴個案,截至今年九月,該署在南區捕捉七十一頭野豬,為其中十七頭雌性野豬注射避孕疫苗,並為四頭未成熟不適宜注射疫苗的野豬絕育,又將五十三頭捕獲的野豬搬到遠離民居的郊野地點,以全球定位追蹤器了解其活動情況。

多名區議員斥食環署未有妥善處理垃圾導致野豬前來覓食,促請當局立法禁絕餵飼野生動物。張回應稱該署對立法規管餵飼野生動物持開放態度,但認為執法上有難度,「要所有餵飼熱點都有人睇住,先可以成功執法。」

食環署指會考慮改善野豬常出沒的垃圾站設計,例如加高圍欄,該署去年亦購置了防止野生動物的垃圾桶,會繼續添置並放置於多野豬出沒的地點。該署在會上稱已成立專責小組,突擊嚴打各區非法棄置垃圾。

大橋工程影響 伶仃洋白海豚減逾20%

《東方日報》,2018/11/13

港珠澳大橋工程對中華白海豚造成的影響一直備受關注,機場管理局成立的改善海洋生態基金早前資助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南海水產研究所,進行《珠江口伶仃洋中華白海豚種群動態的長期監測》報告已完成。據了解,上述內地水域的中華白海豚數目,由大橋施工前的一千二百條下跌至施工後的九百多條,跌幅逾兩成。報告亦顯示與大橋重疊的伶仃洋南區,一七/一八年度僅錄得三百零一條中華白海豚,與一五/一六年度的四百三十一條及○五/○六年度的四百五十條比較,亦分別下跌了約三成及三成三。

完工後跌幅趨穩

報告指出,二○一○/一一年度大橋工程展開前,內地水域約有一千二百條中華白海豚,至一五/一六年減至九百五十七條,一七/一八年大橋主體工程完成後,再下跌至九百四十五條,減少十二條。報告指大橋工程完成後,中華白海豚的跌幅已趨穩定,大橋走線內個別位置及內地另一基建範圍的中華白海豚密度更有所增加。

有基金會委員確認收到報告,待委員審議報告後,會交機管局。他指中華白海豚數目的增減受很多因素影響,大橋工程只是其中之一,故需要更多時間監察中華白海豚數目的增減。他指出,無論是內地及本港機構,採用的監察方法均相類,是以影像相片辨識及設計標準衡量海豚數目,並非單靠目測。

機場管理局因進行三跑工程注資成立海洋生態基金,一七及一八年先後兩度資助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進行相關研究,了解珠江口伶仃洋中華白海豚的現存數量和分布模式,並對比往年的監測結果,了解牠們的數目變動狀況,及通過追蹤加強識別白海豚跨境活動的動向。

9狩獵器現山頭 唐狗中套索

《蘋果日報》,2018/11/13

元朗大棠近南坑排有人在山頭非法放置多個狩獵器,包括捕獸籠及套索,疑用作捕獵野生動物。警方及愛協人員昨早到場調查,全數狩獵器事後由漁農署人員撿走銷毀。

置誘餌 最大可容納數人

發現狩獵器的位置是近南坑排的後山隱密處,須經過山墳及樹叢才可到達。前晚有村民因走失唐狗,向拯救遺棄寵物中心求助,義工在附近山頭尋回唐狗,但發現唐狗的頸部有被勒過的傷痕,把牠送往獸醫診所治理。

義工之後再上山搜索,揭發山頭原來共有大大小小約9個捕獸籠,另有一個掛樹的套索,可以將誤中圈套的動物吊起。義工通知愛協並報警,愛協人員及警員昨早先後到場調查,所見最大的一個捕獸籠約兩米半長、近一米半闊及一米高,足可容納數人;其餘8個較小型約半米乘半米。

愛協指今次是該會第一次接報在上址發現捕獸籠,現場並非黑點。拯救遺棄寵物中心負責人黃女士估計,受傷唐狗是遭鋼索勒過,而現場捕獸籠之中,部份籠內有雞頭、骨頭等誘餌,估計有人想捕捉穿山甲、箭豬、松鼠、野豬、甚至是蛇及田雞。

西貢唐狗遇車禍 主人網上求捐血狗 獲熱心狗主相助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寵物/258155/西貢唐狗遇車禍-主人網上求捐血狗-獲熱心狗主相助
Facebook各大群組近日有一則呼籲,指狗狗「小白」不幸被小巴撞傷,急需輸血。帖文發佈後,熱心網民旋即在網上瘋狂轉載,終助「小白」找到合適的捐血狗,可惜輸血後「小白」的身體狀況仍未穩定,現時仍需1.1+或1.1-血型的狗狗相助。
主人在網上尋捐血狗。(網上截圖)
主人在網上尋捐血狗。(網上截圖)

小白在上星期五(9日)被小巴撞傷,目前情況危殆,正於筲箕灣東區醫院留院觀察。車禍導演小白內臟出血,身體血液指數偏低,急需輸血。《香港01》記者致電狗主李小姐了解詳情,她表示小白留醫的動物醫院,雖然有血包可供輸血,但血包只能供應紅血球,無法提供血小板,故醫院希望李小姐找到一隻健康的狗狗,為小白即時輸血。李小姐隨後於各大Facebook群組發文求助,希望找到捐血狗救助小白。

昨天(11日),有好心主人看到在李小姐在「狗狗捐血站(香港)」的發文,便主動聯絡,仗義相助。可惜,小白輸血後,血液中的血小板指數仍未回升。李小姐指出,「各個指數都唔係好平衡,情況好反復,今日要輸血清,我宜家都出緊去診所睇下有咩可以做。」小白目前仍需1.1+或1.1-血型的狗狗相助,有意幫助的讀者可致電96200069聯絡狗主李小姐。
小白受驚慘撞小巴。(受訪者提供)
小白受驚慘撞小巴。(受訪者提供)

井頭村不時有野豬出沒
小白被小巴撞傷,身體多處出現疼傷,腹部受重創,至今仍有出血情況。小白其中一隻手的手骨徹底碎裂,早前已進行截肢手術。問及小白撞車的經過,李小姐指出,「我住喺(西貢)西沙路井頭村嘅村屋,每晚都要拎垃圾出去垃圾站,最近垃圾站附近有好多野豬。」

「工人姐姐嗰日拖住小白,行去垃圾站丟垃圾,有野豬見到就想襲擊佢。」工人姐姐大吃一驚,隨即鬆開小白的狗繩。小白眼見野豬來襲,便馬上轉身逃跑,可惜垃圾站位於行車路旁邊,小白轉身逃跑即慘被路上的小巴撞傷。
小白的血小板指數一直維持在低水平。(受訪者提供)
小白的血小板指數一直維持在低水平。(受訪者提供)

冀政府當局能加多關注
李小姐指出,「最近井頭村有好多擴建道路工程,好多原本係空地嘅地方都改建咗,不過唔夠街燈。」由於垃圾站沒有街燈,所以沿路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增加居民出入的危險性,希望政府當局能加以跟進,避免發生其他意外。

將軍澳半見村一住戶門外綁極瘦黑狗 涉虐待動物帶警署調查

Nov 12, 2018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8/11/12/11121/
將軍澳前日發生懷疑虐待動物案,半見村一間村屋近幾日搬來一對年輕男女,並養了6隻狗和一隻貓,但鄰居發現他們一直將黑色唐狗媽媽綁在門外日曬雨淋,四周屎尿沒有清理,更骨瘦如柴,鄰居和義工商討後決定報警和愛協,警方與愛協督察前日到場後認為狗主或干犯殘酷對待動物罪行,將男戶主帶署調查,並將6狗1貓帶到愛協作身體檢查。

義工Debbie對本報表示,收到居民求助說那村屋的唐狗一直被綁在門外,十分可憐,鄰居主動為牠送水送糧,但見牠十分瘦,懷疑營養不良。屋內還有一隻雪橇、一隻柴犬、一隻唐狗和兩隻唐狗BB,以及一隻貓貓,愛協督察認為牠們健康也不理想,所以帶回愛協調查。

她指,這單位住客搬來不足一星期,居民看到狗狗被綁在外,十分不滿。警方和愛協接報入屋後評估有虐待動物的嫌疑,所以警方將男戶主帶調查,動物則交愛協檢查。

 
 
 

元朗走失狗有勒頸傷痕 義工揭發山頭藏10捕獸籠

Nov 12, 2018
原文連結在此: http://www.hkanimalpost.com/2018/11/12/11402/
RCAP拯救遺棄寵物中心昨日在元朗大棠近南坑排幫村民尋找走失狗時,發現該唐狗頸部到前臂胳膊有懷疑被捕獸鋼索勒傷的傷痕,傷口出現潰爛,義工其後在山頭發現大量捕獸籠,有一個籠大到可以讓數人進入,也有一些是估計捉蛇的扁籠。愛協接報到場發現共有10個捕獸籠,放在山頭隱蔽處。

RCAP義工Ruby對本報表示,日前找到元朗村民說放養狗失蹤了,由於已經入冬,義工擔心有人捉狗吃,所以趕緊到山頭尋找,昨日成功找到狗狗,但狗狗的頸上有奇怪傷口,估計是被捕獸鋼索所傷,初時見到有大片瘀傷,其後傷口出現爛肉,受傷嚴重。

義工帶狗狗到獸醫診所治理後,又再上山搜索,發現有多個捕獸籠,遂向愛協報告。其中一個捕獸籠特別大,可以讓數人進入,其餘捕獸籠較小,有些是用來捉蛇的扁籠。Ruby估計那些籠是村民用來捕捉野生動物作食物之用,希望大家見到捕獸籠馬上報警,避免動物受害。
相片來源:RCAP

 
 
 
 
 
 
 
 

大橋施工 珠江口白海豚減兩成 內地報告送交港府 從未公開

《明報》,2018/11/12

港珠澳大橋上月正式開通,附近海域被列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的中華白海豚數目,一直備受關注。大橋管理局近日稱,內地白海豚數目未有因大橋施工減少,反而上升,但同期由香港漁護署委託所作的監測報告顯示,本港水域白海豚數目較大橋施工前,跌逾四成至47條。本報取得內地機構的監察報告亦顯示,內地白海豚數目在大橋施工後下跌兩成至900多條。而港府雖有份出資贊助並獲得報告,卻從未公開相關報告。

據了解,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轄下南海水產研究所(下稱研究所),自1997年起一直有監測港珠澳大橋所處珠江口伶仃洋海域的白海豚數目,採用的監測方法與本港漁護署每年委託進行的監測方法相同。南海水產研究所於2010年受大橋管理局委託,進行了基線(baseline)調查,了解大橋工程進行前的白海豚數量及習性,並於2016年再受管理局委託進行相同觀測,了解大橋主體工程完成後的結果。機場管理局因進行三跑工程而注資成立的改善海洋生態基金,亦於2017年批出逾130萬元,資助研究所以同一方法對內地水域白海豚進行監測。據悉以上相關報告,已交港府及改善海洋生態基金管理委員會。

報告監測方法與漁護署相同

本報向各部門及機構索取報告及查詢海豚數目的升跌。路政署回覆本報確認,港珠澳大橋管理局委託南海水產研究所進行及統籌在珠江口伶仃洋開展的中華白海豚監測,主要的報告亦有抄送給路政署。不過,署方稱相關監測報告的資料由大橋管理局發放較為適合,着記者向大橋管理局查詢報告內容及生態保護開支。大橋管理局在截稿前則未有回覆。

改善海洋生態基金秘書處則回覆,報告交予改善海洋生態基金管理委員會檢閱,詳情尚待管理委員會開會討論後敲定。

漁農自然護理署則表示,知悉南海水產研究所於20162017年在珠江口水域的中華白海豚監察,惟相關報告並未公開發表,漁護署的監察報告並沒有參考該份監察報告。

綜合消息人士及本報所得文件,2010/11年度港珠澳大橋工程開展前,伶仃洋內地水域白海豚的整體數量約有1200條,但至大橋主體工程完工後,即2015/162017/18年度,白海豚整體數量下跌近兩成,分別只有957945條,報告內文亦承認白海豚整體數目下跌,並稱跌幅在近年已穩定。同期香港水域的監測結果亦與該結果脗合,同樣呈現跌勢(見圖)。

港珠澳大橋管理局行政總監韋東慶日前稱,中華白海豚數目比以前更多,「我可以告訴大家,白海豚在港珠澳大橋,現在比以前多了」。翻查資料,管理局高層近年接受內地傳媒訪問時,均稱白海豚數目上升,內地傳媒則引述稱,新增及累計識別的海豚都有增加,2017年便新增234條,累計已識別海豚達2367條。

大橋管理局不斷稱白海豚較以前多

不過,有份參與監測本港水域白海豚數目的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鄭家泰解釋,無論是本港及內地機構,一直都是採用整體數目估計(annual abundance estimate)來衡量海豚數量,至於管理局或內地傳媒引述的數字,相信是使用相片辨識方法(photo-identification technique)識別新海豚,主要是用作辨識海豚身分,追蹤海豚在中、港水域的穿梭活動。鄭家泰稱,內地不斷對外稱海豚數量上升,只是玩弄數字遊戲,並認為內地應公開完整報告,「用累計去認海豚,死了的海豚都計算在內,新生的又一直累積上去,個數字當然會一直上升」(詳見另稿)。

公開監測數據 助兩地團體制訂政策

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項目主任(海洋保育)馬翠盈亦同意,內地應公開監測數據,隨着本港機場三跑及「明日大嶼」的發展,兩地共享及公開數據,有助兩地團體制訂及執行保育白海豚的政策。政府則應先保育,後發展,「若繼續是發展後才保育,有部分海豚可能已經離開香港水域,累計的影響也只會更大」。


另稿:
報告稱跌勢已趨穩 環團指太樂觀

本報取得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南海水產研究所(下稱研究所)最新於今年中完成的監測報告,顯示2017/18年度珠江口內地水域的白海豚有945條,按年度減少12條,報告稱下跌趨勢已穩定(declining trend has likely stabilized),又發現本港部分海豚已遷移至內地水域活動。香港海豚保育學會認為,報告結論太樂觀,又稱若未來數年跌勢持續,反映整個白海豚族群出現問題,整體數量長遠難以回升。

個別位置白海豚密度增

由本港機場管理局注資成立的改善海洋生態基金,於2017批出約138萬,資助研究所在珠江口伶仃洋進行中華白海豚種群動態監測,研究所並於今年7月向基金管理委員會遞交《珠江口伶仃洋中華白海豚種群動態監測》報告稱,伶仃洋一帶內地水域的白海豚數量整體數目為945條。報告又將研究範圍劃分成多個水域,當中與港珠澳大橋重疊的伶仃洋南區,2017/18年度在該水域錄得301條白豚,較2005/06年下降33%

不過,報告亦同時顯示,大橋走線內的個別位置,白海豚密度較以往有所增加,例如橋墩和人工島,估計這些位置有如人工魚礁,吸引海豚前往覓食。

環團:族群出問題 長遠難回升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鄭家泰表示,報告觀測期間,大橋主要工程已完成,但白海豚數量較以往不但未有回升,更較上年度減少12條,認為報告指白海豚跌幅趨穩定未免太樂觀,應再觀察23年,若仍錄得下跌,顯示整個白海豚族群有機會出現問題,例如成熟的雌性白海豚數量不足。

鄭家泰又指出,報告提及本港有部分白海豚「永久」遷移至珠江口,內地白海豚數量應上升,但結果不升反跌,顯示實際情况更差。


另稿:
照片識別助追蹤 難反映海豚數量

港珠澳大橋管理局副局長余烈及行政總監韋東慶,近年接受傳媒訪問時多次提到中華白海豚數量增加,內地傳媒更引述大橋管理局數據稱,曾拍攝了30多萬張照片,辨識出內地海域的逾2000條海豚,但卻沒有提及整體數目估計(annual abundance estimate)的關鍵數字。有海豚研究人員解釋,兩種數字有不同含意,惟只有整體數目估計才能反映海豚數量。

拍攝海豚特徵 分辨不同個體

綜合本報所獲文件,內地南海水產研究所及本港漁護署每年委託進行的海豚監測報告,均是採用國際認可的「樣條線船上調查」(line-transect vessel surveys)方法,亦即以船定期行駛固定路線,觀測及記錄海豚出沒及習性,其間亦會使用相片辨識方法(photo-identification technique),透過拍攝海豚背部及背鰭等特徵的照片,來分辨不同的海豚個體。

不會單以相片計算海豚數量

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鄭家泰解釋,依照以上方法便可得出海豚整體數目,「當船行了一定航程,我們研究了一定範圍之後,將海豚的數量除以我們調查的區域,就可得出一個密度。再不斷儲起這些密度的資料,整理一年的數據,就可得出一年平均海豚每日出現在香港水域的數量」。

至於相片辨識方法,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項目主任(海洋保育)馬翠盈則稱,可協助識別海豚,製作海豚身分的資料庫,甚至可辨認出海豚穿梭中、港水域的活動範圍,但不會單純以相片計算海豚的數量,「研究員每次出海,就可對比紀錄,若能認得到那條海豚,就可知道這條海豚在什麼時間是在大陸出現,什麼時間是在香港水域出現,是可以追蹤得到的」。

年幼江豚屍體擱石澳後灘

《東方日報》,2018/11/12

年幼江豚屍擱淺石澳後灘。香港海洋公園保育基金人員昨日接獲通知,指石澳後灘有江豚屍擱淺,人員到場檢查後,相信該條擱淺的江豚屍為幼年體,身長約一百廿二厘米,屍體腐爛程度屬第四級「嚴重腐爛」,故未能確定有關江豚的性別及死因。

運海洋公園檢驗

人員已將江豚屍體運返海洋公園作解剖檢驗。海洋公園保育基金呼籲公眾,若發現懷疑鯨豚擱淺個案,可致電機構熱線,並提供發現擱淺的時間、地點、相片,讓鯨豚擱淺行動組能夠盡快到達現場跟進。

新品種斯米玳灰蝶或已扎根香港

《東方日報》,2018/11/12

剛於去年才在本港首度發現的新蝴蝶品種斯米玳灰蝶,上月又再於本港現身!鳳園蝴蝶保育區認為,此情況反映該新品種可能已在本港定居,日後或會有更多其出現的紀錄。管理鳳園的環保協進會則指,這種情況佐證了氣候暖化,令物種北移的推測。

上月屯門龍鼓灘再現身

鳳園昨舉辦「鳳園蝴蝶嘉年華2018暨香港蝴蝶保育日」,鳳園蝴蝶保育區顧問委員潘瑞輝提到,斯米玳灰蝶於去年十一月首次被發現在香港出沒,事隔快將一年,鳳園於上月二十日接報,在屯門龍鼓灘再次發現斯米玳灰蝶。他說,斯米玳灰蝶主要在印度、緬甸、泰國、老撾、越南及馬來西亞等熱帶國家出現,本港位處亞熱帶地區,在去年之前都未有該蝶的出沒紀錄。

潘瑞輝續指,根據文獻,斯米玳灰蝶的幼蟲以馬錢科植物「亮葉馬錢」為主食,雖然本港本身無「亮葉馬錢」,但有同屬的植物「牛眼馬錢」和「傘花馬錢」,有機會成為該蝶在港的寄生植物。他相信有食物的話,這種蝴蝶有機會在本港扎根定居,但仍待未來有更多紀錄確定。

鳳園塌樹化身欄杆木椅

另受九月的超強颱風「山竹」影響,鳳園有不少大樹倒下,例如一棵高達十米、直徑五十厘米的白蘭樹亦不幸倒塌。雖然大樹倒塌後不能供蝴蝶寄居,但園區都物盡其用,將倒下的樹幹改造成區內保障訪客安全的欄杆。而其他倒樹亦化身成保育區內的長木椅,盡量減少棄用。

風災亦對生態造成一定影響,環保協進會總幹事邱榮光指,蝴蝶聚居情況會因樹冠減少而改變,需再收集數據分析其影響,初步估計有些喜好光度充足的蝴蝶品種,有更多棲息地可選擇。

斯米玳灰蝶落戶香港

《蘋果日報》,2018/11/12

環保協進會鳳園蝴蝶保育區,吸引不少蝴蝶的樹木,早前受颱風「山竹」破壞倒毀。不過在本港再次發現新蝴蝶品種斯米玳灰蝶(Deudorix smilis),評估該品種可能已在本港定居。

氣候暖化致物種北移佐證

鳳園舉辦「鳳園蝴蝶嘉年華2018暨香港蝴蝶保育日」,公佈蝴蝶保育區今年10月20日接報,屯門龍鼓灘發現斯米玳灰蝶,是本港的第二個紀錄,該品種於2017年11月首次於香港發現。鳳園蝴蝶保育區顧問委員潘瑞輝表示,斯米玳灰蝶再次在本港出現,顯示有機會在本港定居。

根據文獻,該蝶幼蟲取食馬錢科植物亮葉馬錢,雖然香港並沒有亮葉馬錢的分佈,然而同屬植物牛眼馬錢及傘花馬錢在本港分佈廣泛,有機會成為該蝶在本港的寄主植物,未來或會有更多紀錄,屆時可以確定這個品種是否在香港落地生根。環保協進會總幹事邱榮光博士說,斯米玳灰蝶再次在本港出現,佐證有關氣候暖化以致物種北移的推測。鳳園於2015年發表在港首現的娜拉波灰蝶,此品種及後在本港定居。於2017年香港首次發現斯米玳灰蝶,聯同本次斯米玳灰蝶的第二個紀錄,支持全球氣候變化會影響蝴蝶分佈的說法。

2018年11月12日星期一

陽光照灑不到的地方 — 豬肉背後

2018/11/10 — 12:43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thestandnews.com/nature/%E9%99%BD%E5%85%89%E7%85%A7%E7%81%91%E4%B8%8D%E5%88%B0%E7%9A%84%E5%9C%B0%E6%96%B9-%E8%B1%AC%E8%82%89%E8%83%8C%E5%BE%8C/
運送豬隻的貨車極為擠迫(作者提供圖片)
運送豬隻的貨車極為擠迫(作者提供圖片)

【文:Joan Chan(香港素食會常委)】

肉,無所不在,在街上、在食肆陳列和懸掛,在電視、收音機、報章雜誌、廣告看牌,可謂隨處可見可聽可聞,滲進每一個角度。
可是,我們親眼看過多少真正的動物?我們瞭若指掌動物甚麼身體部位最好吃,甚麼地方養殖的動物好吃,但卻不清楚動物是如何成長,如何變成肉類的?

小時候,老師教我們怎樣用棉花種豆芽,參觀農場親手摘些小果實,但從不會參觀屠房。我們都心知肚明背後的原因。梁文道在《不見為淨》一文中談殺生,他說:「我們今天這個時代,是個殺伐殺得最乾淨的時代,也是人類有史以來把動物和人類分隔得最遠的時代。」「……偏巧,今天又是人類史上人均肉食量最高的時代。」

美國社會心理學家 Dr. Melanie Joy 形容這是「肉食主義」(Carnism),一種無形、隱蔽的意識形態。我們選擇不去知道,也不想去知道殺戮的過程。我們要不去思考,要無意識、保持距離,才能安心吃肉。農場動物曲解成不是生命貨品,也使我們允許動物的大浩劫。《世界和平飲食》的作者 Dr. Will Turtle 也寫道,以動物為食是我們文化的陰影,因為每個人都吃肉,那些殘酷就像一個巨大的家庭祕密,談論是禁忌。

我們選擇不去知情,正是暴力得以延伸的原因
今天我們進食大量的肉類,全球有一千億隻動物被畜牧,其中 93% 是來自工廠式養殖場 [1]。以豬為例,每年約有一百六十萬隻活豬在香港被屠殺,除此,每年香港還進口逾四億公斤的冷凍豬肉。(已剔除出口數字)

這些數字太龐大太抽象,「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百萬人則只是個數字」,我們很難感受到背後一個又一個活生生、有血有肉的生命。為什麼我們對身邊一些動物寵愛有加,充滿同情心,卻對另一些動物的痛苦和死亡視若無睹?

「看不見」的受害者
160 萬隻豬,牠們是從何而來?
逾九成都是來自中國大陸,近至廣東,遠至河南(33 萬隻)、湖北(9 萬隻)、湖南(11 萬隻)等等。牠們至少要經歷兩三天的長途車程,很多豬都會感到不適、嘔吐。除了忍受暈眩擠迫,還要承受大熱大寒等極端天氣,而且常常缺水缺糧,有時牠們甚至會吃糞便和尿液充飢解渴

我曾多次造訪本地的屠房門外,遠遠便可以聞到那股來自死亡的臭味。第一次在荃灣屠房門外目睹一車又一車的豬抵達時,是如此的震撼,我從小就住在荃灣,儘管牠們的數目是如此之多,我卻從沒看見這些「社區動物」。那些捱過了顛沛流離漫長車程的豬,抵步了牠們悲哀最後一站。

牠們的眼神大多充滿驚恐、絕望、疲倦,不少都有嘔吐物在嘴邊,有些受傷,有些腳跛,有些撐不到屠房。一剎車或轉彎,豬隻便不斷發出驚慌的尖叫聲,牠們互相擠擁對方,壓到踩到對方。工人用電刺棒、棍杖及喉管戳擊動物,呼喝牠們下車。有些豬的腿受傷了,依然都被迫走路。
豬隻捱着顛沛流離的漫長車程,不適嘔吐暈眩
豬隻捱着顛沛流離的漫長車程,不適嘔吐暈眩
有些豬撐不到最後,倒在地上,無人理會,被世界遺棄了。
有些豬撐不到最後,倒在地上,無人理會,被世界遺棄了。
工人用棒趕豬下車,很多豬都步履蹣跚。(Alex Hofford 攝)
工人用棒趕豬下車,很多豬都步履蹣跚。(Alex Hofford 攝)

無助的吶喊
我們平日吃的動物其實都還處於幼年期,例如豬的壽命可長達 15 年,但牠們僅六個月大就會被送去屠房。這些小孩如果不聽命,就會被工人敲打或電擊,剩下唯一能做的只是歇斯底里地慘叫。那些吶喊都在明確地告訴我們,牠們不想受苦,只想活下去,不想被我們吃掉。
幾年前,《明報》曾報道一宗新聞:有屠夫因為在荃灣每晚屠殺二千隻豬。工作十多年後,聽覺損失了九成,患上「職業性失聰」。

到底聽了多少的慘叫聲,才能令耳朵再也聽不了?

史上最大的不公義
歷史學者 Yuval Noah Harari 在《人類大歷史》中形容現代畜牧業是「史上最大規模,最殘暴的罪行。」過千億隻動物遭到現代工業制度的剝削,冷酷程度是整個地球史上前所未有的。
這場大規模的苦難和不公義,需要我們更多更多的關注。動物需要我們的幫助,不吃牠們,少吃牠們,可能是最基礎的第一步。

(以後將續談豬在養殖場的待遇)

[1] Sentience Institute: Global Farmed & Factory Farmed Animals Estimates

大埔貴婦狗慘遭單車撞死 主人棄屍不理 網民斥:以後咪養狗!


原文連結在此: https://www.hk01.com/寵物/257655/大埔貴婦狗慘遭單車撞死-主人棄屍不理-網民斥-以後咪養狗
大埔廣福邨日前(10日)有一隻啡色貴婦狗疑因主人「無落繩」,衝出單車徑被單車撞死!
從相片中可見女主人得知貴婦狗當場氣絕身亡後顯得傷心不已,但有網民至晚上路經案發現場,發現主人並無清理,而且狗狗遺體更當成垃圾棄掉,有網民批評:「個主人就咁將佢(狗遺體)喺街到唔理身後事咁X街!」

狗狗被單車撞及後當場死亡
大埔廣福邨廣智樓日前(11日)下午約4時,一名女子帶同兩隻小狗於林村河河畔行人路上散步,其間其中一隻貴婦狗疑因未有拖繩,突然衝出單車徑,意外遭到一輛迎面駛至的單車撞及,狗狗當場奄奄一息。17歲單車男子見狀立即報警求助,當警員接報到達場時,貴婦狗經已氣絕身亡。女狗主得悉噩耗表現傷心不已,警方隨後亦將案件列作動物屍體發現處理。
貴婦狗被單車輾過後當場死亡,網民怒轟主人未有為狗狗拖繩。(Jack Pang)
貴婦狗被單車輾過後當場死亡,網民怒轟主人未有為狗狗拖繩。(Jack Pang)

網民質疑普遍狗主欠拖繩意識
事後,有目撃者表示當時女主人並未有為兩隻小狗牽上狗繩,遂將狗狗被撞後的遺容上載至Facebook,不少網民得悉主人疏忽後紛紛批評狗主未有妥善管束狗隻,有網民甚至指出普遍大埔狗主均欠安全意識,「大埔好多呢啲所謂主人,唔顧自己隻狗嘅安全,仲任由佢地周圍追貓嚇貓」。
▼▼▼(點撃圖片!看看網民回應!)▼▼▼
(Facebook截圖)
狗狗遺體由食環署撿走
Facebook群組「Tai Po 大埔」的網民對貴婦狗被撞一事議論紛紛,直至約晚上8時半,有網民上載貼文指女主人並未有為逝去狗狗妥當辦理身後事,「剛先見到河邊撞死狗仔post , 見到有人話狗主就咁用紙袋將狗仔放係垃圾桶隔離」,未久又有網民表示,「見到有谷友(群組成員)留言話知道有人打左1823,我隨即打過去表示希望可以搵返狗狗並送去善終,後來食環署職員表示今日下午4時20分收到發現狗屍投訴個案,已即時通知承辦商處理咗,無可能搵得返條屍。」
事發後有網民指狗主並未有妥善處理狗狗遺體,遺體後來被食環署撿走。(Facebook截圖)
事發後有網民指狗主並未有妥善處理狗狗遺體,遺體後來被食環署撿走。(Facebook截圖)
▼▼▼(點撃圖片!看看網民回應!)▼▼▼
(Facebook截圖)
(Facebook截圖)
(Facebook截圖)
(Facebook截圖)
網民怒轟主人不負責任
不少網民得悉女主人未有妥善處理狗狗遺體後,都紛紛怒轟寵主行為冷血,「唔係咁賤格嘛!」、 「X街狗主, 以後都冇X養狗啦!」、 「跪求佢唔好再養任何小動物!」、「善終呢樣嘢,應該係狗主做嘅責任」、「點解可以對生命咁唔負責任的」、「孩子,一路走好」